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论中国】(上)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
——终结五千年人治 避免苏联亡去 外蒙古溢出 兼容台港澳以及大多数国家
■ 巩胜利 (独立学人)

   【核心提示】五千年中华,是一部人治,占山为王的英雄史诗,但现代文明国家已经没有那种人类生存的土壤和环境了……国家漫长的历史证明:现代文明国家是一个个宪政统领下的文明社会——没有革命,更没有暴力革命,没有人与人的人头落地革命,你死我活来争夺权力,所有公民们由《宪法》所赋予的“举手”来全力规范,行驶国家权力的运行轨迹。囿是:(一),建树《宪法》的绝对权威,使之成为中国国家理论与实践最最根本的实体法律;(二),根源建树,铲除通往苏联覆辙的所有通道;(三),从根源建树外蒙古溢出另立;(四),国家《宪法》要当然兼容澳门,香港,台湾,使国家溢出当然有人民和国家法律可实施,执行;(五),没有国家的敌人——打不败的敌人就是当然的朋友;无法消除的物种,就该有它生存的当然空间和环境;(六),借鉴五千年中华流长,象转型所有国家,国民党一样,共产党也合法转型,兼容全人类,兼容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国家大于一切政党,国家《宪法》高于一切,《宪法》大于一切,必须建立《宪法》的执行,维护,裁判的游戏规则;(七),建立《宪法》大自然一样的维护规则,兼容今日,兼容未来世界的大势所趋。能够赢得国际,国内的政治资源,经济资源的环境,赢得新国际游戏规则的“话语权”;(八),根源根除五千年来中国帝王将相一代代“占山为王”的土壤——人治,中国才可能建树未来,才不至于一朝天子,一代帝王的象苏联,秦帝国那样亡去。只有实施国家《宪法》实体,天体一样正常运转规则,才能够核聚中华文明,人类文明,才有国家文明的未来;(九),历史上最最强大的苏联70年玩完,秦帝国15年倒掉,都是人类史上最最无法抗拒的灭亡法典——独裁必完,没有未来!
   
   近100年来,中国先后经历了蒋介石时代,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蒋介石时代(本身就处在权力巅峰争夺战时期),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都是权力在笼子外的经典历史之作。特别是毛泽东在和平年代——中国前30年:从“三反五反”到大跃进,再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再到九十二年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十数次“路线斗争”,林彪事件,薄王事件等等,还有国家主席刘少奇莫名其妙之死,国家元帅们(彭德怀)落难之死,习仲勋,薄熙来遭遇文革极权人治,没有“国家法治”,权力没有任何制约泛滥成灾的必然结果;还是中国国家最根源法律——零《宪法》绝对无能的必然结果:国家主席,国家元帅也莫名其妙地死亡,连死尸骨都找不到,政治权力在中国肆意横行,膨胀达到举世巅峰!100多年来中国,就是权力在笼子外,权力泛滥的历史经典之作。镜鉴百年中国历史,镜鉴人类史上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些极权者的肆无忌惮,就看清了笼子里的权力与权力出笼子的人类灾害与恶果。
   
   儒教确立皇权,皇权确立独裁,独裁确立专制,专制是战无不败的。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是65年中国,中国共产党93年至今,100年了“新中国”第一次历史契机的这样表述论著这个国家;然而让行使国家,政府权力者生成“不敢”“不能”“不易”腐败的国家“机制”,这也是划时代中国从来没有过,填补中国空白的一代理论与实践建树,也是全球“法治国家”近200年的前无古人。但正是65年来中国无法把权力关进笼子,所以致中国65年来反反复复的成就了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林彪事件,十数次路线斗争,薄王事件等等。“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就是不再让一直的“路线斗争”——刘少奇,彭德怀之死,文化大革命,林彪事件,薄王事件等等在未来中国每每成就!“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除了建树“法制国家”还有什么能是?
  
   (Ⅰ),中共权力凸起全球之尖?
   
   据新华社北京1月22日电报道: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2013年1月22日在北京开创历史的指出,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这是习氏当天在中共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说:“坚定不移惩治腐败,是我们党有力量的表现,也是全党同志和广大群众的共同愿望。我们党严肃查处一些党员干部包括高级干部严重违纪问题的坚强决心和鲜明态度,向全党全社会表明,我们所说的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务多高,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惩处,决不是一句空话。从严治党,惩治这一手决不能放松。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坚决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又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要坚持党纪国法面前没有例外,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此为“胡温十年”喊了十多年“决不姑息”口号,中国党政腐败却屡创新高,形成今日中国党政普遍腐败的乱局)。习近平说,“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各级领导干部都要牢记,任何人都没有法律之外的绝对权力,任何人行使权力都必须为人民服务,对人民负责并自觉接受人民监督。要加强对一把手的监督,认真执行民主集中制,健全施政行为公开制度,保证领导干部做到位高不擅权,权重不谋私”(见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3-01/22/c_114459610.htm)。
   
   然而,65年中国至今,特别是改革开放35年以来,是老虎打老虎,还是苍蝇打苍蝇?大自然中包括人类,老虎,狮子,苍蝇等等所有生灵,有它当然的食物链构成与大自然制衡的环境,中国一党独家至上,12亿多公民之下,怎样建树起世界各国所有“法治国家”一样共有的国家环境?习氏这种“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说法,中国凭什么打老虎?有国家法律,《宪法》支撑与公民的实践吗?就凭习氏一句话?就共产党打共产党之老虎?这正好与近代历史上“中华民国”蒋经国“打老虎”如出一辙。那么,就让现实与历史去见证一下“打老虎”之原囿及其结果吧。
   
   宪政是人类所发明的驯服统治者的最有效,最可取,最无法抗拒的利器。对统治者(任何所有统治者)的驯化程度也是衡量文明的尺度。值得强调的是,对统治者的成功驯化,受益者固然是普通所有民众,因为他们可以不再遭受专横权力的涂炭;但是,对统治者们也同样能从中得到最大利益,首先是大大提高了政治(政府合法性)这一“游戏规则”的国家安全系数。在宪政体制下,统治者们虽然要忍受公众的挑剔和对手的责难,却不再会因为权力斗争而被竞争对手投入监狱或送上绞架,乱杀无辜。因此,建立宪政制度对国家,对所有人类来讲都有千利而无一弊端。人类至今,这是最有效,最可行,最有游戏规则,一种最最文明的人类优胜劣汰,权力竞争方式。除此而外,就是短命的“人治”,而“人治”是过了今天,就没有明天……
   
    (Ⅱ),1000年宪政之路
   
   任何统治权力与政府是迄今为止所发明的驯人类所有成员的最有效的手段。所有的国家,为了镇制普通民众身上的野性,统治者建立了一整套的暴力机器,对任意发作野性的人进行武力强制。历史一再表明,由于手中掌握着暴力工具,统治者的专横权力一旦失去控制,其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远非普通人的野性发作所能比拟(正如蒋介石,毛泽东发动的一系列革命,运动等等)。因为,靠暴力建立起来的“占山为王”统治不可避免地通过更多的暴力来加以更迭。人类社会中行暴政的统治者们不仅制造流血,而且使千万无辜的人沦为受害者乃至丧失生命。专制暴政便取代了猛兽而成为全人类生存的最大敌人。权力越专横,野性的成分就越多。在这样的专制暴政之下,关在笼子里的不是权力,而是民众——任人宰割被鱼肉。直到有效地驯服统治者的手段发明之前,人们对统治者们的野性几乎束手无策。要么是以暴易暴,要么是暴力革命,陷于恶性循环,要么是无力的道德伦伤的说教。
     
   如何驯服一直高高在上,统治权在握的统治者?一旦他们野性发作,谁来约束,制止呢?如何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人类在驯化统治者,把权力关进宪政的牢笼过程中所留下的三座重大的里程碑。
     
   第一座里程碑:用法律束缚君王。公元1215年,英国的一些地主共同联合起来,第一次把法律的项圈成功地套到了国王的颈上。在历史上的大多数时候和大多数地方,法律是统治者驯化百姓的武器,这一次,法律成了驯化统治者的武器。
     
   第二座里程碑:用民权限制君权。公元1688年,英国人通过发动光荣革命,对统治者的驯化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人类文明化的过程是人类驯化自然和驯化自身的过程。《王位继承法》,《权利请愿书》,《人身保护法》等针对王权的法律的实施,使得君王再也难以犯下作乱。
   
   第三座里程碑:用权力制衡权力。公元1787年,美国在独立战争之后,制定了人类有史以来寿命最长的成文宪法,确立了实行分权制衡的宪政体制,从而正式开辟了人类历史的宪政时代。美国至今237年,没有发生过任何一例新的暴力革命,国家政权由“举手”通过来行驶国家权力,任何党派都不能在国家之上。19世纪20年代,自2000多年之前的雅典直接民主之后,出现了第一波旨在确立宪政民主的浪潮,普选的确立和选举权的扩展彻底改变了传统的统治者产生的机制,迫使统治者就范于民意,从而使这些权力精英出于对选票的顾虑,很难不顾民意去驰骋其野性的权力意志。经过三次民主化浪潮,宪政民主作为驯服政治统治者的最有效的制度手段,在20世纪已经得到了大多数国家来牢固的确立。
   
   宪政是人类所发现的驯服统治者的最有效,非暴力,最规则,有权力,最无法抗拒的公民与执政者的利器。对统治者的驯化程度也是衡量政治文明,国家文明,执政文明,社会文明,公民文明的唯一尺度。值得强调的是,在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近100年以来,对统治者的成功驯化,受益者固然是普通的民众,因为他们不再遭受专横权力的涂炭,但是,统治者们也同样能从中得到利益,首先是大大提高了政治这一行业的安全系数。在宪政体制下,统治者们虽然要忍受公众的挑剔和对手的责难,却不再会因为权力斗争而被竞争对手投入监狱或送上绞架。 (上)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发稿之外,一切其它任何媒体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或刊载。若有任何疑问及版权问题请通过Gvv21@hotmail.com与作者本人联系。
   
   
—————————————————————————————————————————————
  ﹡巩胜利 :著名独立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尖端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经典著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穷人到底有多穷》等等,分解了中国社会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源问题。在国际主流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BBC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震惊世界论著,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经济参考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系列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四川大学特邀教授,重庆工商大学客座教授,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30多年的著名独立学人。巩氏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新论,在中国,美国,欧洲,香港等地有数以亿万计的读者群体和东西方共有的广泛“话语权”影响力。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以下国际网络链接:
  http://www.google.com/search?hl=zh-CN&newwindow=1&q=%E5%B7%A9%E8%83%9C%E5%88%A9&btnG=%E6%90%9C%E7%B4%A2&lr=
  ■,热点时政畅销新书《中国很高兴》(东方出版社出版合集),巩胜利为第一序列作者。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4/23 11:49:3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