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自由言论

温启源



  今年“两会”政协主席俞正声申明“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辫子”,意在鼓励各政协委员代表大胆直言各类问题,不要有所顾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为什么要专门“申明”呢?因为有部分政协委员习惯奉行无为,“选择闭嘴”。既然“闭嘴”,当然无法传递“民意”。无法传递“民意”,政协会议便无法达到倾听民意,谈论问题、解决问题的目的。

  我相信俞正声先生是好意的,可是只有这种“好意”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要达到这一目的起码需要具备两大条件:一是言论自由的环境,一是自由言论的民意代表。所谓“言论自由的环境”不仅是别人有讲话的权利,而是发表了任何观点都不会被“扣冒棍打”,俞正声先生的话当然已经对此作出声明,可是这还不够。为什么呢?毕竟过去毛泽东玩过“阳谋”是众所周知的,尽管这不是俞正声先生和这一届政府的责任,但是谁不能保证所有与会代表都不会“以史为镜”,谨言慎行,甚至“沉默是金”。因此,这“言论自由的环境”不仅要真正被赋予,并且高层掌权者应当效仿商鞅南门立木,也就是说用行动和诚意,让所有人知道,眼前这“言论自由”是真的。“南门立木”之后言论自由问题便解决了,但是光有言论自由环境,却没有自由言论的民意代表,依然不能获取真实的“民意”。

  所谓“自由言论的民意代表”有两层含义:一是敢于“自由言论”,二是“代表真实民意”。那么如何让代表委员们敢于“自由言论”呢?我以为,不光是政协会议本身对于发言者“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辫子”,整个社会亦当如此。否则,发言者即使在会议内“不被棍打、不被扣帽、不被抓辫”,如何保障发言者因其发言,而在会议之外“被棍打、被扣帽、被抓辫”!所以看似只关乎代表言论自由的问题,其实也是整个中国社会言论自由的问题。

  有了言论自由的环境和自由言论的人,剩下最关键的就是如何保障这些“自由言论”的人在这言论自由的环境中表达的“言论”是贴合真实“民意”的。比如我们目前的代表委员中不乏一些“娱乐明星”,虽然我们并非怀疑他们的个人品格,但是鉴于他们的生活环境,如何保障他们真的深知民众——特别是社会底层民众的疾苦。如果不能深刻明白这些,纵然他们有勇气直言,又如何能代替底层民众发出真实的呼声?不说往年的各种“雷人提案”,单说今年某代表的“高铁不贵,是你们收入低”,我们且不论此观点本身的对错,只问一点,这是人民的心声吗?既然不是,那么为什么有这种不能代表“民意”的“人民代表 ”呢?

  答案不言而喻,不是人民选的!那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很简单——放权于民众,让他们选择可以真正代表他们自己利益的人成为“政协委员”,为他们发声。如果老百姓自己选择的代表都不能最大可能的代表民意,那么试问还有什么代表能更好的代表他们呢?过去共产党尚未“建政”的时候不是也有什么“三三制”,当时会议中共产党员最多不过三分之一,其他大都是工人农民阶层的代表。可是现在的代表呢?不是当官的,便是有钱的,再就是有名的。这样的共产党较之过去的共产党,是进步还是堕落,哪个更能代表民意?简而言之,要想听到真正的民意,请给民众自由言论的环境以及选举权,让他们敢于言论自由,然后选举可以真正为他们发生的民意代表,否则给予民众所谓的“言论自由”最终只是“沉默的自由”和“说假话的自由”,这样便是一个国家危险的信号。

2014年3月6日初稿,3月8日修改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