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刘逸明



  3月21日凌晨3时左右,一把烈火将山东平度杜家疃村农田里的一处帐篷化为灰烬,睡在帐篷当中的农民耿福林当场身亡,其他三人不同程度烧伤。经平度公安机关初步查明,这场火灾有纵火嫌疑。

  在这个互联网四通八达的时代,即使地方政府瞒天过海的能力再强,3月21日凌晨所发生的平度血案终究还是不胫而走,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便广为人知,既为网民所热议,亦为海内外主流媒体所关注。

  最开始,面对汹涌澎湃的舆情,平度官方的微博对相关消息和言论以“造谣、传谣”相威胁,企图达到平息舆论的目的,并动用大批警察强迫死者家属在次日凌晨火化死者遗体。对于网上的纵火和抢尸说法,平度官方矢口否认。时至今日,只承认这场火灾有纵火嫌疑,而拒绝承认警方有抢尸举动,而且将警方抢尸举动美其名曰“维持秩序”。

  阳历三月的平度,即使已经百花争艳,因为地处北方,应该还是寒意阵阵,夜间的温度就更低了。这显然不是一个容易着火的季节,帐篷自燃或者是天火光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且是在凌晨三点,这个时间,不论是睡得晚还是起得早的人应该都还是身处梦乡。耿福林等睡在帐篷中的村民也不至于烟瘾大到要在这个时间抽上几口的境地,即使烟头起火,也不至于这般迅速,让他们置身火海。

  非常明显,这是人为纵火,纵火者不是别人,而是跟村民们有利益冲突者。只要不是智商不正常的人都能自然联想到纵火者或者指挥纵火者是谁,要么就是开发商,要么就是官方,当然,很多时候,开发商和官方都不一定自己亲自动手,而是指使平日里跟自己有勾结的黑社会成员去干。

  强制征地和强制拆迁早已成为中国民众熟悉的图景,几乎在中国遍地开花,俯拾皆是。而这“两强”的背后都有着共同的诱因,那就是暴利。常言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而暴利之下更是催生了一大批无法无天的地方政府和开发商、黑社会。几乎每一次征地和拆迁惨案背后,都有官商黑相互勾结的影子在晃悠,此次平度血案同样也不会例外。

  据《新京报》等媒体报道,村民耿福林守护的这块土地,是杜家疃村村民的承包耕地,承包合同还有近15年到期。去年8月的一天晚上,这块种了农作物的100多亩口粮地,一夜之间被8台挖掘机铲平。当地村民称,村委会卖地从来不跟村民打招呼,村民都不知道地卖没卖,卖给谁了。

  城乡二元结构导致农民无权直接处置自己的土地,他们所耕种的土地从法律上讲属于集体所有,所以,真正有权处置土地的只有村委会。而村委会的负责人又不是民众票选产生,而是上级任命,这就使得村委会在上级看中自村土地之后,不管是否愿意,都只能是听之任之,大多数时候,村委会也乐于协助上级廉价征地,因为相关人员都能得到不小的一笔灰色收入。

  据悉,平度当地政府征地平均补偿价格为7.5万元/亩,而目前已卖出的部分土地的价格平均为123万元/亩。可是,迄今为止,村民只获得每亩2.5万元的青苗补偿费,而未获得其它任何补偿。村民们甚至都不知道土地为何被圈、圈走后的用途、如何赔偿等事宜。杜家疃村原文书李荣茂指称,当地政府是通过伪造村民签名、手印等手段获得审批通过的。

  平度作为山东青岛下辖的一个县,原本并不知名,直到去年8月份,因为平度警方强抓财新传媒记者陈宝成,结果名声在外。陈宝成被抓与他家的土地被强征有直接的关系,虽然他最终被警方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刑事拘留,但是,明眼者一看便知道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构陷。

  原以为在陈宝成事件之后,已是众矢之的的平度官方的无法无天会有所收敛,没想到半年过去之后,强征、强拆在这个地方依然是如火如荼,而且无法无天的举动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次的平度血案可以说明,当地官方丝毫没有因为陈宝成事件而改悔,面对公众和舆论,依然是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状态。

  从平度官方一开始否认有人纵火到否认警察抢尸,实际上都是名副其实的造谣。只是,在中国,“官谣”无人敢打,而“民谣”则往往成为警方打击的对象,即使民众所言属实,只要官方认为对自己不利,也会斥之为“谣言”,进而打击。平度官方的一系列“辟谣”举动显然跟强制征地一样,也是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

  对于事情的前因后果,为何公众对所认定的真相如此自信?其实,跟对这类事件的耳濡目染有很大的关系。发生在各地的强拆、强征血案背后,其实都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那就是官员在通过卖地进行权力寻租,而商人为了获得土地,就不惜花费重金雇佣黑社会的刀斧手对钉子户进行杀戮。官方非常清楚是谁制造了血案,虽然让警方立案,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在这种情况下,尚存的钉子户只能在恐惧中让步。

  几乎在中国的每个地方,都存在官商黑勾结的状况,三者相互利用,在强拆和强征的时候形成了利益共同体。古人说相由心生,此话的确有一定的道理,看一看地方官员,尤其是一些基础官员和基层公安机关的警察,哪里有一点和蔼可亲的长相?分明就是一副流氓嘴脸。平度血案过后,就连在医院采访伤者的央视记者也遭到一位伪装为伤者亲属的官员呵斥和阻挠,可见,地方官员的权力膨胀到了何种地步。

  或许是因为平度血案太过悲惨恶劣,不仅激起了民愤,而且也让包括央视在内的一大批中国国内媒体都选择站在了弱势的村民这一边,不断挖掘事实真相,不断向山东、青岛、平度这个几级官方施压。就连中纪委也在接到电话举报之后,也开始着手对平度血案背后的腐败进行调查。

  在缺乏法治的中国,很多热门事件要想得到满意的解决,最终还是需要高层的强力介入。在中纪委介入平度血案之后,相信很快能给死伤者和家属以及公众一个说法。不过,在偌大一个中国,官商黑的勾结非常普遍,即使平度血案最终圆满解决,但只要官员的权力不是来自于民众的选票,只要一日没有真正的法治,官商黑就会继续三位一体,类似的血案今后就一定会在其它地方重演。

2014年3月24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