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央行降息透視中國政府的政經困境


楊建利



北京時間11月21晚,中國人民銀行(中央銀行)意外宣布降息: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4个百分点至5.6%;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75%,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1倍调整为1.2倍。这是中國政府自2012年習近平接班上台以来第一次降息。


人們之所以感到意外,原因是,習李新政府就任以來一直誓言調整經濟結構,採取穩健的貨幣政策而避免強刺激,從而逐漸擺脫對高速增長的依賴,以實現調結構的目標,尤其是去年6月發生嚴重“錢荒”的時候,中央銀行“袖手旁觀”,堅決不向市場注資,加深了人們對穩健的貨幣政策的印象。那麼,中國政府為甚麼忽然轉向,一改這一兩年定向注資、局部刺激的貨幣政策實踐而進行全面降息強刺激呢?


許多觀察家從經濟層面做了很多有見地的分析評論,我想從習近平政權的政治環境入手,談一點淺見。


習近平上台後,用反腐和對外強勢的國家主義中國夢收拾人心,同時傾力防止三種現象的出現:第一,黨內上层的明顯分裂,特别是以路线斗争的面貌出现的分裂;第二,不可控制的大規模群眾抗議運動——即不可預測和控制的民變;第三,經濟上出現大的滑坡。這三個現象緊密關聯互相促進,其中任何一種現象的出現對目前的中共政權來講都可能是致命的。


當然,降息最直接的作用就是刺激增長挽回明顯的經濟增長頹勢。中國面臨著嚴重的經濟下行壓力,近幾個月來各項經濟指標都預示,假如沒有強刺激,今年7.5%的經濟增長目標就實現不了。“六四”以來,中共政權長期以經濟的高速度發展作為一黨專政的正當性證明,經濟高速發展幾乎成了其唯一的合法性來源。這種對高速經濟增長依賴的強大慣性,恐怕習政權一時很難抵抗,因為這種依賴不僅僅是心理的,而且實實在在攸關政權的安危。


首先,假如實現不了經濟增長目標,一個直接結果就是習近平政權會被認為無能,站在當政者的角度,在目前中國這樣一個政權的道德破產、無底線實用主義當道的社會裡,被認為無能比被認為無德更糟糕,不僅外界由此對其政權的合法性、有效性開始懷疑,而且內部出現不同政策路線主張藉以進行權力鬥爭的可能性也會升高。更嚴重的是,經濟下行將會使失業率增高、企業倒閉,農民工返鄉,、、、在目前各級政府對民眾經濟盤剝無度的情況下,業已十分嚴重的社會矛盾就會爆發出來,所以人們普遍相信,中國必須維持一定的高速度增長才不會出亂子,所謂出亂子就是上文所講的不可預測和控制的民變。


許多分析人士正確地觀察到此次降息對房地產市場的提振作用。習李上台後一直努力防止房地產泡沫被繼續吹大,一旦泡沫被吹炸了,經濟就真的會崩盤,政權也就砸到自己手裡了。然而,長年來房地產維持著對中國GDP的高貢獻率,雖然政府想要調整經濟增長結構,使GDP更多地依賴消費,而不是投資(房地產在其中占巨大比例)和出口(國外經濟疲軟,目前想依靠也難),但以消費為主拉動增長的模式需要時日才能建立起來,遠水不解近渴。眼下的現實是,房地產的泡沫小了,立竿見影,GDP的大餅就小了,經濟下行壓力即可出現,而且地方政府長期靠土地財政維持高債務運作,房地產市場萎縮就直接意味著地方政府的的債務危機,這一切都會危及政權的穩定,所以習李打壓房地產市場就像劉備摔阿斗那樣不敢來真的。


再則,房價飆升不僅會有崩破的危險,而且會刺激無房者(下層年輕人)的不滿,增加社會底層動盪的因素,然而,房價下降的直接受害者是中產階級,假如這些人造起反來對政權穩定的威脅就更大,中國政府兩害取其輕並平衡風險,這次採取了非對稱降息的手段--貸款利息比存款利息降的多,這就意味著貸款總量會增大但銀行每單位貸款的利潤降低,很明顯,這樣的政策目標是穩定房地產市場保持房地產的市場價值以防止中產階級的反彈的同時,抑制房地產價格飆升,以防止由此可能帶來的經濟危機和社會底層的動盪。


從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維持政權穩定的考量是中國政府經濟政策選擇的最終決定因素。無論上任當初調整經濟結構、反腐倡廉、實施法治的決心有多大,只要不能從根本上擺脫這個政權延續了三十多年的固有邏輯,無論是在政治上還是經濟上,現任當政者的政策車輪很快又會陷進前任當政者留下的車轍裡,當他有一天發現自己像他的前任一樣,在經濟上只有靠飲鴆止渴維持權貴資本主義的繁榮、在政治上成了手上沾滿血背上壓滿債的“人民公敵”時,那時恐怕他也只好一路走到黑,這正是習進平政權目前所面臨的根本政經困境。


2014年11月27日


《香港花生》與《公民議報》聯合首發


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11/28 21:22:1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