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迈协议》博弈:中日要见刀流血?

巩胜利(独立经济学家)




【核心提示】:中日韩与东盟10国于7月17日宣布称,“10+3”(中日韩与东盟)签署的《清迈协议》修订版于当日正式生效,货币互换资金规模将从1200亿美元倍增至2400亿美元,即使在亚洲发生金融危机时也将可以迅速进行应对。此次各成员国均将注资额提高了1倍,以扩大资金池的资金规模。其中中国和日本出资最多,均为768亿美元,加上韩国,3国的注资额占整体的80%。



中日韩与东盟(3+10)金融货币合作的意义非常简单明确:就是在这些国家遭遇金融危机时,各国如果想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获得资金援助,需要等待2-3周的审查时间。而此《清迈协议》修订版中把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无关的可用融资额在资金池2400亿美元中所占比重从20%扩大至30%,可以即刻得到货币帮助。今后还将讨论进一步提高至40%。


此外,此次3+10《清迈协议》还引入了全球最新机制:即这13国之间的各国只需支付一定手续费,便可随时取出事先已设定金额的资金。情况紧急时,将无需向其他成员国提出申请即可获得资金。但是可获得的资金额度并未公布——这“额度”还需要跟进到位才可正式运行。另外,还有中日双边协议的空白状态已持续近1年多时间。另一方面,包括中日、韩国、东盟在内的总计13个国家今年7月17日宣布将区域性货币互换网络的协议——《清迈协议》资金额度增加一倍,总额达到2400亿美元。但中日韩+东盟10国于7月17日签署的这个《清迈协议》、这13国家将货币互换2400亿美元协议,也包括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第三大经济体日本吗之间吗?目前,中国与日本之间的所有金融、货币合作都已经囿钓鱼岛事件而全面终止。

中日博弈开杀货币疆场?



囿钓鱼岛事件所致,中国和日本在紧急情况下互换本国货币的货币互换协议已失效近1年多。中日与韩国、东盟(3+10)签署了多边货币互换协议,因此不会很快产生问题,但双边协议是中日金融合作的象征,其走向依然是亚洲、包括成为中日关系整体重建的试金石。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央行)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社书面采访时表示:中日间的协议于2013年9月到期,之后两国为签署新协议进行了沟通。而日本银行(日本央行)的国际局则表示“关于央行间协议,包括其存在与否,原则上不予公布”,拒绝回答其它任何相关问题。这就是说:中日政府间的货币互换没有任何“阳光化”可言。



据知:日本央行和人民央行2002年首次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协议内容是在必要时互换相当于30亿美元的日元和人民币。以此为契机,日本银行开设了北京事务所等,中日金融走上了合作之路。中国人民银行2007年公布称已续签协议,但一直未具体表明协议有效年限以及双方货币互换的业务往来情况。



中日之间金融、货币协议的重要性历史性下降,同时在2011年的中日首脑会谈上达成协议的广范金融合作的具体化陷入了停滞。2012年6月,日元和人民币实现了直接交易,但由于钓鱼岛事件引发了中日两国的持续对立等影响,日本政府购买中国国债的时间表至今仍未确定。钓鱼岛事件,将可能继续发酵未来中日之间50年或者更长时间的军事对峙——空中海上长期演练……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7月底在北京与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举行了会谈,对改善对日关系显示了积极态度。中日间能否不断推进类似金融合作的具体举措、并借此实现两国关系的重建将成为今后的历史性课题。日本经济,已经基本摆脱了中国“引擎”的动力影响;中国经济也正在更深入、持续摆脱日本互补的增长力。



全球“新第二大经济体”与“老第二大经济体”角力,谁主沉浮?


中日对抗到何时、几时?



怪中国?!怪日本?!就象1951—1953年进行的“抗美援朝”一样:中国人说是“保家卫国”(保了谁的国、卫了谁的家?与中国何干)?半个多世纪以来,而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及联合国却一直奉行是“捍卫全球正义”!这又是谁人、谁国能说的清?!



附录:朝鲜半岛战争链接



1950年6月25日,朝鲜得到苏联默许不宣而战进攻韩国,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爆发。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84号决议,派遣联合国军支援韩国抵御朝鲜的进攻。8月中旬,朝鲜人民军将韩军驱至釜山一隅,攻占了韩国90%的土地。9月15日,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法国、土耳其、泰国、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南非、卢森堡)在仁川登陆,开始大规模反攻。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应朝鲜请求赴朝,与朝鲜并肩作战,经过历次战役最终将战线稳定在38线一带。1951年7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方面与联合国军的美国代表开始停战谈判,经过多次谈判后,终于在1953年7月27日签署《朝鲜停战协定》。谁正义谁邪恶,这是全球超过97%以上的国家早有历史的定论。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发稿之外,一切其它任何媒体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或刊载。若有任何疑问及版权问题请通过Gvv21@hotmail.com与作者本人联系。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8/15 9:43:17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