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力量”有力量——人力物力財力戰鬥力說服力
參加第九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有感


齊家貞



 
美國嘉賓雷蒙德先生


楊建利致開幕辭


施明德(右三)、呂秀蓮(右二)


藏人議員格桑堅參致辭


維吾爾群體報告。林保華(左一)、伊力哈木•馬哈提(左三)

>
法輪功群體報告

>
立法會委員老資格律師何俊仁和他的青年團隊

>
鄭明軒演講

  讀到過幾次關於楊建利領導的“公民力量”舉辦青年領袖研習營的報導,“青年領袖”四個字離我已經太遙遠,而“營”又使我聯想起小時候“夏令營”之類的故事,感覺上它壓根與己無關。可是,做夢也沒想到因為某種機緣,自己老大一把年紀竟然會身臨其境,加入了青年領袖研習營的學習——協力共建有生命力的民主力量:途徑、角色和責任。

  這才發現,在“青年領袖”、“有生命力的”環境裡,自己不是七十三歲,而是倒過來三十七歲,甚至按照我在澳大利亞重生的概念,居澳二十七年,我其實才二十七歲。二十七歲,是興趣盎然,智慧騰飛,知識猛長,生命之花盛開的年齡。

  這第九屆研習營活動搞得極其出色,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一定要讚美它!

  幸好我身臨其境,否則損失並非他人!

  公民力量確實有力量,從人力物力財力戰鬥力說服力來講,它都是上乘的。


  一

  首先,來自四面八方參加會議的人數眾多——超過百人:正式代表60,工作團隊15,貴賓15人左右,先後到場的聽眾30個上下,包容性極大,表現出一種幹大事的胸懷與氣魄。

  想不到,公民力量居然有如此魅力吸引來青中老不同年齡段的各方能人學者精英和各類組織的負責人。他們來自大陸、台灣、香港、澳門、美國、加拿大、德國、西班牙、新西蘭、澳洲等,包括漢族、藏族、維吾爾族、蒙古族、滿族和台灣的阿美族等民族,有著不同的宗教信仰,佛教、基督教、伊斯蘭教、法輪功——一個時不時被無理排斥的群體等等。到會的還有數名歐洲和美國的西人朋友,包括歐亞中心主任、歐洲政策中心高級顧問弗雷澤•卡梅隆先生,國際聲援組織主席、前意大利國會議員瑪提奧•梅卡其先生,美國哈佛大學卡爾人權政策中心主任查理•克雷梅斯教授,美國波士頓學院教授、世界著名衝突化解專家雷蒙德•海爾米克教授。雷蒙德先生年逾八十行動不便、是此次會議最遵守紀律、自始至終按時到會全程參與的長者。

  此外,前總統李登輝、尊者達賴喇嘛、歐洲議會副主席、美國國會眾議員、加拿大國會議員、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副主席等,寄來了書面致辭。人多勢眾,熱氣騰騰!

  想不到公民力量,居然有實力組織如此這般規模恢弘工作量浩繁開銷不菲的族群活動,它不是舉辦一場會議,不是舉辦一天兩天的會議,而是四天,而是四天之後我們集體得到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先生,和反對蔣氏政權被國民黨前後關押了二十五年半的施明德先生的接見。九十三歲的李登輝西裝領帶,正襟危坐,為三十五位來客準備了長篇發言稿。他強調台灣需要第二次民主改革,暢談對民主改革的設想。在回答關於習近平的提問時,他說:“習近平不會成為第二個蔣經國,他倒是很可能成為第二個毛澤東。”李登輝三小時談興不衰,真誠慈愛之情溢於言表;長髮披肩風度不減當年的施明德先生,客廳裡那張佔據整堵牆壁的大照片——1980年美麗島事件於台北第一法庭對黃信介、施明德、呂秀蓮等進行軍法大審,施明德從容應對笑傲法庭。此幅照片,濃縮了台灣民主進程的艱辛曲折,印證了反對派的存在是民主滋長的溫床。


  二

  青年領袖研習營安排的一個個討論會,無論是主題演講、特別講座、專題報告、群體報告,或者總體討論等等,內容廣泛多姿多彩,它們網狀地鋪開,收攏在“協力共建有生命力的民主力量:途徑、角色和責任”這個主題上。舒展自如,收放有度,是集體智慧和匠心獨運的結果。

  會議開得熱烈有序,台上台下互動積極,台上報告人條分縷析觀點鮮明,台下提問者嶄露頭角抓住要領,老中青爭相發言,彰顯各自族群的獨特需求。各種觀點得以陳述、交流、交鋒,批評、反駁,捍衛,言論自由得到最大限度的開放。遺憾時間不敷使用,主持人時而目不暇接顧此失彼,不少人意猶未盡。

  陣容強大的藏人組年輕人居多,他們輪流舉手爭取講話提問。藏人行政中央議會議員格桑堅參,口齒清晰中文流利,證據充分邏輯性強:揭露中共當局幾十年來不顧事實用心險惡對尊者達賴喇嘛持續不斷地攻擊污衊,對藏人行政中央執行的中間道路政策肆意歪曲,他提請大家對共產黨越來越精緻的騙人伎倆提高警惕。格桑堅參特別呼籲大家,深切關注令人心膽俱裂至今仍在繼續的藏人自焚事件,應該挖掘這些悲劇後面深沉的社會原因。

  曾經是歌山舞海的新疆,現已不是維吾爾族人的家園了。世界維吾爾族大會副主席伊力哈木•馬哈提在會上建議,“漢人想了解我們今天的處境,只需要在頭上戴一頂我們的小帽子,北京街上走兩個小時,你就體會到我們過的日子是什麼滋味了。”一位可以講一點中文,瘦高標致的姑娘朱莉亞發言:“他們拒絕我住旅館,我莫名其妙,為什麼?等到弄明白我不是新疆人而是法國人時,他們又歡迎歡迎我了。怎麼回事?這是對人的歧視與侮辱。”

  忠於信仰嚴於律己富有獻身精神的法輪功修煉者們,她們忍辱負重百煉成鋼,千軍萬馬浩浩蕩盪,站在與專制鬥爭的最前列,為我們擋住了不少來自中共的“子彈”。台灣法輪大法的代表張清溪教授、張錦華教授、朱婉琪律師以及黃士維先生們,不遺餘力為總數3750名在大陸被迫害致死的每一位兄妹吶喊,不知疲倦地揭露喪盡天良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他們懇請大家立即行動起來制止這種人神共詛的罪行。發言者字字血聲聲淚,聽者刺耳錐心,如坐針氈。

  最令人難忘別開生面的是最後一個佔時超過一天的議題:“非暴力原則和策略訓練”,由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執行長簡錫階講師主講,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王興中、林啓華協助。在按族群分組討論“非暴力抗爭在中國現狀下可行性”,大家各抒己見,用幾十分鐘分別登台陳述Yes, Yes 或者 No, No 理由後,開始進行反抗警察暴力的具體演習。

  一群“民眾”演示與“警察”面對面鬥爭的策略。包括七老八十歲的台灣維吾爾之友會主席林保華與本人齊家貞坐在地上,聆聽並模仿蔓婷小姐的講解與示範(她身後站著幾個並不凶狠的“警察”):手怎樣鏈接,腳如何放置,身體呈什麼角度,前後左右彼此關照形成人牆;如何使“警察” 氣喘吁吁收穫最小,如何用眼睛盯視使“警察”軟塌;如何堅守有關的十條行動準則,在何種情況下退讓以至最終放棄

  訓練結束,老中青全體起立,林保華不要人扶,他太太也不要人扶,齊家貞也不要人扶,他們變得年輕。

  一種怎樣的新鮮體驗啊,世界上竟有此等學問!


  三

  最重要的一點。活動的主角是“族群青年領袖”,楊建利領軍的公民力量對中國前途的考量立足於青年一代,十分明智有見地。

  海外民運搞了二、三十年,那時生龍活虎的青年人如今已經五、六十歲,不說垂垂老矣,起碼也有點力不從心了。最擔心的是民運後繼無人,最無趣的是轉來轉去都是老面孔——年紀不輕,沒有新人——這次應邀而來參加研習營的年輕人佔了極大比例,個個優秀,會議生機勃勃充滿朝氣。

  大陸重慶來的空氣小姐,美麗的面龐與別緻的衣衫交相輝映,一口流利的英語,滿腦子人權活動的新點子:“周圍群眾對人權活動的態度分成三類”:北京的張然,發言條理清晰有思想深度,名片背後印著忠誠至死的國民黨將領張靈甫的相片,理想與追求由此可見一斑;香港的青年團隊陣容強大,其中莘彤、潘嘉偉與一位台灣女青年輪流換班同步翻譯,手拿播音機,發言人講英文,他們英譯中,發言人講中文,他們中譯英,迅速流暢字字緊跟;台灣向陽花學運的積極參與者張之豪驕傲地宣稱:“反對只談價格,不談價值”、“我們今天不站出來,明天就站不出來了”、“我們不把政治搞活,政治就把我們搞死”

  藏族群體的夏琳達珍,年紀輕輕已是藏人行政中央議會的議員,無論在台上主持會議還是回答提問,她伶牙俐齒用英文應對自如;看起來像中學女生的珠登吉,已是“聯絡”英文雜誌的總编。還有博士秋丹增木蘭,西藏圖書館翻譯和研究室主任益西丹增,中文網站西藏之頁编辑

  尊者達賴喇嘛針對藏人的處境說:“我們只能祈禱和希望”。

  希望寄託在年輕人身上,他們迅速成長成熟,承前啟後,擔當重任。

  最爆冷門不可小覷的是兩位澳門的學生領袖鄭明軒和蘇嘉豪,特別是鄭明軒,他拿著麥克風,離開自己的座位瀟灑地走到講台前沿,無拘無束充滿自信地用英文演講,嚴肅中充滿幽默,述說著澳門從葡萄牙殖民者手上回歸大陸後,才發現以為是天上掉下來的民主自由居然日漸萎縮了。於是,他們與當地居民一起為爭取澳門的民主權益,為2019年普選行政長官不屈不饒地抗爭。澳門的總面積只有30平方公里,他大聲疾呼:注意!不是兩岸三地,應該是兩岸四地——大陸、台灣、香港、澳門。別把我們四十萬澳門人忘記了。

  如果沒有這兩位年輕人振奮人心的講話,如果沒有他們非同尋常的智慧與學養,我們不少人、包括本人,的確是把澳門遺忘了——楊建利他們的公民力量沒有遺忘!

  後生可畏,後生可靠,希望之星正在冉冉升起。

  我們還擔心什麼呢?


  作為參會者,我深深感謝楊建利以及公民力量那些極棒的工作人員,包括韓聯潮、蔡雅學、張彩萱、Daniel Gong和一些我記不住姓名的台灣等地的義工們,從總體規劃面面俱到以至具體而微的每一件小事,沒有他們知難而進的擔當和參與,沒有他們盡心竭力的辛苦與奉獻,沒有發揮寶貴的團隊精神,就不可能有今天提供給我們大開眼界大受教育的機會,我們坐享其成,收取種種的思想成果。

  公民力量有今天這樣的成就,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恩賜,不是自然而然發生的奇蹟,不是坐地等花開的好運,不是眼睛盯住他人這錯了那不成的挑剔,而是專注於自己“公民力量”的既定目標愛心不移慘淡經營,而是經歷了從零開始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孤家寡人到人強馬壯,而是不捨晝夜日拱一卒循序漸進點滴積累,而是長期艱苦卓絕鍥而不捨失敗了再來堅持到底,而是秉持“中國和平民主轉型的草根型運動”的實踐與操練,不棄撮土,不擇細流,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如此之後,自助者天助,“公民力量”感動了上帝,感動了民眾,人們心甘情願伸出援手參加進來。

  如此之後,才有從第一屆集結出發,到今天第九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的召開,走到今後各屆!

  No pain, no gain!

  沒有付出就沒有收穫!概莫能外。

  我們應該從中學習些什麼,就不言自明了。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5/15 11:22:1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