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国家为何没有周永康之斗?

——评打掉周永康之后 中共最高权力接续的新手段 新格局 新铁腕
华 夏/文



〖核心提示〗:中国打掉周永康这只“大老虎”会获得老百姓的喝彩,但并不是说已经根除了腐败以及中国权力接续的源头的弊端。有评论家认为,如果在不久的将来,中国老百姓感到腐败问题和贫富差距的应对不够,也有可能转为失望。如果把打掉周永康看做中国新领导层的一种“改革宣言”的话,今后将是中国“老百姓感受到改革成果显现的时间的战斗”,这一现实观点值得关注。但“法治国家”—中国,将更加遥远,遥远致中共治下看不“法治国家”的天际和尽头……



中共最高权力,是与苏联一样囿三届党魁决定下任新党顶层(政治局常委们,全有卸任前党魁们提名决定),而所有“法治国家”的领导人都是未确定的,由全体公民“举手”票决,中国13亿每一个公民都无权投票,64年的中国无一不是“占山为王”者的天下。


中国的反腐日益兀立全球严峻。7月底决定对前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周永康的贪污事件立案调查,这是自改革开放以来被立案调查的最高级别的共产党官员,给中国内外带来巨大冲击。之前,原国家铁道部长刘志军也因超天巨额贪被放生。关于习近平领导层的动向,有着全球各国各种各样的诠释。 打掉周永康,与打掉“四人帮”等中国十数次“路线斗争”一样,都不是“法治国家”的国家之治、更不符合“法治国家”的游戏规则,不是国家当然的法律程序。相反,打掉了周永康、四人帮从源头没有了与中国共产党的制衡与平衡机制了,让中国共产党更加开天辟地肆无忌惮、更加独霸中国。要知道:全球绝大多数国家(98%以上的国家)都没有周永康及中国历史上反复循环、数十次的“路线斗争”,而唯独中国循环往复的你方斗罢、我来斗……永无止尽!美欧日等等所有“法治国家”,何时有过周永康、薄熙来、刘少奇等等的“权力之斗”“阶级斗争”“路线斗争”?


“法治中国”没有根系



“法制国家”,是根本不可的在一党独裁之下建树的,不管是国家理论或是国家实践上都是无本之源。(首先)、至今93年的中国共产党,依然是93年前“暴力革命”——杀人越货的本色,不仅13亿多中国人民无权选择政党对其“举手”选择投票,就是全体8500万中共党员也无权“举手”投票,中国共产党党中央、中国共产党政治局常委会等等都不是中国人民、共产党员们“举手”的所谓,而是中共党棍们自己所谓。(2)、中国国家权力,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权力,没有任何人民“举手”的机制,哪一位中国国家主席、最高总书记经过了那一位中国人民的“举手”?难一位中国公民“举手”过中国国家领导人,中国共产党政治局常委怎样出笼?其“举手”者不足亿分之一,这样的党政国家,合什么法?与中国历史上的秦始皇、李世民、朱元璋等“占山为王”者有什么区别?(3)、一党独裁之下,永远都没有“法治国家”可言。


今日习近平,是中国共产党93年历史上权力最核聚、最庞大、最无人能敌的最尖峰铁腕党魁,根本不用任何人民“举手”就能决定中国的一切!类似大跃进、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路线斗争等都可以不用任何法定程序的加以实施,中共中纪委都可以在没有任何规则之下加以“督办”,然后所有党政官员都可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一如中纪委宣布对周永康调查、各级党政首长纷纷落马。

  
超越“法治国家”权力永远斗争



在此,将当今中国发生的事件置于历史长河中——中共党十数次的“路线斗争”,从另一个宏观大视野看到了共产党的来去脉搏、以及对国家的整体实践。这样或许能够发现共产党及其习近平领导层的真意和意义。


苏联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前辈,过去曾对中国产生巨大影响。苏联在经历俄国十月革命后于1922年成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作为社会主义国家阵营的领袖与美国全面对峙,形成了美苏冷战格局。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虽然取得一定效果,但70年代中后期效率低下问题逐渐突出,经济日益恶化,老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再加上1979年苏联在阿富汗失败,陷入战争泥潭,导致苏联人民对共产党体制的批判不断增强。


戈尔巴乔夫就是在这种情形下担任苏联总书记的。1985年是苏联诞生的第63年。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开始“改革”,改革僵硬的社会主义经济,推进有限、断崖式的民主化进程,只能是无疾而终,中共的经济改革最终也是共产党是“阑尾”吗?全球98%以上的国家,党都不占国家的任何政治资源、国家资源、经济资源,而中国共产党却占尽国家的所有资源,导致国家所有经济成本居高不下、举世顶峰,这能维持多久?能耗多长时间?一个国家的运行,最终决定成败的是经济、政治、货币成本延续的周期率、有多少时间,高效的国家管理,低成本竞争环境决定这个国家的来日和竞争力。


在这个过程中,大胆推进信息公开,苏联共产党党内的腐败也由此暴露——没有一个苏联人民为其守候、站队、维护。推动改革的是苏联百姓的呼声和担心共产党体制被抛弃,中国共产党也正面临这样的命运,没有中国人民为中国共产党站队、举手、守候。因为苏联当时老百姓苦于物资不足的同时,却对军备投入了大量预算,被称作“红色贵族”的特权阶层享受着富裕生活,中国共产党也正在成为这种权力的“暴发户”,中共党治下的中国军队贪腐比苏联军队有过之而无不及。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当初获得了老百姓的支持,但实际成果却难以显现,最终使得期待变为了失望。结局是经过东欧各国一连串的民主化,1991年苏联共产党被解散,苏联邦也崩溃。这时真是苏联共产党诞生69年,也就是到2019年中国共产党独家独裁统治中国70年整。


上一任顶层指认下一任领导人机制(苏维埃苏联也如此),没有任何“法治国家”环境可言,更没有人民当家做主人“举手”的法治“公信力”可以实践,所有在至上而下执行权力上只能暴力加以实施维护,那么所谓的“中央督查”就显得格外不可缺失,就只能以党权凌驾于国法之上非阳光下运行,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党乱横行(路线斗争就这样一代代延续),人治比比皆是……

  
苏联改革教训与中共一样


苏联共产党没有权力根基,没有人民的任何基础,是一个摇摇欲坠的“倒金字塔”结构,中国共产党也是这样的根源布局:共产党总书记、国家主席、政治局常委,没有任何人民举手的法律程序,共产党不用人民举手与否,就当然掌握国家最高权力,“占山为王”了就永远霸占下去?


今日中国的腐败问题、党政国家“双核心”高成本问题、金融货币成本全球之最问题等等是:党政普遍化、国有企业通过垄断获得过高的利益、贫富差距的扩大等社会矛盾、体制的断代仍然是处遍处存在,再加上金融货币成本的居高不下、党政管理“双核心”层次最多、成本高企不下,长此以往,党国怎样延续?


习近平担任总书记是2012年,是新中国诞生的第63年。从习近平和戈尔巴乔夫担任国家领导人时的国家年龄看,都处于同等契机的历史周期,都是社会出现各种矛盾的巅峰时候。中国打掉周永康这只“大老虎”会获得老百姓的喝彩,但并不是说已经根源除去了腐败。如果在不久的将来,中国老百姓感到腐败问题和贫富差距的应对不够,也有可能转为失望和溃散而失去信心。如果把打掉周永康看做中国新领导层的一种“改革宣言”的话,今后将是与让老百姓感受、得到“改革成果”显现的时间的战斗力。


值得特别一提的是:邓小平早已是故人,象毛泽东一样,早已没有再钦点“接班人”的可能……邓小平时代一去不复返……邓小平时代比毛泽东时代更好,没有邓小平与没有蒋介石时代一样会更好。邓小平时代,不过是毛泽东时代延续的一个极权缩影。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没有任何人能阻挡。没有张屠夫,难道13亿中国人还真要都去吃带毛猪不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