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案不应局限于反贪
丁学良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中国最高层7月29日下午正式宣布对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违纪行为立案审查,无疑是最近这段时间里全中国的头等大事,也是全世界最关注的头等大事之一,无数的海外报刊都把它放在第一版报道评论乃是明证。根据北京《中国青年报》8月4日公布的中青舆情监测室7月份全中国“月度舆情指数”,“大老虎”周永康落马位居民众舆情满意度的第一名。

转型的发展中国家难有“纯粹”的反腐大案

中国媒体以上的舆情报道,显然与国际上主要媒体对周永康案件的视角大不一致,后者发表的言论多半是将其归结为中国的“高层权力斗争”,而对周大老虎腐败行为在中国民众里面招致的广泛民怨,寥寥只置数语。在这件事情上,我不愿意照单全收国际媒体发表的那一类定调。
主要理由是:在所有的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社会里(中国恰恰是二者的叠加),大型反腐败案件中的绝大多数,都带有高层权力斗争的成分,或多或少,很难全免。如果我们只是赞成和支持“权力斗争成分为零”的纯粹反腐败大案件,那么在中国这一类国家里,大慨就永远不会有中等规模的“老虎”被打了,更不用提什么“大老虎”。若此,中国老百姓只能生活在“老虎王国”里永不能自拔。所以,只要打某一个“大老虎”的客观效果有益于该社会一定程度的改善进步,我们就应该对此给予大声的支持。

所以,笔者是基本上认同《中国青年报》以上的舆情报道的——贪污腐败的周“大老虎”被亮相,确实得到中国广大民众的真心拥护。不过我必须强调:迄今为止中国的主流媒体上,还没有明白点出周永康案件除了贪污腐败以外的最重要的一类违法行为——以违法的方式对付中国民间的合法维权活动。这个黑洞若不被清除,周大老虎及其同伙对中国社会造成的最大伤害、也是他们对中国政府与中国人民关系造成的严重破损,就可能被忽悠过去。

一份地震灾区公益报告“被违法”

让我从一件距今不远的特大灾难事件说起,这也是我曾经历并去调查过的。我们都还记得,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发生的汶川地震,是人类有历史记载以来发生的人命危害程度最大的地震之一。诸位只要去互联网上搜索,大慨多少还可以看到当年的灾害造成的惨景。这场特大地震中最令人伤心的部分,是几千名中小学校的学生被豆腐渣校舍压死、更多学生被压伤的细节。我当年参与过震后的一些社会救援活动,收集的相关照片和资料不敢多看,实在太惨了。灾区整个一代的青少年,被毁灭了相当大的一部分。

究竟有多少幼童青少年学生死于这场特大地震,为什么那么多学校的建筑物特别脆弱,至今还没有系统的令公众信服的详细查证和公布。原因并不是没有人关心这件特大悲剧,而是与周永康主政期间主导的维稳思维有脱不开的关系:海内外有名有姓的人士(这里只提及中国人、华人)费力系统地查找和计算死亡学生姓名家庭地址以及总数的,笔者从可信报道中读到,起码有四至五位。其中一位是非常著名的艺术家艾未未。他随后带人去四川成都法院门口为死难学生查索案件出庭作证时,被有组织的暴力小团伙当众打得头破血流,然后被拖走,此后一度还被软禁在北京的家里,还被以“漏税”的名义罚交巨款。

还有一位更加倒霉的,姓谭名作人。他的父母是四川高校的老教授,他本人也从事过教育工作,因此对学生被校舍压死的悲剧特别伤怀。于是他召集了几个志同道合者自费去汶川地震灾区,力图一校、一舍、一村、一镇、一户地作调查核实,很像当年毛泽东在湖南作农村调查一样,以便获得第一手的事实资料。

在他们的初步调查报告里(海外至今还可以读到29页长、附有详细表格的原文),他交代了为什么他们觉得必须从事这项公益事务:

“这场特大地震造成了大量的房屋倒塌和人员、牲畜伤亡。其中,学校建筑倒塌现象特别严重,大量的在校师生非正常死亡情况尤其突出……校舍倒塌比例远远高于其它建筑倒塌比例;在校师生死亡比例,远远高于正常人口死亡比例……由于统计口径和发布途径不同,对于在校师生死亡数量先后有三个不同结论出现:

一、2008年5月21日,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涂文涛在教育系统内部会议上的通报:四川省教育系统共死亡6581人,其中学生死亡6376人;1274人失踪,1107人被埋。

二、2008年5月26日,四川省教育厅公布统计的在校学生死亡4737人,伤者16000余人。
三、2008年8月21日四川省教育厅统计通报的的师生死亡数据为5659人。

由于政府发布的信息前后矛盾,互相冲突,加之信息发布内外有别、隐瞒、遮蔽,由此受到质疑,并引起海内外媒体广泛关注。”

尽管他们的调查没有做完就被强行打断了,但他们还是收集了很有价值的实证资料:
“(我们收集的)数据显示,本次对四川省64所整体教学楼倒塌和局部倒塌学校的不完全调查统计,5.12四川特大地震,造成遇难及失踪师生5781人。

综上分析,可以看出约有53.05%的在校师生死因可以归因为不能抵御地震灾害的问题建筑,这些建筑问题包括建筑设计、建筑施工以及建筑质量;约有17.7%归因为选址不当,以及对地质环境容量和环境风险估计不足;约有27.17%的在校师生死因可以归因为建筑陈旧老化,成为危房,没有得到及时纠正,致使建筑没有抵抗地震灾害的能力;约有1.72%的师生死因可以归因为建筑构建或附属物垮塌,如围墙、门等;约0.36%的师生死因可以归因为到其它地方、学校参加学习、进修、开会、参观、文体表演等活动,遭致不测。”
紧接其后,他们的调查报告提出一些具体的技术性建议,以避免这样巨大的儿童青少年伤亡悲剧在地震多发区域重复的发生。

而內地近年发生多次多名地震,其中2010年四月发生的青海玉树7.1級大地震,造成二千多人死亡,其中二百人是学生,一名港人义工亦在地震中牺牲牲。

在任何一个有初级阶段法治的社会里,以上的调查报告都会被高度重视,政府的相应部门都会给予适当的公开回应,系统翔实的追查核实行动会跟进而上,法律部门会启动责任追究的正当程序,最终会导致负有主要过失的人员和机关——即便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被起诉惩罚。然而,在周永康主持中国法律系统最高权力的那个时候,受到这样严厉处罚的人,却反而是出于公益目的作了实地调查的骨干分子——谭作人本人。他因“从事汶川大地震维权活动,披露豆腐渣工程,2010年被法院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三年”(BBC 2014年3月27日报道)。

该篇报道还披露,谭作人被判刑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他试图抵制在地震灾区附近再建设巨型的化工项目:“更有可能是因为他反对彭州的PX石化项目,在2008年10月发起和平保城行动,并向政府提交《关于成都彭州石化项目的公民意见建议书》。……英国《每日电讯报》2013年9月报道,彭州PX项目成为了中石油集团原董事长蒋洁敏贪污腐败嫌案的调查核心,更牵扯到中共中央政法委前书记周永康,不过有关说法并未得到第三方证实。”
事实水落石出后要还原“法治”
而到了今天,这些当时还属于尚待验证的线索,大体上都一步步地水落石出了。我们从中国主流媒体过去的几个月、几个星期、尤其是近几天里大量披露的细节中,可以看到周永康权势集团在四川省是多么的根深蒂固——曾任四川省党政要职的李春城、郭永祥、李崇禧、谭力等等。同时也可以看到周永康利益集团在石油能源部门是多么的盘根错节——被周永康安排在该部门的蒋洁敏、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等等。

但是,若没有“周大老虎”当年亲自执掌的“维稳沙皇”宝座,他安排的这些贪官污吏在四川省和肥腻流油的相关产业系统里都坐不稳,因为目睹他们的劣迹、受他们之害的举报者——既有熟悉内幕的干部,也有普通老百姓——实在层出不穷。所以,对周永康集团的清洗,必须落实到清除他过去多年里极力强化的“周式机制”上——以非法手段对付依法维权人士的那一套可怕的机制。

当然,中国的法治改善进步是漫长而艰难的,周永康集团在十多年里违法乱纪犯下的恶行、造成的冤案是极为可观的,鼓吹一步到位、彻底清除是没有实际可行的意义的。不过,在目前正在进行的针对周永康集团的清理工作中,翻出几项具有普遍典型意义的案件,在法律上和技术上都不是难以操作的事情。而其中因当年的汶川大地震引发的上述案件,是特别有意义的。因为:

第一,它把周永康“大老虎”伸手最深的地区和产业部门连接一起,这些地区和部门是重度受害的地方和部位。手术刀在这个连接点切下去,综合医疗效果会更佳。

第二,它在中国国内和海外,过去一直是最激起公众怨恨的周永康集团的劣迹之一,重新依法处理这一遗留案件,大大有益于法治的进步。即将举行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推进法治为主要议题,拿出几件典型案例给予正义的处置,大合民意,广得民心。

第三,谭作人他们几位做的那项调查和基于实际灾情提出的改进建议,在中国这样一个地震多发国家的广大乡村地区、穷困集镇(比如目前正在严重受灾的云南昭通),具有特别普遍的公益价值。我们都知道那句名言:“地震并不杀人,杀人的是建筑物”。我要补加一句:“地震区的建筑物并不杀人,杀人的是这些地区老不能根除的贫困和贪腐”。

而汶川地震校舍的错案,只是其中最突出的之一,在周永康当政(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十年中还有更多类似的案件,需要在这个时候被重新提起,并用真正的法律准则去重新审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责编 霍默静 mojing.huo@ftchinese.com)


2014/8/5 8:18:3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