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雨伞革命”的时代意义


张树林



近期香港民众发起占领中环(Occupy Central)的民主诉求运动是源于对香港特首普选的争议,虽然这是发生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一次政治运动,现在已经被北京称之为“颜色革命”,甚至人民日报海外版定性为“动乱”了,而有人称之为非常诗意的名称-------“太阳花革命”,而国际媒体普遍以“雨伞革命”来形容。尽管香港是弹丸之地,但香港的占中运动,对整个中国民主宪政的发展来说必将着非凡的历史意义。


在大中华文化圈的港澳台三地以及中国大陆,台湾已经率先迈入了民主选举的现代政治文明。台湾地区能够成功地走出专政的樊篱,也是经过了漫长而痛苦的一个抗争过程。早在上世纪中叶,国民党刚刚败退到台湾,胡适、雷震和殷海光就创办了《自由中国》杂志,宣扬自由民主。1959年胡适还主张台湾必须出现反对党以制衡执政党。1979年美丽岛事件是影响台湾深远的民主政治运动。1984年的江南案成为了催化台湾解严的最后一根稻草。1986年蒋经国的英明之举——开放党禁报禁,台湾才彻底打开了普选之门,终于走上了民主宪政的康庄大道。蒋经国晚年的“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两句话,现在已经成为了名言。此话,不仅告诫了当年的国民党,更适合警醒当今的共产党!


台湾成功地走向民主宪政对大陆来讲是有一定的冲击力和影响力,但台湾毕竟是中华民国的管辖范围,而且还有海峡相隔,对大陆的中共独裁统治来讲,可以说没有形成直接的威胁。不管怎样,台湾的民主成果来之不易,它不是谁的恩赐,而是几代人持续抗争的结果。同时,它也证明了在中华文化圈内同样可以实行西方国家的全民普选。台湾虽然不时爆发不同党派的议员在立法院的冲突,但没有发生任何大的社会冲突,更没有发生过任何军事冲突。这就是自由民主的魅力所在,也是三权分立的价值和意义所在。此前,因为一直存在某些学者对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差异比较的种种不同的学术观点,从而被中共蓄意歪曲成中国这块土地不适合”照搬”西方式的民主最佳藉口。鬼话终归是鬼话,总有一天人们不会再去信它。


可是香港就远不同于台湾,香港最初是大陆沿海被英国租借的一个渔村。虽然说香港是两岸三地之一,实际上就是一地而已,不管是地理还是其它方方面面与大陆都存在着千丝万缕而不可分割的联系。台湾是太平洋中的一个岛屿,台湾实现民主宪政,如果可以形容为是整个大中华文化圈的一座民主自由的灯塔的话,那么香港一旦实现了真普选,则必将成为大陆推动民主宪政的一个桥头堡。岛有海水相隔,可是桥头堡却与陆地相连,这样无异于通往大陆的桥头堡被民主自由所占领了。此举唇亡齿寒的效应中共不会不知,为了继续专政的需要,所以让中共控制下的全国人大发布《“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从而抛弃了邓小平的“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既定方针。如果此次香港占中以胜利告终,对大陆其它地区来说会有效仿的作用,再就是会产生多米诺骨牌的效应,这对中共的独裁专制统治而言其严重性就不言而喻了。


香港好歹在英国人手里管辖了99年,香港人的民主理念和法制素养早就完全可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普选了。如,此前香港的反对洗脑教育的抗议、七一大游行,每年举行的六四烛光晚会等等,都是中共的眼中刺,肉中钉,如芒在背,如骨在喉。香港根本不存在象前中共外交部长李肇星胡说的那样,中国地大交通不便,地区差别大,还有民众的素质低等信口雌黄的理由来搪塞。李肇星曾经被派驻过联合国,还做过驻美大使,在西方民主自由的社会呆了很长时间,但其封闭、落后、顽固、僵化的思想理念,还真让人不敢相信他是一个曾经走出过国门的人。或许是言不由衷,或是迫不得已之言,这正是中国官场的可耻之处。官员没有独立的人格,没有独立的精神,这让绝大多数浸泡在共党阶级斗争思想和贪腐酱缸里的官员们不能自拔,有些官员的脑袋从此冥顽不化、僵化坏死,成了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还有些官员贪腐堕落,一旦败露则面临党内双规、双开的处罚,要么赶紧告密揭发同僚,再就是,或是要死要活的悔恨不已、痛哭流涕,最终不可避免地遭受监禁的凌辱和家破人亡的厄运。


再就是,由于香港拥有港英政府时期就已经有了的新闻出版自由,中共建政六十多年来出版大量的大陆违禁的书籍、报刊,近些年还发行大量大陆高层的权斗秘闻、丑化中共领导人的各类书刊及腐败、政变、谋杀的八卦小说等。香港一直是中共鞭长莫及的法外之地,因此也成了它们的心头大患。可以说,此次中共控制下的全国人大抛出白皮书不会不料到香港民众会游行抗议,这是它们蓄谋已久的挑起香港民众折腾甚至动荡的一个举动。中共还是凭借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观念,凭着有驻港部队,不怕香港民众的折腾,折腾正是符合它对香港进一步的控制策略,可以趁机以表面上收复治权、维护秩序的藉口来收拾大陆唯一一块民主自由的阵地,以解除心腹大患。如果香港实现真普选,那么对中共向全世界推广所谓的“中国模式”是个致命的打击。中共的大国崛起的帝国梦寐也会随之破灭。著名宪政学者、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张博树博士也认为,香港占中与党国的“崛起”是相碰撞的,因此决定了占中行动不会有理想的结果。


有人会说,香港实现真正民主普选了,恐怕将来会通过公投闹独立。前不久的英格兰公投,为什么没有脱离英联邦呢?这给我们怎样的启示?中共不是有三个自信吗?怎么就这么害怕公民社会的选举呢?再说了,驻港部队是干什么吃的,中共不是有枪杆子嘛!其实,中共真正害怕的不是怕香港将来闹独立,而是害怕香港成为中国内陆的民主宪政的桥头堡,从而撕开它在大陆铁桶般独裁统治的口子。据报道,因不少大陆学者和艺术家支持占中行动,中共当局已经逮捕50多人了。大陆媒体集体沉默,只有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在挥舞着大棒大肆污蔑讨伐。其它绝大多数媒体都是以爆料色情丑闻来转移民众的视线,内紧外松、云山雾罩、颠倒黑白是它们的一贯手法。


所以,在香港的普选问题,中共不敢让步,也不能让步。因此,也注定此次占中行动的结果的不确定性。虽然中共不可能象25年前那样,毫无道义和人性地开枪屠杀,但它必定一方面会采取各种手段和措施来收买和分化瓦解,一方面又动用国家机器口诛笔伐。它能否得逞,此次就是在考验香港民众的抗争决心了。因此,中共的党报和主要媒体连续对香港占中运动发起攻击。但还是几十年来的老套路,一说是海外敌对势力,又说是一小擢不法分子,还必然会说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后面支持等等。每次有点什么社会群体事件,中共第一个会对所谓的“海外敌对势力”开炮,再就是拿美国政府撒气。几十年来,中共一贯如此论调。可以说,民族主义、假爱国主义是它忽悠老百姓而到达维持它专政统治的最后一张牌。老百姓一旦醒悟,也就不会再灵了。


另外,中共在大陆惯用的暴力统治的方式如果照搬到香港使用肯定是行不通的。独立学者罗慰年指出,“非暴力的公民不服从”这个政治理念的精髓,不是不用暴力,而是用被动的“暴力”,这种“暴力”,也可称为“消极攻击”。人类的攻击行为有两种:一种是主动攻击,一种是消极攻击(passive aggression)。消极攻击与主动攻击是相对应的两个概念。消极攻击行为不是公开的攻击行为,而是用消极的、被动的、不服从、不合作等方式攻击对手。公民抗法,就是一种典型的“消极攻击行为”。在这里的“消极攻击”可以用“柔暴力”一词来描述。香港民众占领中环而影响交通,而且用雨伞来抵挡警察的催泪弹和水枪,这不是单纯的非暴力的不抵抗举动,而是用有限度的某种积极行动来抗争。因此,它是一种“柔暴力”的行为,它用来对付“暴力”行为更有效。


此次,香港民众非暴力不服从的抗争方式来争取香港真普选的权利,正是消解中共在香港试图用暴力手段平息游行抗议的最佳方式。可以说 ,香港的“占中”行动将会是中共专政的一个噩梦!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10/14 19:17:47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