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发稿】
《愿央视重新站到舆论监督最前沿》有感

温启源



  2月18号《环球时报》社论《愿央视重新站到舆论监督最前沿》关于当前中国传统主流媒体的困境,说了句大实话。就是传统主流媒体难以满足公众“捏软柿子之外,更要敢于摸老虎屁股”的期待。换言之就是:传统主流媒体只拍苍蝇,不敢或不能打老虎。正因为长期如此,导致了以央视为首的传统主流媒体在民众心中“公信力”的下降。那么传统主流媒体为什么“不能”或“不敢”打老虎呢?环球“社论”认为“有相当一部分是各地和各级政府机构一点点积累的”,各政府部门对主流媒体的调节往往很方便,一些政府机构滥用了这种“方便”,牺牲了媒体的公信力。

  首先,对于环球“社论”敢于指出政府干预媒体自由报道这一事实,笔者表示肯定。其次,就“政府干预媒体自由报道”的问题,环球“社论”似乎有点“只看现象,不看本质”的嫌疑。

  “政府”说白了就是一个机构而已,机构本身是不具备“思想”的,所以一切好的行为,或者负面行为的实施,归根结底都是这“机构”里的人造成的。换言之,政府干预媒体的实质就是政府里面的官员干预媒体——政府普通职员就算有心干预媒体,也没那个本事!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可不能随便冤枉“政府”,反倒是放过了真正做坏事的王八蛋。

  既然是政府官员可以干预主流媒体的报道,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一群可以被官员干预报道自由的媒体还有独立性吗?一群没有独立性的媒体在面对公权力时还能讲真话吗?当主流媒体是一群不能讲真话的媒体时,它们真的对国家有益吗?主流媒体尚且不能讲真话的国家,民众又如何能讲真话呢?民众都不能讲真话的国家,真的是一个自由、进步,且“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吗?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官员”对媒体的干预,不仅会影响到了媒体的“公信力”,还可能严重阻碍国家的进步。既然如此,我们就要从法律和制度上约束官员对于媒体的干预,对于包括中宣部在内的所有公权力机构,但凡涉及影响到媒体自由报道的“权力”都应砍掉。同时开放“报禁”,允许民间资本自由投资报纸、电视台等各类传媒领域。与官办媒体形成一种自由竞争,百花齐放的状态。正所谓“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自由的舆论环境,才能更好的促进国家进步。而是否愿意这样促进国家进步,则在于高层掌权者是否愿意还权于民。

  孙中山在《国民会议足以解决中国内乱》中曾说“现在中国号称民国,要名符其实,必要这个国家真是以人民为主,要人民都能够讲话的,确设有发言权。这个情形,才是真民国。如果不然,就是假民国。”同样,我们可以说:现在中国号称人民共和国,如果人民和媒体不能自由发声,发声内容一旦涉及政府官员,就可能被恐吓、被责罚、被噤声、被失踪、被喝茶、被跨省……那这就是一个假的人民共和国,是当权者的耻辱——因为他们整天都在说“这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

2014年2月18日

首发于《公民议报》网站 2014/2/19 18:30:1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