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通報:和平香港行動33個組織今發表給香港十二所大學校長的公開信
 
公民力量發佈


2014年10月8日  華盛頓

 
和平香港行動33個發起組織今天發表致十二所香港大學的公開信,懇請大學校長們發揮社會賢達的良知作用,馴服權力而不是馴化民眾,拿出道德勇氣監督政府,防範武力鎮壓,敦促香港政府在即將開始的與香港學聯的對話中拿出誠意,尋找解決政治危機的合理合法之道。
 
公開信說:“對話取得實質性進展才是適當撤離的正確時機,在這之前撤離,學生和市民將成為被人宰割的對象,在目前情況下勸他們撤離,與其說是愛護他們,不如說是把他們推向深淵,進而葬送他們流血流汗換來的對話機會和政改轉機的希望,所以,我們認為諸位校長們眼下應該做的不是勸退而是動員更多的學生市民加入和平抗命的行列,同時監督政府,防範武力鎮壓,這樣才有可能保障對話的有效進行,這樣才有可能保障學生和市民的安全。”公開信最後鼓勵和鞭策香港的大學校長,“你們的聲音代表著社會的良心取向”,“全世界在看著你們,全香港在仰望著你們。”


和平香港行動的發起人之一楊建利認為“對話是一個重要契機,未來幾天非常關鍵,我們要動員各界人士,特別是社會賢達,監督香港政府,促其展現誠意,使對話有效而成功。”

 
和平香港行動華盛頓團隊成員、中國維權律師王軍說“被迫無奈的公眾抗議會造成暫時的損失。然而。一時寧靜和經濟收益的損失,相比起來,強權禍剛所造成的災難更令人焦慮。這會賢達若不能分清蠅頭小利和鎮民主的鉅大社會利益,實則是社會的不幸。”華盛頓團隊的另外一位成員、中國維權律師蕭國珍表示:“校長們應當向中共政府和香港政府、而非香港學生與市民發出呼籲:要求其保持冷靜與克制,不得對和平請願的香港學生與市民實施暴力與暴力威脅;為香港’更廣泛的社會利益’,根據《基本法》及相關國際條約與公約之規定和標準,還權於民。”

 

公民力量新聞組

       
附:

   
和平香港行動致香港諸大學校長的公開信


 
尊敬的香港大學馬斐森校長,香港中文大學沈祖堯校長,香港科技大學陳繁昌校 長,香港理工大學唐偉章校長,香港城市大學郭位校長,香港浸會大學陳新滋校長, 嶺南大學鄭國漢校長,香港樹仁大學胡耀蘇副校長,香港教育學院張仁良院長,香港演藝學院華道賢院長,香港珠海學院張忠柟院長 ,香港公開大學黃玉山校長:

 
各位賢達好!

 
各位賢達身居香港社會人文教育要津,親歷目睹近年來,特別是近日來,香港政治、經濟、社會、新聞等領域發生的一切,因此比我們更瞭解香港學生和市民為爭取真普選而採取的公民和平抗命行動發生與升級(從佔領中環到學生運動到廣大市民聲援形成“雨傘革命”之三部曲)的原因。他們的行動是港人的尊嚴之所系,是華人民主自由的希望之光。

 
自9月22日學生罷課開始,香港公民的這一輪和平抗命行動已經超過10天了。香港政府和學聯雖然已達成協議將於10月10日(星期五)下午四點開啓對話,但香港政府是否真有誠意令人擔心,佔中的學生和市民仍在“黑社會”暴力的威脅之下,而且,具有諸多武力鎮壓和平學生運動、和平群眾示威惡劣紀錄並宣稱對香港具有“全面管治權”的北京當局使香港不能完全排除“天安門事件”的陰影。在這存有轉機又充滿危機的“僵持-對話”階段,我們懇請諸位校長思考這樣一個問題:作為社會賢達,諸位應該發出什麼樣的聲音、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幾天前,沈祖堯校長發表公開信,呼籲香港學生和市民“退一步”,“退一步,不等於放棄與失敗”,“現在要考慮的,是更廣泛的社會利益,是追求民主最可持續的方法,是千萬學生和巿民的安全”。

 
我們相信沈校長是出於對學生安全的關懷、對全社會福祉的關心而發出這番“撤離”呼籲的。然而,我們認為,沈校長的發言倘若僅止於此,那麼離一個文明社會對其代表社會良知的教育界的賢達的要求還有一段很大的距離。

 
首先,“千萬學生和市民”之所以有安全之虞是因為非民選的香港政府不是聽從於香港民意而是聽從於以暴力作為最後保障、暴戾而無信的北京當局,而正因為此,“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才淪為空話,香港才會有今天的政治危機,才會有香港學生和市民奮起抵制專制對自由生活的步步侵蝕、爭取應有的民主權利、爭回港人的尊嚴。作為社會賢達應該勇敢地指出這樣的現實,把良知的犀利眼光投射到權力身上,限制政府的失職瀆職、監守自盜、欺騙和暴力,儘力從根本上消除“千萬市民和學生”的安全隱患,而不只是以“更廣泛的社會利益”為由去勸退佔中的學生和市民。我們一向認為,社會賢達的使命在於馴服權力而不在馴化民眾。回顧歷史不難看出,那些致力於馴化權力的先賢們開創了澤被後人的自由民主制度,為全球大多數國家競相效仿;而選擇馴化民眾的社會菁英助紂為虐,留下貽害後代的專制桎梏,被越來越多的人所唾棄。在香港面臨空前政治危機的今天,社會賢達豈能再一次任由權力為所欲為,對權力的無信和暴戾視若不見,而急匆匆地扮演起馴化民眾的角色?

 
所有社會賢達均擔心社會的內耗和分裂,我們必須澄清一個事實,香港社會不是因為公民的和平抗命行動而撕裂,恰恰相反,公民是因為香港社會被專制權力撕裂而採取和平抗命行動。正如中文大學朱鳳翎同學給沈祖堯校長的公開回應中所說:“我們正是因為退無可退,才走到今天這坎坷的一步。”我們同意這樣的說法:“不是有希望才抗爭,而是抗爭才有希望”,香港的大學校長們應該有責任公開支持你們受到世人敬佩的學生和他們的正義行動,不讓爭取真普選的抗爭無疾而終,不讓香港繼續沈淪在專制潛規則的侵蝕中,拿出社會賢達應有的道德勇氣為民眾爭得更大民主權利從而彌合香港社會不應有的割裂。


我們認為真誠對話是解決目前香港政治僵局的唯一出路,朱鳳翎同學希望“校長以及各位社會賢達,與其勸退我們放棄行動,不如向政府施壓盡快開啟真誠的對話”,這也是我們的希望。由於香港政府不是民選的,受到北京當局的控制和操縱,它在與學生和市民的對話中是否能展現誠意令人懷疑。然而,雙方的誠意,特別是政府一方的誠意,是使對話有效乃至成功的重要因素,而這一因素往往只有在強有力的第三者的監督敦促和壓力下才能呈現,香港的社會賢達責無旁貸應該扮演起這個角色。因此,我們呼籲諸位校長,采取各種方式監督香港政府以及北京當局的言行,敦促其在即將開始的對話中拿出誠意與學生協商談判,為解決香港政改危機尋找合理合法之道。


使香港政府能夠真誠對話的另外一個關鍵是,本來弱勢的一方──學生和市民──的聚集規模所形成的對當局的充分壓力。“聚集”往往是弱小民眾唯一的力量,而“一鼓作氣”是民眾抗爭的基本規律。對話取得實質性進展才是適當撤離的正確時機,在這之前撤離,學生和市民將成為被人宰割的對象,在目前情況下勸他們撤離,與其說是愛護他們,不如說是把他們推向深淵,進而葬送他們流血流汗換來的對話機會和政改轉機的希望,所以,我們認為諸位校長們眼下應該做的不是勸退而是動員更多的學生市民加入和平抗命的行列,同時監督政府,防範武力鎮壓,這樣才有可能保障對話的有效進行,這樣才有可能保障學生和市民的安全。

 
大學校長是社會賢達中的賢達,菁英中的菁英,是文明的頂梁柱,當社會發生危機的時候,你們的聲音代表著社會的良心取向。我們再次懇請諸位,在此次香港的政改危機中不負眾望,擔起社會賢達的應有責任,與香港人民一起為香港開民主之太平。全世界在看著你們,全香港在仰望著你們。

 
和平香港行動


2014年10月8日


發起組織:


海外:

  
公民力量 (Citizen Power for China/Initiatives for China)


港加聯 (Canada-Hong Kong Link)


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多倫多支援會 (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 Toronto Support Group) 

 
溫哥華支援民主運動聯合會 (Vancouver Society in Support of Democratic Movement)

   
對華援助協會 (ChinaAid)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 (Chinese Democratic Education Foundation)

  
北京之春 (Beijing Spring)

  
自由西藏學生運動 (Students for Free Tibet)

  
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 (Southern Mongolia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

 
维吾尔美国协会 (Uygur American Association)

  
民主中國陣線 (Federation for a Democratic China)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 (Global Support for Democratization in China and Asia)

  
民主中國聯合陣線 (Alliance for a Democratic China)

  
中國共和黨 (Chinese Republican Party)

  
中國社會民主黨 (China Social Democratic Party)

  
加拿大價值守護者聯盟 (Alliance of the Guard of Canadian Value)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 (China Democracy Party United Headquarter )

 
悉尼民主平台 (Sydney Democracy Platform)

  
中國民主團結聯盟 (Chinese Alliance for Democracy)

  
齊氏文化基金會 (The Qi's Cultural Foundation)


全美學自聯 (Independent Federation of 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中國綠黨 (China Green Party)


台灣: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 (Taiwan Association for China Human Rights)

  
島國前進 (Taiwan March)

  
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Taiwan Labour Front) 

 
社團法人自由通訊傳播協會 (Association for Free Communication)

  
福爾摩鯊會社 (Formoshark)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Taiwan Youth Anti-Communist National Salvation Corps)

  
台灣維吾爾之友會 (Taiwan friends of Uyghur)

  
獨臺新社 (Taiwan Independence Reformation) 

  
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 (Peacetime Foundation of Taiwan)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 (Youth for Human Rights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聯絡人:

  
楊建利(美國,負責國際社會、海外民運)


857-472-9039, yangjianli001@gmail.com 

 
滕 彪(美國,負責中國維權運動、國際社會)


617-396-6099, tengbiao89@gmail.com 

 
胡 佳(中國大陸)0135-0109-1828 

 
楊憲宏(台灣)0922-884-138, yang0509@gmail.com 

 
陶君行(香港)9709-4567, andrewto@cpa.com 

 
馮玉蘭(加拿大,負責國際社會、海外港人)


416-706-0111, gylfung@gmail.com   
周盛康(加拿大,負責海外港人)


604-202-2324, henryshchau@gmail.com 

 
傅希秋(美國,負責國際社會、基督教會)

 
bobfu@chinaaid.org 

 
朱婉琪(台灣)


0928433204, Attorney@theresachu.com 

 
恩赫巴圖 (美國,負責蒙古人權人士)


917-698-4367, enghebatu@gmail.com 

 
祖拜拉‧夏木希丁(美國,負責維吾爾人權人士)


202 478 1909, zshams@uhrp.org 

 
丹增卓噶 (美國,負責西藏人權人士)


917-664-5530, tendolkarsft@gmail.com 

 
鄭明軒(澳門)turningtool@gmail.com 

 
楊月清(台灣)0920080320, maryyang0621@gmail.com 

 
鐘錦江(澳大利亞)zhongjinjiang@googlemail.com

  
張小剛(澳大利亞)xiaogangz@acm.org


潘永忠 (歐洲)aimipan@t-online.de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10/8 20:19:09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