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志强案是政治案件
边界 媒体人


来源:东网电视

北京市当局六月十三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批捕人权律师浦志强。在此之前,警方用尽了三十七天的刑拘期限。张思之和李瑾律师将担任浦志强诉讼阶段的辩护人。批捕声明同时称:对于浦志强涉嫌的其他犯罪,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与浦志强同在五月六日被捕的郝建等人此前陆续释放,这说明参与六四家庭研讨会很可能不是浦志强“犯事”的缘由。由此可见,在敏感日之前的是次抓捕行动,其目的一分为二:以抓捕震慑六四前后的舆论,实际上是将浦志强收监,长线短线一手操作。

张思之律师在当初会见时,曾竭力将此案解释为一般性的案件,围绕参与“六四研讨会”进行释法,断定是非曲折。现在看来,当初的预估未能周全,以低调示弱但求保全的辩护思路,启事是被当局牵着走了。图穷匕见,浦志强案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案件。

浦志强作为八九六四的参与者,以法治与人权为志业,其在执业成熟阶段的代理辩护范围,涉劳动教养、纪委滥权、农民抗争等敏感案件的类型,举凡在当局以构陷人权、取消法治为目的的操作中,都能见到浦志强以身犯禁,早已为当局深恨,必除之而后快。

中国执业律师逾二十万人,专职律师占一半以上,而专职律师中的死磕律师不过数十人而已,此数十人中所谓人权律师更是屈指可数。两年前,当局交出新黑五类的打击名单,“维权律师”列在首位。浦志强以护法对冲极权,频繁越过红线,等待他的必是深文周纳。

对浦志强的抓捕及审判,等于是极权主持的加冕行动,他势必要被推上民间抗争运动的高台,甚或被列为中国民主运动的新代表人物。有舆论希望看淡此类政治人物的塑造过程,将加冕等同献祭,将付出比诸牺牲,呵护之心可以理解,但置极权逻辑于不顾,多情遂变无情。

将政治打击做成“案子”,是当局惯用的招数。政治案件法律化,尽管侵害法条、败坏法治、吞噬国民,但却是称手的维稳武器。极权要义不过如此,当局沉湎其中,早已是甘之若饴。政治化构陷,将非政治化辩护拖入泥沼,浦志强案自然也走不出这个路数。



以浦志强对当局的伤害与威胁论,对浦的打击务求沉重。然而,这与批捕声明中所列的两项罪名之轻佻并不契合。荒谬倒在其次,罪名易于辩冤白谤,不像是对付浦志强的缜密做法。不排除当局故意留出空子,为的是争取时间,当局也有可能使用新的罪名。

与制造薛蛮子案、震慑网络的时候大为不同,常规手法早已为民众识破,污名化手法的效果有限。当局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对浦志强的处置,恐怕会再有手法上的升级,终其一点:深度混淆民众对浦志强的认知。灌注舆论“迷药”,在法庭上彻底击倒浦志强,断绝英雄的产生。

中国式维权多数以寻求体制内角力为模式,反贪官不反皇帝,在行动过程中去政治化,借极权之右掣肘极权之左,但求以推动互博争取胜算。浦志强作为此种维权模式中出类拔萃的使用者,对他的审判将重挫此等维权模式,旧有的维权生态或为之激变,影响深远。

中国在押政治犯中,着名者莫过于刘晓波。政治犯炼狱的过程,也是为中国政治反对制造集结旗帜的过程。这是大陆自由派知识分子最常用的认识逻辑,也经常成为阻吓政治压迫的象征性理据。浦志强已被当局推在悬崖边,在他跌落之后会怎样?其实难估到。


2014/6/15 19:34:49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