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从2014年关键词联想到的



2014年结束时,许多人为此年写的关键词,异彩纷呈,入木三分,读来有拍案称绝、茅塞顿开乃至醍醐灌顶之功效。


请看杨光先生给习近平此年政绩写的几句话:“整残了总理,玩废了常委,打散了山头,制服了老同志。”仅此四句,比中南海那些智囊写的总结报告,不知要凝炼、高明、精彩多少倍。当习近平得意于自己一面打虎,一面集权,沉醉于人们的喝彩声中,他这持势逞强的强人,看得见自己这些负面业绩吗?


评论家笑蜀与吴祚来两先生,观察2014年,以宏观视野浓缩出的关键词,更为简明、精练。笑蜀评说2014年,只有一个字:抓!吴祚来则说是:禁!确乎,从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抓到前中办主任令计划;从著名记者高瑜、曹保印、维权律师浦志强、夏霖抓到NGO负责人郭玉闪、黄凯平,再抓到建乡村图书馆的义工乃至82岁的老作家铁流,习上台后两年抓的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超过胡锦涛当政10年好多倍。而禁,从禁言、禁网、监禁、软禁,到谷歌的检索被禁后,再禁了它的Gmail邮箱,还禁了2200余家网站、2000余万微博、微信、QQ等社交媒体账号、10亿多条信息。“抓”与“禁”,言简意赅地道出2014年的真实。从网上读关键词,老夫获得一条认识世事与时局的捷径,并且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一党专权的政治体制不变,党的领袖越强势、越集权、越独裁,做的坏事就越大。


赠给前朝几位政治大佬的关键词


“摸”字,可以概括邓小平时期。邓提出的“摸着石头过河”的名言,虽然也摸出老毛的绝路,似乎摸出了一条脱贫发财的活路,但死死抱住一党专制不放,权贵阶层又摸涨了专制,都摸成官倒,在初启的巿场,以权力掌控和垄断经济资源,都摸成了历史上罕见的大财主、大财团,且成为中国走向民主的阻力。


“发”字,应是江泽民时期“闷声发大财”的写照。权贵集团在江泽民主政时期狼吞虎咽瓜分国有财产,财大气粗地涌入官场,以政治专权扩张经济霸权,再提升经济、政治与文化领域的垄断,二代三代的红色豪门,梦想着世世代代坐江山,发大财。


“守”字,可以概括胡锦涛时期的守成特征。守着四项基本原则和邓小平路线,守着GDP别下滑,守着红色帝国天价维稳不出乱,平安地交出权力了事。


红色帝国经过这么三朝的运作,留下腐败的官场,无公平竞争的巿场,有买卖文凭的文场,加上公司化的政府,商业化的学校与医院,乃至吸入的空气,饮用的水和入口的食品,都有毒有灾,却以盛世讴歌之,以自己将代替美国称雄世界呼啸之,中国,仍永远在伟光正光晕笼罩下,似乎又从胜利在走向新的胜利。而这伟光正早就被假大空消解与代替,成了人们在网上嘲笑的昏话、滥话矣!


党国封给自己“伟光正”的关键词早成笑柄


共党给自己写的关键词,叫做“伟、光、正”,这几十年,已被自己用假、大、空与假、丑、恶篡变:一翻它65年历史,毛泽东那大跃进的以钢为纲,树木砍光,以粮为纲,喝大锅清水汤,坆墓遍山岗,以阶级斗争为纲,斗得少奇林彪和老婆江青等也死光,而革文化的命,革得八亿人只读一部小说八个样版戏,还不可怜加可笑吗?这“伟光正”,20多年前就被翻译家杨宪益先生在他的诗中加以订正,他写道:“千年古国贫弱愚,一代新邦假大空”。我读出这“假大空”三字,应是这65年共朝统治的关键词。


最近,一个狡黠的农民,在舞台荧屏,用他传播的忽悠一词,堪称他忽悠十几亿民众20年。现在淘汰了他,要换上网络写手周小平、花千芳这种典型的自干五式人物,认为他们的忽悠语言,更能对无知小青年产生迷惑与愚弄效应。鲁迅说专制只能靠瞒和骗维持统治,今天,用忽悠发展瞒术与骗术,变换其假大空的魔术,那么,忽悠一词,堪称共党一以贯之的关键词了。


中共的关键词由它的历史写就


忽悠,既是瞒和骗的发展,且是欺诈与愚弄的交织,麻醉与蒙骗的混合。一部中共党史,何尝不是对中国的词史呢?


1931年,918事件爆发,日本侵占东三省,扶持宣统做满州傀儡皇帝。背靠老子党苏联的中共,割据贑南建立苏维埃政权,与末代皇帝溥仪,共同搞分裂与割据。国难当头,又挑动地方军阀张学良搞兵变,发动西安事变囚禁国民政府领袖蒋介石。斯大林担心这鹬蚌相争,漁人(日本)得利,威胁其远东利益,日俄一战,已让日本称雄东亚。莫斯科不信中共能禦敌,反倒相信蒋介石有力量抗日。老蒋八年苦撑半壁河山熬到胜利,毛泽东在延安决定的“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扩大地盘”的所谓抗日方针,日本一投降,共军就扑向东北从苏军手中去争夺东北胜利果实,却反污蒋介石从峨眉山下来抢夺抗日果实。国军抗日,三百多位将军殉国,共军只有左权、彭雪枫两位将领牺牲(中共党史学者指出二人均非死于与日军正面做战),中共军队由抗战前的一两万人在抗战八年期间扩大到上百万人。至今,这消极抗日,积极扩张的中共,仍在编造抗日神剧,用谎言重复千遍万遍,去忽悠了上代,还想继续忽悠二代三代。


翻开中共党史,还以民主的名义,不仅忽悠了30多万知识分子涌去延安。甚至忽悠了美国驻延安工作组谢伟思等人,向华盛顿写了许多不真实报告。直到今天,中共还在以“协商民主”忽悠民众,乃至来访的奥巴马。而香港特首选举的假民主现出真象,引发一场持续70多天的占中抗议,现在北京驻港工作组想以大陆学校洗脑那一套去加强香港青年洗脑式忽悠,恐难救急了。


当下,讲中国特色,去抵抗普世价值和主流文明,何尝不是忽悠?用孔子学院忽悠洋人,继美国芝加哥大学驱逐孔子学院,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大学也停办了。而于丹教授给自己党国的意识形态披上一张孔子的外衣,也难忽悠人们哩!


我们还看到:列宁在俄罗斯教科书上,已写上德国间谍名号了,马克思还被中共用来忽悠。儿女都做成了资本主义寓公了,社会主义还在忽悠国人。社会主义阵营解体,国际主义忽悠不下去,民族主义还可救急?总之,给这65年共党专制写句关键词,我看:忽悠也适合,中共的中宣部,有人讥讽为真理部、洗脑部,再加个忽悠部,也不错吧!


只是共党沉迷的大忽悠,在这互联网民智大开的时代,苦心孤诣炮制出的一切忽悠伎俩与骗术,已面临彻底崩溃与破产,无可奈何花落去,最后只能把自己忽悠到历史垃圾堆里。

公民议报转至民主中国


2015/1/28 17:04:1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