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元:张志军台湾行的另类收获——兼论其对香港的启示


曾建元
华人民主书院董事
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
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兼任副教授暨客家研究中心特约副研究员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五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张志军抵达台湾,开始为期四天的访问。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首度以官方身分访问台湾的部长级官员,在此之前,虽已有文化部长蔡武破冰来访,但他是以民间身分,故而张志军之行实具有其历史上的意义。张志军的到访,亦为回聘我国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主任委员王郁琦的登陆,这是两岸政治关系上的某种突破,也就是从互不承认到互不否认到事实承认的重大过渡,其政治上的意涵,当然更不容视而不见或是小觑。

张志军虽受我国政府邀请,但因两岸仍处于政治上的对峙状态,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未放弃并吞台湾,因而所到之处,都有抗议团体如影随行,是自然不过之事,如果张志军来台,到处是箪食壶浆,岂不让他产生错觉,以为台湾人民无不心向祖国?所以我们要感谢这些为台湾发声的公民团体,「见大人则藐之」,提醒中华人民共和国平日高高在上、上下交贼、视人民如蝼蚁、草芥的钦命总理台湾事务大臣,在台湾这田横之岛上,还有人宁做自由的岛夷,也不做天朝的顺民。惟令人感到遗憾与不齿的是,曾经是天地会重要据点的台湾,竟然有黑衣少年沿途为张志军护驾,恐吓乡民,而警政情治单位至今都还未向人民交代,这些黑衣人究竟从何而来,受谁指使。自古江湖讲求忠孝节义,但张志军周遭的台湾黑社会份子则举目尽是竖子,认贼作父,自甘为匪类鹰犬。

张志军来台访问,尽管大家对其用意与目的不是很了解和满意,但我们确实看到张志军尝试与台湾的三中一青(中南部、中小企业、中低收入户、青年)接触,也看到他专程南下拜会民主进步党实力派政治领袖高雄市长陈菊,虽然身段仍然僵硬,笑容带有勉强,却总是朝国共平台以外的台湾政治社会跨出了第一步。台湾人民现所受到来自北京的礼遇,无非是因为不服从而来的。香港人的一切生活资料都仰赖广东供应,欠缺对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客观条件,但张志军如此对待台湾人和民进党,应该也会给香港人民和泛民主派很大的启示。

外争国权,对内努力维护法治与人权,这是台湾人民面对中国大陆强权时的历史抉择,无数的非政府民间团体和个人,基于普世价值和普渡众生的心意,在自主而不断为台湾的主权、社会正义奋斗争取之余,对于中国大陆人权与民主的发展,亦表达着高度的关心并付出积极的支持行动。正因为台湾主权独立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外,张志军才不得不对台湾忌惮三分,必须正视台湾的民意,特别是掌握太阳花学生运动之后,提早登上两岸政治舞台的台湾进步青年对于两岸关系发展的态度。张志军此行透过和台湾各阶层的见面,对台湾的现实状况,有比较多的认识与了解,而有机会在对台工作的施政成就上,超越过去历届主任闭门造车的困境,对他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而言,不就是很大的收获吗?张志军访台听到很多不同声音,至少有点成绩,这份成绩单正是台湾人民送给他的礼物,还不算是他自己真正用功努力得来的。

笔者在五月底本欲出席六四二十五周年国际研讨会,却被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备理由地拒绝入境、遣返回国。据我所知,这不是个案,在我之后,尚有贵为司法院副院长的苏永钦,以及太阳花学生运动领袖黄国昌、林飞帆、陈为廷等人遭到同样的待遇。由此可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香港对台湾人的封杀是全面性的,不分蓝、绿,他们担忧的是台湾宁静输出革命,在台港形成反共力量的结合,因而我们也可见并乐见,未来台港两地的交流,将因彼此唇亡齿寒感觉的更加真实而更加密切,而交流的主要场合,也必将由香港转移到台湾,因为一般香港人民到台湾,是不必担心会被政治审查和遣返的。职是之故,未来香港方面的民主运动将会更多地向台湾进发取经或寻求支持,对香港前途悲观而又无力移民欧美的香港人民,也会选择台湾作为避风港,而香港民心的动向则会进一步连动影响到澳门。台湾可望成为自由华人的民主运动乃至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压迫的各民族解放运动对抗中国的海上航空母舰,如此一来,未来台湾在守护全球民主价值和促进中国民主化之上的责任和战略地位将更显重要。

无论如何,就是因为台湾学运对中国大陆造成压力,才使张志军这次访台重视基层与青年交流,想要在台湾各阶层做工夫。事实上,香港泛民主派许多人是自从一九九七年香港主权移交以后,就再也领不到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了,他们虽住在大陆隔壁,却和共产党老死不相往来,北京更压根儿以为摆平特区行政长官和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就能让香港事事就范。以我为例,我虽然早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列入出入境管制名单,但实际上我几乎每年至少会去大陆访问至少一次,甚至在此次受阻香港之后,我仍然收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半官方学术机构的邀访。这应该能给香港人一个很大的启示,如果要中国大陆落实「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和「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就该要求他们在尊重香港民意对于特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选举制度的最终决定上有所表现,香港人则要团结起来跟台湾人并肩作战,在台湾社会的支持后盾下,坚持高度自治与民主自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六月十日针对香港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宣示中央人民政府对于香港有全面管治权,隔日国台办发言人范丽青又指台湾前途「须由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共同决定」。这先后的官方立场宣示,都是在强调一个重点,香港和台湾的命运,最终都由领导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中国共产党来决定。我国马英九总统第一时间便已对此提出反驳,宣示台湾前途只能由台湾人民决定,一反过去他暧昧的立场,这就是民主的力量和逻辑推论的必然结果。所以香港特首梁振英也就不会针对《「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代表香港人民提出异议。

香港民间关于特首普选方案的公民投票已显示,香港人民有强烈的意愿希望实现特首直选,而且特首候选人的产生方式必须符合世界公认的民主标准,也就是应当容纳公民联署超越一定门坎的参选者。现在,香港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在近来北京的接连刺激下,已呈现蓄势待发的情况,七月一日香港回归大游行后学生和部份政治领袖的非暴力抗争演练中,让我们看到了香港人民的理性和公民素质,而那正是占中公民抗命令人感动的成功要素。我相信,只有香港人民团结和持续的施压,香港人民才有机会看到张志军同样身段的北京钦差大臣来倾听香港的民意,才也有可能将香港人民的声音忠实禀告党中央,让他们改变治理香港的思维。

民国一○三年七月九日八时于台湾苗栗地方法院法官职务宿舍

来源:民主中国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7/16 11:40:5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