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中央最不信任所有香港人



中央強硬落閘,規限如此之大且具體,或顯示出中央根本不信任港人。


有人說全國人大常委會就政改的決定反映了中央政府與泛民主派之間缺乏互信。泛民主派得不到中央政府的信任是必然的事,但看來這不足以解釋為何全國人大常委會所落的閘會是那麼狠辣,這可能連特區政府、中間派、建制派及普羅港人也得不到中央的信任。


如何看到中央不信任特區政府呢?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才是政改的第二部曲,現在的政改框架就算是中央不可逾越的底線,也不一定要在此時此刻落閘,大可在特區政府完成第二輪諮詢後,才透過特首的口在交立法會的議案中宣示出來。那起碼在未來的幾個月,仍可繼續營造有商有量的氣氛,以爭取更多的支持。


但現在斷然落閘且是如此具體和限制如此大,可能的解釋是中央不信任特區政府政改三人組有能力在未來的幾個月可以在香港社會中就政改得出一個共識。但中央可能更害怕特區政府如果能在未來數月達成社會共識,那會是一個不能符合中央要求的方案。到了那時候,若再由中央出面否決,那造成的衝擊會更大,故現在就得先把框框定死,免卻以後引發更大的爭拗。當然在中央的考量,不會寄望特首有能力去達成社會共識,但又會信任他會最終執行中央的死命令,故中央所擔憂的應是政改三人組。 中央可能更不信任中間派。若不訂下那麼嚴格的框架,任由中間派在未來幾個月工作,他們真的有可能得出一個社會共識,但那很大可能比現在框架所能容許的寬鬆得多,那麼中央的利益就不能得到充份照顧。若那時候中央才命令行政長官按框架提出一個保守方案給立法會,反彈會更加大。因此,中央還是先下手為強,不要給中間派任何幻想的機會,也要向中間派表明他們都得歸邊效忠,絕不能再當牆頭草。


但中央可能連建制派也不信任,至少是非嫡系的建制派。從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中,連提名委員會的數目也限制在1,200人,而不是如不少建制派的方案建議,把提委人數增至1,600人,就可看到中央對這新增的400人也放不下心。在中央主導下,即使新增400名提委,這400人的大多數應也會是來自建制派,來自中間派及泛民主派的會是少數。但中央卻不想增加提委人數,即使他們大都是建制派,因中央也可能發現要完全操控建制派變得越來越困難,尤其是建制派內不同派系之間存在的矛盾,令他們有時候為了派系利益,可能連中央的指示也是陽奉陰違。


中央最不信任的應是所有香港人。很簡單的道理,若中央信任港人會作出明智的選擇,不會支持一個中央不能信任的人來當特首,現在的政改框架所定下的嚴格篩選條件就變得完全沒有需要。就是因中央不信任港人,才要由它操控的提名委員會選出兩至三名中央所必能信任的人為候選人,那麼港人無論怎樣選,也不會得出一個中央不能接受的結果了。


其實中央必須重新思考,若它在港是任何人也不信,不信泛民主派,也不信特區政府、中間派、建制派以至所有港人,那中央怎可能得港人的民心?怎能有效地施行「一國兩制」呢?無論今次的政改結果如何,中央繼續抱持這種治港心態,不出現各種矛盾才是怪事。香港並不是內地的城市,以強權和利誘是不可能有效管治這多元及進步的城市。中央,請信任港人罷!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佔中發起人

来源:香港苹果日报


2014/9/16 9:04:28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