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两会”隆重的演出了



一年一度的两会,隆重地演出在北京。以演出二字形容,乃因这政权行政,是封闭进行的,开两会才做点开放姿态,民主国家议政乃至争论决策,是公开的,独裁的中共政权,尽黑箱操作。从八十年代改革开放,每年开两会,也向世界做开放姿势,世界传媒界齐涌来,争看这竹幕后面内幕,记者竟达数千。若朝鲜那铁幕也开个窗口,挤去的记者,可能比中国就更多了。


于是,国内民众也由此可窥测点内幕,二零一二年的总理记者招待会上,就也见温家宝答记者问后,不肯下场,延长提问等待西方记者把薄熙来在重庆犯的亊,端到世界的桌面上来。因为亊涉两件与世界相关的谜,颇具新闻价值,其一是:薄一耳光把市公安局长王立军打进成都美领馆。其二是:薄妻一酒毒死英国商人海伍德。中国民众要从这点窗口或门縫,瞅出一点中国政治的黑幕,因此,不关心政治的庻众,也乐意看看他们封閉得很紧内幕真象了。


但是,参予这两会的人民代表,并非人民选举,政协委员,也多由统战部指定。甚至不少人怀揣西方国家护照与绿卡,以外国人身份来冒充中国人民代表与委员参政议政,荒诞与蹊跷得引天下瞠目,而挂人民代表牌子的,多数是官员或国企老总,政协委员也多数为进入统战圈里的可利用对象。即便那个从不投反对票的申纪兰,当了共党政权有人民代表的所有年代的代表,好像在代表山西农民,一查,她儿女全是中共级别不低的官僚,这个标本,就戳破这人民代表大会,早异化为官僚富翁代表大会矣!不也很合乎历史背景吗?当年赶着马车进北京的中共老土,下代尽开着奔驰、法拉利跑在洛杉矶、巴黎了,而人民,不是在上访路上被截,便是在外资、内资工厂里做廉价劳力了,被这些异国异族代表了。 记得三十年前,周扬先生理论探讨,写的一篇人性异化的文章,遭左派领军人物胡乔木狠批。胡乔木批了周扬的异化论,并不止住了这里的异化,这两会的代表也异化得超越北洋军阀曹锟收买的猪仔议员了吧,那些仍是中国人。


那么,看这两会,也是看北京开盛大的参政议政表演,节目与程序早订好,大戏、小戏的剧本,也早审定,生旦净末丑角色,同唱主弦律的唱词唱腔,早已安排,即便冒出不谐和的异议,也有共党党员去控制,像组织消防队作灭火式的处理。一九九零年代,写《苐二次握手》的作家张扬开罢全国政协会后,在一次餐聚时说出一件吴祖光先生的轶亊,当时,吴先生虽被劝说退党,还保留政协委员,文化界政协委员的小组会上,将结朿时,他突然宣布下次的发言题目是:批毛泽东!引在座惊讶,更引退下的文化部长王蒙委员的脸变色,他是这些委员会的组长。


那些委员,谁不知毛泽东到重庆参加抗日后的政治协商会时,苐一个为毛泽东做免费广告的,是《新民报、夜光杯》的副刋主任吴祖光,他从柳亚子那里抄来毛泽东那首词《沁园春,雪》便发在他副刋上,引国民政府治下的读者大惊:想不到这打家劫舍的匪首,还会写诗,给毛泽东抹一身文化光彩的,是这吴祖先。十一年后的反右运动,毛泽东给吴祖光回赠的是一顶右浱帽子,和北大荒雪地劳役。文化部还逼他妻子新凤霞离婚,这名演员不要名只要丈夫,也划为右派,逼做苦役害成伤残。吳祖光窝一腔火,想发洩于会上,竟被会议组长王蒙安排一伙人抢着发言,将吴先生的异议挤得找不到空隙插嘴,由此可见,批评的话语,灭于萌动,点赞的声音、颂圣的谀美,会上如浪起潮涌,这种会能开好吗。


记得战国时,齐国孟尝君养三千客卿食客,也还有冯谖这种发牢骚被珍重后,他为主公积德,后来赈救了孟尝君于危难。当代北京养的这近六千人大政协食客,却只要他们吹喇叭、抬轿子,这叫假参政议政,甚至还意欲把这假民主的运作,推向香港,差点再造六四那种血案,中南海的王公们也不想一想:史大林的暴虐政权,人们用亲爹颂他,死后三年,便还原了他这暴君。齐奥塞斯库在广场,接受十万人对他万岁的颂扬,几分种后冒出一个打倒的声音,全场便爆发如雷的打倒声,而这独裁暴君只逃亡了四天,就被处死。可见,弄些伪人民代表与伪政协委员来年年演出这种伪政治戏,劳民伤财还在其次,那些点赞、颂扬的声音,配点隔靴搔痒的话语装批评,只会像鸦片类麻醉毒品,失去对现时与历史清醒估量,且最易脱离民众,与他距离和隔阂越来越远,闹到自已被人民埋葬。

>会上,也会听到当局对贫富悬殊、税赋苛重、分配不公、司法舞弊,乃至民生危艰等弊病糗事,全部了解,开出处方式的那些条条款款治理,也说得动听悅耳。可会议一过,全是许的愿和开的空头支票,例如习近平最近又说全面深化小康建设、全面深化改革了,三十年前说小康与改革时,还没见有中国人上福布斯富豪,今天是成堆成批地涌上,不是在中国首富,而是排列世界首富前列了。许多民众勤奋三十年,还在奔小康路上。而权贵们只要几年玩点权力出租,就是大康了,那全面深化小康建设,还能给贫民百姓做望梅止渴之梅吗?


再说全靣深化改革,很明显,中国的改革,邓小平的只改经济,不改政治,这极权的政治把巿场经济已异化为权贵经济,改革的成果,已被权贵们吞食殆尽,不进行政治改革的恶果毕现,两会上,仍回避政攺,去说给民众分享改革成果,岂非空谈吗?


远在一九五一、五二年,这人民代表会在四川诞生,打造宣传底层的劳模冷月英那苐一代代表,老夫就参与了。冷月英是照陕北劳模吴满有炮制的。从劳模做代表,到文革的红卫兵头子做代表,再见到今天权贵与富翁当代表,既见到代表的变异,也见到人代会穿现代衣装的变形,却万变不离专制工具角色与作用。若北京的人民代表是由选票选出真正代表民意者,是唇枪舌战争议表决中国的命运与文明化的现代社会的追求者,那才是现代的文明社会体制吧?


作者:曾伯炎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3/7 21:11:19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