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言为何往往成真?


野火



就在“周老虎”一案近日终于被官方证实之后不久,另一位在民间盛传不息的“军中妖姬”——汤灿的下落,近日也被官方间接证实被拘押在湖北某监狱。为什么民间的传闻往往最后总是能得以印证? 这使我不由回想起2003年的“非典”传闻来。


众所周知,当“非典”疫情在中国大陆开始扩散并引致民众恐慌时,官方是竭力隐瞒的。这使很多医护人员、外来游客以致国际专家都蒙在鼓里。后来幸亏有北京301医院的蒋彦永——这位有良心和正义感的老医生挺身而出,曝光疫情内幕,当局才不得已承认有疫情正在蔓延。

当时上海也是如此,虽然当地已经出现“非典”病例,但上海市政当局在接受查询时,仍断然否认,并强调“传言不可信”。





尽管现在民间传说中的“康师傅”已被官方证实“煮熟”,但现在实际上关于他的很多新闻已经引不起中国网民多少兴趣了。因为在此前长达一年多来的民间地下热议中,很多传闻已被逐渐证实。而传言总是走在“证实”前面,这恰好凸显了只有信息不透明的专制社会才具有如此之“国情”。


这是因为,其一,有关传言本属公众知情权范围,但当局出于某种心虚胆怯的原因,实行舆论一律的愚民政策,于是到头来只有无奈地跟在民间传言背后,被迫尴尬地加以“证实”……


其二,由于官方总是极力美化和遮盖丑闻,或直接“屏蔽”掉真实的负面消息,久而久之政府的公信力当然就荡然无存。因为在信息匮乏的情况下,人类总是偏向于去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其三,人们宁愿相信传言甚至所谓“谣言”,还因为自己屡屡有被蒙骗的经验。现在不少中老年人渐已明白,原来这60年来的历史、政治课本教育,几乎全都是由谎言组成的文字。大概在中共政府眼里,民众永远是一群长不大的小孩。但真相一旦被披露,愚民政策就玩不转了。现在有了互联网,就变成昨天还在辟谣,今天就已被证实为真相了。于是乎,再笨的“屁民”,也会在这个真相无所依的铁幕统治之下,宁可选择相信那些出自良知和正义感的真实“谣言”了!





传言的威力,总是和一个政府的公信力成反比。这已被我们经历过的荒唐时代所证明。曾几何时,国人对一切都充满信任,对领袖、对革命、对资本主义必将灭亡和共产主义一定实现……但现在的国人却似乎什么都不信了,不相信官方的表态,不相信媒体的胡说,甚至不相信迎面而来的微笑。也许,今天的什么都不信和几十年前的盲信,就像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一样,走到了两种极端。它带给我们这个民族的后患,现在还很难准确地预测。


尽管现在看起来上面的确是打下了一些“大老虎,但没有多少人真正会相信除了这几只半死不活的“大老虎”之外,其他活蹦乱跳的老虎就是干净而高尚的。正如著名法学家贺卫方在香港的一次演说中所指出的:“如果我们这个国家司法真变成独立了,那这个国家绝大多数官员都将面临死刑。”因为在法理上可以说,不敢公示财产的官员都是犯罪嫌疑人。





因此,当局不在现有制度上进行刮骨疗疾般地改革,而光靠“英明的皇帝”和大臣来进行“运动式反腐”,怎么可能从根源上杜绝贪腐遍地丛生的社会败象?因为所有的“老虎”和“苍蝇”都是依附在这个制度上同生同灭的共同体。对此,连中共体制内专家胡星斗也坦承,“打的这些‘老虎’,实际上据我观察可能连1%都还不到,可能大部分贪官还是潜伏着,或者说这个“腐败黑素”可能还在99%以上。”


中国正处于一个历史关键的十字路口。目前的“选择性反腐”并不是影响中国未来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只有制度创新才是让中国走进世界文明主流的唯一出路。一个政府权力运行越透明、权力制约越充分,信息流通越公开,各类传言就反而会失去市场。政府的公信力便由此复生。反之,民间的传言则往往具有更高的可信度。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12/12 15:53:19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