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我的一位大学好友

张一凡



  肖波,一位走出湖南湘西的年轻才俊,二十五年前在北京木樨地用自己挺拔的身体阻断了正在飞向自己学生队伍的两颗子弹,壮烈但谈不上优雅地倒在了他一生坚定崇仰和热爱的祖国母亲的怀抱, 洒满了鲜红的热血。每年这个时候他昔日的音容笑貌就会自然地呈现在我的面前,使我内心充满了怀念、悲伤、困惑和无奈。

  当年我们大学毕业后的几年中时兴出国留学、从政做官或下海敛财,而肖波则坚持留在北大继续深造然后留校任教,不为我多次劝诱他出国而动。记得在八八年夏初我回国探亲的一天下午,在北大一个篮球场上找到正在大展球技的他。他带我去回味了北大食堂的风味,而我再次劝他出国留学还是无果。淳朴的肖波把自己的进步与感恩党的领导和报效祖国紧密联系起来了。那次见面时我留给他用作GRE和TOEFL报名费的小额美元支票则永远没有兑换。

  一年多一点后,他以人类最彻底和悲壮的方式为自己所热爱的祖国母亲贡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永远地离开了一个漂亮贤惠的舞蹈家妻子, 一对还没满月的双胞胎儿子,仍在湘西劳作的年迈父母和日夜牵挂他的姐姐,众多的昔日同窗, 学生和朋友。他就这样走了,带着那个年代中国人充满希望,充满激情的信仰和最后一刻见证的惊讶和恐惧,就这样走了。

  肖波对祖国的热爱和他的牺牲多少年来就像母亲强奸了儿子一样的家丑,整个社会都在刻意回避, 连每年在他的忌日任何怀念活动都变得困难重重。记得有一年在北京我在他的忌日烧了几张纸也被一位警官盘问半个多小时。万幸在那个年代我也能被称为专家学者得到优待而不予严究,要是在今天也许就会变成卖淫嫖娼的典型在新闻联播节目中向大家忏悔了。

  肖波为他所热爱的祖国母亲的牺牲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呢?我想对于抄袭大师马云,家藏亿元现金的副司长,富可敌国和权高位重的高官亲属和后代,对于台上高呼共产主义理想, 台下拜神祭鬼,生活荒淫无度的贪官污吏等等,肖波当年的牺牲奠定了后来的二十五年和谐社会的基础,一定是值得的;而对于他妻子、父母、姐姐那则是永远撕心裂肺的悲痛和无尽的思念。对他两个从未谋面的如今已经二十五岁的双胞胎儿子则是终生遗憾和困扰,当然不值;对于那些愿意卖肾脏换取苹果手机,成千上万可以心安理得地坑蒙拐骗,生产和销售有毒食品或污染大地,水源和空气的同胞,他的牺牲是无所谓的。我不知道肖波是否也像莎士比亚笔下的哈姆雷特曾纠结过这个To be, or not to be的问题。当然纠结也是无用, 因为作为党和国家化身的中国老人为他做了最后的决定:献身。莎翁那样学识渊博,但也没能想到他的经典之问在一位或几位中国老人那里不费吹灰之力就迎刃而解。

  我敬佩肖波执着的理想和纯朴的感情。不过我是多么希望当年他能有我们老校友胡适和陈独秀对社会的深刻理解,而为自己另图新径。历史不能重写,他留给我们的就是怀念,悲伤,困惑和无奈!

  2014年6月3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7/19 8:15:1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