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服贸”的潜台词就是反渗透

野火



  从今年3月18日台湾学生为反“服贸”(即“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而占领“立法院”议场以来,台海两岸这一弘平静的混水一下就被搅得天昏地暗了。

  正如很多明眼人看到的一样,这个所谓服贸协定,的确对台湾的经济是利好的事情,而大陆这一边反而属于让利的一方。但其实学生们却并不看重这一点,一如北京政府也十分清楚的一样,那就是台湾民众其实很恐惧今后跟大陆有太多超越经济关系的亲近化趋势。

  但由此而斥责马英九是在“卖台”,我却不以为然。作为马英九自身来说,他是一个书生型总统,而不是一个权谋型总统,我相信他的确是为台湾的利益着想,只是他并没有警惕中共有通过这个协定,为日后渐渐介入台湾政商两界建立根基创造必要的便利条件。

  从表面上看来,这个协定的签订确实有利于台湾。于是马英九认为这是好事一桩。因而希望不能再拖,最好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通过,而恰恰是这种希望好事快办的方式,才导致了给外界、尤其是学生们产生了此事议决很不透明的嫌疑。

  作为大陆政府来说,对马英九的执政方针其实一直抱有某种善意的期待。而马英九通过他所信任的密友同党如连战等与大陆高层关系熟络的人中了解到的都是甜言蜜语的片面信息,所以他自然会对北京的意思心领神会。而在北京的眼中,他这位总统一直在刻意避免做任何一件刺激到北京政府的事。

  一
  这次台湾学运,与大陆中国八九时期的学运的确不具可比性。虽然抗议的形式都是采取的和平方式,但八九时期学生占领的是公共场所——天安门广场,而这次台湾学生占领的是受法律保护的政府议事场所——立法会。要知道立法院对于一个国家来讲,是最高的权力机构,它所具有的公共性和象征性是无与伦比的,甚至可以说是代议民主制国家的名片。

  好在今天的台湾已是一个活跃的民主社会,政府对任何群体的政治观点或诉求都存有很高的容忍度,所以,即使学生占领的是连美国政府都不可能容忍的、如国会大厦这样庄重的议事场所,台湾当局也能够淡定地包容之。这充分体现了今天台湾的民主制度确已臻于成熟。虽然法律允许公民组织游行集会,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可以涌到立法院里面游行集会,更不意味着法律允许人们占领立法院。就像任何一个不是住在大街上的人,一定能分清楚房屋产权和大街产权所需尊重程度不同一样,

  须知,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天赋人权时,本身也需优先考虑自己身上所应承担的相应义务。这义务既包括有对他人自由和权利的尊重,也包括对公共秩序的尊重。或者说,当顾及他人的自由和权利时,秩序就会处于良性状态,反之则会失序。当人们需要在公共生活中行使法律保障的政治自由和政治权利时,理应尊重他人包括任何产权在内的一切权利。

  试想,如果当年八九学生占领的是人民大会堂,北京民众还可能会出现万人空巷般的响应效果吗?答案显然是不言而喻的。

  3月24日,台湾 “警政署”调派警力驱离占领立法院的部分学生之举,至少明确了占领行政院是件涉嫌犯罪的事件,必须动用国家机器断然阻却。但这在大体上并不影响这场被誉为“太阳花”的学生运动所具有的天然合理性。因为抗议的主体是社会上最纯洁、最弱势的特殊阶层——学生。即使再怎么指责学生的不是,也很难给政府的任何打压提供足以正当的理由。何况学生们实际上也并没有出现过如大陆某些公共知识分子所形容的“暴民”现象。而警方在执行任务时也表现得十分克制。正因为台湾官民之间都有足够的理性和宽容,所以这次运动的整个过程才得以像太阳一样贯穿着阳光与理性的主调。

  二
  评估一场社会运动是良性还是恶性,不管其他还有多少种标准,至少有一项标准灵验如神,即是否充分尊重产权,无论私产公产。充分尊重产权的社会运动必然是有序的。节制甚至谦抑,饱含着富于理性的激情。即使一些特殊和紧急情况需要迫不得已地侵犯产权,它也充满着善意甚至歉意而不会趾高气扬。而且,尊重产权者通常也会尊重人权。

  有学者指出,防止权力寡头化是民主政治的要务,正如防止民粹化堕落同样是民主政治所应警惕的。作为具象的人,无论谁当总统,都将消失于历史烟云之中。只有自由而负责任的公民精神,才是台湾民主永久的未来,这是公民社会成长与成熟的关键,也是来之不易的台湾民主政治得以呵护与发展至今的命门所在。

  假设这次学生运动最后以血腥的乱局收场,那么最乐见其成的自然是大陆官方的媒体。届时大陆的媒体一定会语带讥讽地宣扬,看看吧,台湾的民主制度有什么好?乱成一锅粥,还不如我们现在拥有安定团结,一片“和谐”的盛世景象。

  三
  台湾学生之所以对这次与大陆签订服贸协定反应如此之强烈,除了反对疑似政府在“黑箱操作”之外,还有针对台湾的遗老遗少们日益靠近中共权贵高层进行密室政治的担心。学生们忧心服贸签订之后,害怕它成为主导两岸关系的幕后老板,故而他们由此产生了信心危机。

  所有的民主国家都有一个用法律保障的透明制度,虽然其透明的程度各有各的不同。台湾学生之所以不放心这个服贸协议,就是因为它审议的方式有点像浑水摸鱼似的走过场。

  习惯了民主制度的台湾人非常担忧,如果像服贸这样大规模的两岸商业关系被确定之后,不仅整个台湾的商业经济将都会受控于大陆,而且甚至来之不易的民主政治制度也将随着中共的步步渗透而岌岌可危。

  从这次台湾人民通过“太阳花”运动所表现出来的自主和分离意识来看,笔者不由感觉民主的台湾人与中共一党专制下的大陆人在心理认同上已渐行渐远。中国大陆现在依恃经济上的强势,以为台湾人也会像某些西方政客那样顶礼膜拜之,但台湾人通过大规模的抗议浪潮,向全世界喊出了一个响亮的“不”字。台湾人该说而没有说出口的潜台词分明是——你尽管有钱,但因为不是民主社会,所以我并不羡慕。但我却特别在乎你以非民主的方式渗透进来。

  四
  迄今为止,大陆政府在政府层面的所有议案对民众而言,几乎都是非透明的。多年来,民众对此也习以为常了。例如,像抓捕薄熙来、周永康这样长期秘而不宣的黑箱运作方式,对今天透明的台湾社会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

  不透明,乃是专制的重要特色之一。即使是在大陆每年一次的民主秀场——“两会”召开之际,里面究竟通过了一些什么提案,票选过程如何?往届的提案有多少被采用?统统都不会在第一时间报道给大众。即使部分允许报道,其新闻的通稿模式也必须在极严格的层层把关中化妆出笼。剩下的就是千篇一律的宣传口径。在这种意义上毋宁说,在大陆,只要你读一张报纸,也就等于读了其他几乎所有的报纸了。

  正因为中共的大陆和民主的台湾,存在着许多有别于社会制度层面的诸多强烈差异,所以我们无法想象今天的台湾民意怎么能认同大陆的社会制度模式?好在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多少能清醒地认识到这种巨大的民意指向,进而承诺“尊重台湾同胞选择的社会制度”,故台湾人暂时还不用担心大陆企图用强奸的手段硬把台湾变成“强扭的瓜”。而习近平的这种表态,也可以看作是顺应时代发展的进步迹象。显然这不知比江泽民动辄就拿试射导弹来恐吓台湾人要文明多少倍!

  笔者认为,台湾民主转型的成功以及台海两岸政治家的日益互动,必然会对大陆的一党专制带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道义压力。通过这种压力,我相信日后也会促成中共政府在面对文明大趋势的过程中,会不以其意志为转移地慢慢接近台湾人所希望看到的那种变化。虽然这一过程肯定必会相当缓慢,但缓慢并不意味着停滞不变,只要“太阳花”仍然闪耀着光芒,只要文明的种子在播撒之中不断生长,只要双方的压力和受力都互成进步的动力,那么,中国大陆总有一天会出现与普世文明相适应的彻底改观。

  故此,大家只要守住台湾就是守住希望,也是守住中国未来的薪火相传。


2014/4/9 17:55:0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