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刘逸明

8月26日,在湖南长沙天心区法院,女子付巧站在了被告席上。检方起诉的理由是,她利用不雅照片欲敲诈副处级官员章飞40万元。与付巧一起站在被告席上的还有她的好友邹斌,邹斌曾协助付巧对章飞进行敲诈。


官员章飞的不雅照片何来?原来是在他跟付巧发生不正当关系时被付巧偷拍到的。付巧在因为涉嫌敲诈勒索被警方抓捕之后,称她与章飞发生不正当关系是被逼无奈,也就是说章飞强奸了她,她当时很害怕,考虑到没有过硬的证据,所以才没有报警。而章飞在接受警方调查时则称付巧跟他发生不正当关系时非常配合,完全是出于自愿。 两位当事人所言,究竟谁是谁非?局外人的确无从了解。不过,结合付巧没有报警以及此后付巧曾试图向章飞借钱、借车、承揽工程来看,两人发生不正当关系绝非是强奸所致,而是你情我愿。只是,付巧的要求均被章飞拒绝,才对其产生不满,于是用事先拍好的不雅照对其进行敲诈。


偌大一个中国,官员腐败是普遍现象,自从网络民意成为主流,每年都有官员与情妇之间纠缠不清的消息公之于众,用网民的话说,“官员与情妇都不是好鸟,狗咬狗一嘴毛”。的确,官员的腐败很大程度上他们的情妇有关系,因为情妇不是省油的灯,所以官员需要多攫取不正当收入来维持双方的不正当关系。 情妇敲诈官员的事情,虽然目不暇接,但是,能进入公众视野的仍然非常有限。事实上,还有不计其数的官员被情妇敲诈,有些官员为了堵住情妇的嘴巴,不得不每年向情妇支付几万元封口费以保平安。长沙这起官员与情妇之间的纠纷之所以愈演愈烈,最后导致反目成仇和对簿公堂,就是因为官员章飞不会“做人”,玩弄了别人却不“付出”。


章飞其实有机会以比较和平的方式来摆平付巧的,只是他始终都不愿意给付巧所要求的好处。结果,付巧让邹斌将不雅照寄给了章飞所在单位的领导,章飞自己在之后也收到了同样的照片,在他收到照片后便报警,结果,付巧和邹斌双双被警方抓捕。


付巧和邹斌均涉嫌敲诈勒索是无可厚非的,对于这样的行为,司法机关不应该容忍,可是,我们只看到两名敲诈者被绳之以法,而被敲诈者章飞却安然无恙。从这件事情上看,依照法律,章飞的确不涉嫌违法,但是,他与付巧发生不正当关系至少是违反了中共党纪,可是,从报道看,他并未被撤职,至多只是在内部接受轻描淡写的处理。 实在是太佩服章飞的勇气了,在遭到不雅照敲诈勒索时,竟然敢于报警。记得在此前,湖南、四川等多个省份均出现过PS不雅照敲诈官员的事件,其中,不少官员为了消灾,纷纷解囊,只有极少数会报警,之所以不报警就是担心自投罗网。章飞为何不怕,只能有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的后台够硬,或是跟司法机关的关系非同一般。 章飞报警过后,警方的行动十分迅速,付巧和邹斌先后被拿下。而在现实生活中,其他人如果遭到不法待遇,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譬如说一般人遭遇强拆房屋和强征土地时,报警往往起不到任何作用。可见,在不少地方,司法机关的选择性执法依然非常严重,对官对民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有人说,法律是统治阶级制定的,自然体现的是统治阶级的意志,的确,中国的法律,即使单单从条文上讲,就有倾向于统治阶级的倾向。如果是从现实来讲,就更是如此。官员违法,往往能获得从轻发落,而平民违法,则是被不折不扣地惩罚。平民即使没有违法,如果得罪了官方,也一样可能锒铛入狱。 最近这些年,落马的贪官不计其数,贪腐金额从上百万到几个亿不等,可是,被判死刑的却基本没有。可见,《刑法》对于贪官来说已经完全丧失了尊严,事实上对于官员而言,死刑已经废止。另外,如果是警察或者城管杀死平民,基本上不会死,如果是平民杀死警察或城管,基本上不会活。


毫无疑问,现实让我们看到,中国的司法机关在执法时执行的是双重标准。这看似对社会和政权稳定的维护,实际上却是对法制的伤害,对官方公信力的伤害,对权力滥用的纵容,同时也是在进一步激化官民之间的矛盾,为远期的不稳定埋下定时炸弹。 中国官员的贪腐金额为何呈现出了与日俱增的趋势,即使是一个处级官员,都可以贪污受贿几个亿?问题就出在对贪官太宽容和缺乏强有力的监督制约机制上,广州的一名处级官员贪污受贿近4亿元,最近受审时,之所以自信能获判缓刑,不是因为他不懂法,而是深信贪官不会死。


长沙官员章飞能找情妇,显然不是用他的正常收入可以解释得了的。可以推测,他十有八九也是一名贪官。不过,敲诈他的人被绳之以法了,他却逍遥法外。媒体在报道此事时,将涉案人员全部使用化名。这看似保护被告人的隐私,实际上根本目的是为了保护官员章飞不被舆论追打。 从新闻跟帖看,对于此事的处理结果公众极不满意,纷纷指责长沙相关部门在章飞的问题上装聋作哑,不了了之。媒体只提到章飞受到相应的处理,这种春秋笔法让人稀里糊涂,这“相应的处理”究竟是怎样处理的?长沙官方和媒体何不公之于众,看能否经得起民意的检验。 十八届四中全会即将召开,据悉,此次会议将把司法改革作为主题。公平公正执法应该是司法改革的应有之义,像上述事件这样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的执法,显然与公平公正相去甚远。新的司法改革能否改善中国的法制环境,除了需要狠抓落实之外,更需要深层次的政治改革保驾护航。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br>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9/1 18:47:2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