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的哀伤

联合国抗议给家人带来的灾难,我来美国已经16个月了,案件毫无进展,但我的家人却再次被害。首先是长春市朝阳区免去了我的低保待遇,理由是我不够低保条件。我是在2008年北京召开奥运会时,社区、派出所、信访局为了控制我不去北京主动提出给我低保的,我当时确实多年没有任何经济收入,孩子有病无钱医治,经济状况已经糟糕到无法维持生活的地步,在政府了解我的实际情况下作为控访的交换条件与我提出的,我当时为了孩子才勉强答应。我来美国几个月时间政府违背了当时的承诺,不再给我低保。政府翻脸比婊子还快,他们是想怎样就怎样,老百姓无能只好任人摆布,今天给你低保合情合理,明天不给你低保理由也是相当地充分。

最可气的是可他们连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也不放过,我的儿子在长春市90中学读初二,学校老师找茬,以孩子上课说话为理由把孩子撵回家不让上学,家人到学校讨说法,学校不给任何书面东西,如果开除学生应该给一份开除的书面处理意见,不开除又不让孩子上学。中国每个孩子都享有九年义务教育,学生是未成年,无端不让上学,到底想把一个十四岁孩子逼到哪一种境地?地方政府如果恨我,可以到美国来利用各种手段把我除掉,有什么气可以对着我来,十几岁的孩子什么也不懂,何必把这种怨气强加给孩子。

父母无能、老天无眼、政府残忍,孩子小小年纪同样要遭到厄运的摧残。现在孩子能做什么?又何谈理想和未来?
马永田
电话:6262832175
2014年6月25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6/26 19:06:5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