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不住自己的傢夥,賴人家資產階級沒用


楊建利



總部設在柏林的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12月3日公布《2014年清廉印象指數》報告顯示中國得分減少,排名下降。透明國際稱,在這個滿分為100分的評分體系中,中國2014年的得分為36分,較2013年的40分下降了4分,是今年分數下降最多的國家之一。得分下降導致中國在175個國家中的排名從去年的80位降到100位。


中國政府自然做出委屈狀,政府發言人說:“2014年中國清廉印象指數”的評分和排名與中國反腐取得的舉世矚目的成就這樣一種現實狀況嚴重不符,中國反腐工作取得的明顯的成效,自有人民群眾的公正客觀的評價,不會以“透明國際”清廉印象指數為標準。


呵斥外國記者“不要拿法律當擋箭牌”的中國政府發言人總忘不了拿人民群眾當擋箭牌,然而,在一個言論自由受到到嚴重鉗制的國家,鬼知道人民群眾的客觀評價是什麽,然而,人們卻都知道,在中國,人民群眾是不允許參與習近平的反腐運動的,要求官員財產公示的公民運動被殘酷打壓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


習近平上臺後表現了強烈的救黨保江山的使命感,然而,有兩種威脅直接影響他完成使命建立偉業,一是本黨官員的普遍空前的腐敗,再則就是民間的普遍不滿和對民主化的要求激發的政治參與。習近平對此應有充分認識,所以甫上臺就著手反腐,下大力氣消除或者是至少控制第一個威脅,其力度之大超出人們的預期。一般來講,民間是支持反腐的,甚至更願意加入反腐的行動中去,但是,在中國的現實狀況下,民間反腐就是要求擴大言論自由而進行輿論監督、要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要求落實人權保護、要求政治參與,雖然這些被人類政治史證明是消弭政府腐敗最有效的方式甚至是唯一的長效機制,但是,從維護一黨專政的邏輯來說,民間反腐就等同於反黨會直接引向民主革命要共產黨的命,這是習近平更害怕的第二個威脅。換句話說,民主是治腐敗的好藥,但是堅決不能用,因為這劑藥消除腐敗的同時也治死“黨”(一黨專政)。因此,習近平的反腐只可能是有限度的、選擇性的,但對民間反腐的公民運動、維權運動、自由言論以及各類政治參與的要求和行動的打壓卻是絕不手軟不留空間的。


其實從中央到地方,中共的官員們比我們更明白習近平的這個底線,這兩年,他們除了表面上收斂了一些外,實質上,在貪腐上從未停手,還是“該出手是就出手”,甚至表現了比以往更強烈的緊迫感,向外轉移資金的規模和速度的增大就是一個例證,據透明國際透漏,國際調查記者同盟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今年1月發布的被泄露的文件揭示了2.2萬名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的離岸投資者信息,其中許多人是中國的領導人。


這就是習近平從鄧小平以降的前任那裏繼承來的權貴資本主義的現實,他抵抗不了這個現實原因權貴資本主義就是他本人也是目前無底線實用主義的中共政權的權力基礎,這個基礎他動搖不得,只要不跳出救黨保江山的思維,他也不打算去動搖它。


然而,就習近平的救黨保江山的使命而言,上文中所說的兩種威脅卻是實實在在地擺在面前的,如何辦呢?面對著這個難題,賣力尋找偉大領袖感覺的習近平不自覺地進入了老毛的“極左”思維套路(雖然他完全沒有毛的極左政治的基礎),他從黨內腐敗和民間民主化要求的兩個威脅裏找到了同一個根源,那就是資產階級思想,官員貪汙腐化是資產階級思想作祟,人權自由本來就是資產階級民主那一套。於是乎,“文藝座談”,思想定於一尊,他找到了偉大領袖的感覺也祭出了文化思想專制的大旗,一時間,“文藝要堅持社會主義的價值觀,要為人民服務”,“文藝工作者要下基層紮根人民”、、、甚囂塵上,恍惚回到了文革。


這讓我想起了中國前些年很火的電視連續劇《亮劍》裏解放軍將軍李雲龍和他的犯了作風錯誤(就是搞了不該搞的女人)的下屬的一段對話:

              

 下屬:首長,我沒能好好改造頭腦中的資產階級思想,辜負了黨和首長們對我多年的培養,犯了作風錯誤……

     
 李雲龍:廢話!你用不著深挖思想根源,別跟我扯那麽遠,什麽黨的培養呀,資產階級思想呀,跟這沒關系。幹脆地說你就是一時沒管住自己褲襠擋裏那玩藝兒,是不是?……

       
下屬:是。

       
李雲龍:這就對了,你自己沒管住,關人家資產階級什麽事?


說的對啊,你自己沒管住,關人家資產階級什麽事?對這套找資產階級思想根源的滑稽戲,在當前的中國恐怕誰都不會當真。大家都明白的邏輯是:只要沒有民主監督制度管住官員,官員就管不住褲襠的裏那玩藝;管不住自己的家夥賴人家資產階級沒用。


2014年12月5日


《香港花生》與《公民議報》共同首發

--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12/6 20:06:1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