别用反贪腐作为停止“政改”的“理由”

严家伟



  当前中国有一批与官方密切合作的御用文人,正在使出浑身解数,不遗余力的欲将“政改”打入“冷宫”,无限期地往后推迟。他们费尽心机,编造各种歪理,偷换概念,将“政改”说成是诸如精简行政机构,简化审批手续这样的行政庶务。近日更抓住反贪腐问题大做文章,企图用反贪腐来“置换”政改,代替政改。花样翻新,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从根本上取消政改。所谓“政改”,其全称应是“政治体制改革”。而要“改革”这个“体制”最根本的一点就是要解决国家的权力属于谁所有的问题。是属于某个政党所有,属于少数几个位高权重的政治寡头所有,还是属于全体公民所有?这就是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与基本点。离开了这个核心与基本点,一切便无从谈起。

  当前恰怡就有那么一批御用文人在这一点上大做文章,大玩偷换概念的游戏。例如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中共的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宋世明等人便刻意将政治体制改革“定义”为:“就是在社会主义政治总格局和权力结构形式不变的前提下,对政权组织、政治组织的相互关系及其运行机制的调整和完善”。是“对政治制度的某些领导制度、组织形式和工作方式的自我革新和完善”。那么如何“调整和完善”呢?按照这些御用文人的说法,“现阶段的主要任务”就只是:精简机构,实行政企分开,简化审批手续,加强法制,完善监督等等。由此不难看出这些官方人士所谓的“政改”就是要维护中共的“政治总格局和权力”不变,即一党掌权,一党专政不变的情况下,玩一点小打小闹的对“某些领导制度、组织形式和工作方式的自我革新和完善”。诸如精简机构,简化审批手续之类的东西。人家便把这些根本不触及独裁专制当局“核心利益”,更无助于民众提高自身政治权利的东西拿来当成“政改”举措,向民众推销。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政治体制改革,更与推行民主宪政无关。正如1945年1月28日中共《新华日报》在一篇指责国民党政府以假民主骗人的文章中所说的那样:“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当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谁知今日中共官方的御用文人,就硬是拿着这样一些“化一下妆”,便当成政治体制改革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这难道不是“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吗?!

  所以这个新一届班子的“政改”戏唱到今天,只要不是傻瓜弱智,不是为维护自身既得利益而存心讨好献媚的人都已知道这出“戏”已没有什么可再看,也更无任何可期待,可幻想的余地了。然而中国大陆确还真有那么一帮子“习得骗人伎,货与帝王家”的御用“笔杆子”。他们会不断地编造出各种理由、借口,让你相信,高层现在不是不搞政改了,而是还有更重要的事要作。这事不作,政改根本就无法搞,等这事作好了,政改自然就“水到渠成”了。过去他们说胡锦涛不搞政改,是因为受“江核心”挟制,所以只有等到“核心”驾鹤仙游后再说。后来又说“习总”要搞政改,必须等他“去毛”、“非毛化”(去除毛泽东思想影响)后才能放开手脚干。所以你们还得耐心等。现在“江核心”已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无法再用他来说事了。至于“去毛”、“非毛化”,铁的事实是人家不但不会“去”,不会“非”,而是还要尊毛、崇毛。于是为了骗大家,这些骗子又找到了一个让尔等还必须“耐心等下去”的“理由”。那就是现在中国的贪腐太严重,不把这些大小贪官,“老虎”,“苍蝇”打死完。中国根本就不能搞政改。也无法搞政改。说这话的人,就是当年大肆造谣说习总上台将要“去毛”、“非毛化”的共军大校辛子陵先生。日前辛大校在写给中国宪政学家曹思源先生的一封信中,公然宣称,中国目前还不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理由”是:“现在中国的头等大事就是反贪,打虎,这是党内改革派与盘根错节的权贵利益集团的战略决战”。所以“不是三五天的战斗,也不是三五个月的战役,大概需要两三年的时间”。听见没有?两三年还仅是个“大概”,到时还可视需要任意延长。所以接着辛子陵更借用澳大利亚前总理、中共的好朋友陆克文先生的话说“政治改革会在习近平第二任期内进行”。言下之意,这五年之内你们就别指望了。尔等就乖乖地坐着慢慢等好了。

  辛大校此言一出,当年跟着辛子陵一起造谣、传谣的另一御用文人铁流先生立即高调响应,在海外媒体《博讯》上发文称:“反腐肃贪就是最大的政改”。发此谬论的人,似乎“忘了”这“贪腐”的根源恰恰就是当前这个一党独裁的政治体制造成的。而那“盘根错节的权贵利益集团”就是这种政治制度的必然产物。就是不受监督的绝对权力,必然导致的绝对腐败。而这种“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的政治制度,如不加改革,就只能是“大小官员一片贪,全国官场一片腐”。但现在这些人却认为这种政治体制可以原封不动的保存下来。只消通过习总书记“应用毛氏‘走群众路线’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式方法,首先从厉行节约火烤贪官,‘老虎、苍蝇一起打’的狠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办法,以纾解民心,肃腐立威”,贪腐便可根绝,“政改”就可完成了。这不但是缘木求鱼,更是本末倒置,睁着眼睛说瞎话!

  接下来,铁流更近乎梦呓似的欺人自欺地写道:今日中国“有越来越多的记者在调查涉及到高级官员的腐败案件时第一次感觉到不必再为可能受到政府部门的打击而担惊受怕”了。如此好的“感觉”不知依据何在?然而不管御用文人粉饰太平,溜须拍马的本事有多高强。无情的现实总会“赏”给他们一记记清脆的耳光。1月22日40岁的公盟创始人、一向对中共十分温和的许志永先生仅仅因为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并未调查举报任何官员),便被莫须有地扣上“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而横遭抓捕、起诉而受审。并被无理、非法判处入狱4年。许志永是一名法律学者。他创立了草根性的新公民运动。新公民运动支持民主和法治,并把打击腐败官员作为目标。而今共有七位新公民运动成员将受到当局审判。与许志永案密切相关的赵常青和侯欣在1月23日出庭受审。数日后,北京民主维权人士丁家喜、李蔚、袁冬、张宝成等新公民运动人士将同样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罪名受审。在法庭外警察如临大敌,肆无忌惮的对前来要求旁听的民众和采访的记者使用暴力。甚至一些外国使馆的外交人员以及国际组织观察人士也被禁止参加旁听。记者们被警察和便衣人员随意推挡。根本没半点法治民主的影子,有的只是当局的心虚和恐惧。与此同时,自去年以來,至少有20名许志永的支持者被捕,包括受到国际广泛关注的知名人士郭飞雄。而被指為許志永提供資金的投資商人王功权,也被投入监牢。由此可见什么“不必再为可能受到政府部门的打击而担惊受怕”纯属御用文人粉饰太平的欺人之谈。而所谓反腐肃贪,不过是人家党内派别争斗,用以清除异己的一种手段而已。民众则要求官员公示财产都是“犯罪”行为。这样的“反腐肃贪”根本动不了这个专制政治体制的一根毫毛,更与什么政改毫无关系。 

  在重判许志永,大肆抓捕、起诉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的同时,中共新华社旗下的党媒体《环球时报》更杀气腾腾地叫嚣:“不要理睬西方舆论的施压”。明明是当局以意识形态、以言论、文字随意定罪,该报反而贼喊捉贼地宣称“反对立场先行”。实则是用当局的政治立场“先行”来“统帅”司法。未判早已先定案。所谓“审”与“判”不过走过场而己。 至此人们不难发现,今日中国的政改早已被当局束之高阁,打入冷宫。于是御用文人只好用各种“代用品”来对民众进行欺骗。进行愚弄。不过他们的手法也越来越拙劣。就像那卖假货的骗子一样,无论他们如何吹牛撒谎,口若悬河地进行推销,而愿上当受骗的人只会越来越少了。

2014年2月6日完稿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