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军队永远水火难容
■ 巩胜利(著名独立经济学家)




   【核心提示】:中美两国防长会晤以及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上将会见哈格尔时,无论是双方的姿态还是言语的指向,都表露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两支武装力量的领导人之间的充满了“21世纪式”的“坦诚、直率”——尖锐无比的源头立论与实践。中国重要高层都会见了美国防长哈格尔,既然尖端无比那还能谈些什么?有什么共识可言?

   A)、值得交代的两国原理
   
   至今65年的中国,是与前70年前“中华民国”蒋介石时代一样的“党国”体制。党国,则意味着先党后国,国家不归人民的国家,而归“占山为王”的中国共产党,不需要13亿中国公民的“举手”站队,就8200万中共党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就决定、包揽这个的一切权力。中国军队,不是国家的军队,也不归国家指挥管理,是中国共产党的军队。
   中国与美国军队的胶着及其分歧,就象是水火永远也难容一样,也是全球97%以上国家不同与中国只有利益行为、没有“普世价值观”一样永远割裂。只要中国的这种“党国”关系不变,这种冲突将永远延续下去……
   
   B)、中美防长自说各话——冰火分歧
     
   这可不是恭维,在外交语言上“坦诚直率”意味着双方的观点存在着巨大难以调和的分歧,且两国都无从掩盖这种尖峰。哈格尔在抵达中国前,宣称钓鱼岛由日本实控,并指责“中国试图四处扩展领土”,即使在北京,哈格尔也强硬宣称一旦中日发生冲突,美国将保护自己的盟国。如此言论,即使中国从好客之道出发,希望“求同存异”——没有“同”、只有“异”的结果,取得“建设性的成果”——也无从指指点点而谈起。中共“党国”对哈格尔言论的不满意是显而易见且是无可奈何之举。
   美国军队,是国家的军队,不受任何组织调遣、只维护美国国家的利益,绝对服从国家指挥。
   而中国军队,是中国共产党的军队,首先是维护共产党的利益,次才是维护中国国家的利益;中国军队,只服从中国共产党军事委员会主席、通常是第一领导人——总书记指挥,政府没有任何指挥、领导权。“5·12”汶川大地震,时任中国总理、实权2号人物温家宝无法调动军队抵达地震中心而发火印证了中国的“党国”体制的尖端。
     
   C)、哈格尔访华败终?
     
   国际关系从眼前到近60年的事实证明:在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钓鱼岛管辖权、中国设立“防空识别区”、中国“支持朝鲜”等等都失去了国际社会一边倒的支持态势,哈格尔的言论及其与中共军队的交流,都是美国及其国际社会的一种惯例。此访已经失败或接近失败呢?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访问,其成功之处就在于双方都毫不掩饰地亮明了美国与中共“党国”都亮明了自己的观点——国际社会也会站队排序的反对谁、支持谁。美国人的话显然会让中国“党国”不满意,但中国党国不应该对此感到不高兴甚至愤怒,因为起码哈格尔是诚实、代表美国的国家利益。这些话,由美国人直接说出来,也谈不上损害中国的面子,更何况中美双方也没有因为存在着尖锐的冲突而停止在其他领域的合作,比如共同寻找MH370等,中国的“党国”关系,毕竟与全球国际社会的“法治国家”有水火难容的源头。
   这也许就是中美军事关系的一种正常状态。指望全球各国不到3%的一个“党国”与全球大同的“法治国家”——中美军事领导人在会晤时只谈北京的春天有多好、多雾霾是没有任何道理的。第1)、北京的天气并不好,这是5000年历史不曾有过的现在事实;第2)、北京的天气好不好不是两国的高级将领要关心的,是中国国家治理、法治国家的根源之弊。中国孙子兵法云:“兵者,国之大事也”,但中国“党国”并非是单一的国家大事。另说是“国家大事”,就要实事求是,就要遵从国际惯例、人类大自然的自然法则。话要说清楚,为了顾及对方的感受而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到最后关头却还是回到自己不可改变的对抗性立场上,非但无益,反而囿——国际关系,就是G20会议、联合国决议、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WTO等等而定论,这就是国际“话语权”的根谛。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发稿之外,一切其它任何媒体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或刊载。若有任何疑问及版权问题请通过Gvv21@hotmail.com与作者本人联系。


————————————————————————————————————————————
  ﹡巩胜利 :著名独立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尖端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经典著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穷人到底有多穷》《中国与TPP无缘?》《“铁三角”颠覆WTO?》等,分解了中国社会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源问题。在国际主流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美国参考》《金融时报》BBC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震惊世界的论著,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经济参考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求是》《红旗文摘》等广泛发表过系列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力量”。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四川大学特邀教授,重庆工商大学客座教授,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30多年的著名独立学人。巩氏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新论,在中国、美国、欧洲、香港等地有数以亿万计读者群体和东西方共有的广泛“话语权”。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以下国际网络链接:
  http://www.google.com/search?hl=zh-CN&newwindow=1&q=%E5%B7%A9%E8%83%9C%E5%88%A9&btnG=%E6%90%9C%E7%B4%A2&lr=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4/15 13:10:5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