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和保护流落海外的六四第二代


作者:程凯


 
近来海外民运圈最令人震惊的话题是:89民运学生领袖、六四镇压后曾被判刑入狱的西安民运人士杨海的妻子王菁,指控“劳改基金会”创办人吴弘达性侵她的女儿和两位国内民运人士的女儿并且强奸她。王菁发表《致美国国会、雅虎董事会、各妇女儿童人权保护组织及海内外民运人士的公开信》,述说事情的经过,她已经聘请律师向美国法庭控告吴弘达。

 
我起初是通过美国旧金山湾区中国民运人士的电邮群发组收到王菁的公开信。这封公开信经《博讯》、《明镜新闻网》、《中国政治犯关注》等网站刊载,引起海外民运以及相关各界人士的关切。

 
王菁2012年5月带着女儿来到美国,首先落脚旧金山湾区。她受托作为监护人与她一起生活的另两位中国民运人士的女儿:一位的父亲为四川著名民运人士,目前身陷中共的监狱中;一位的父亲为浙江著名民运人士,被中共抓捕入狱,出狱后逝世。王菁的女儿和这两位女孩都不到18岁,她们都是六四第二代。王菁母女和其中一位女孩是经旧金山华人“人道中国”组织的救助来到美国,王菁曾带着他们参加旧金山华人纪念六四的活动,女孩们在纪念活动中演奏乐曲和朗诵诗歌,有媒体称这些孩子为“小政治流亡者”。我见过王菁母女,也了解那位来自四川的“小政治流亡者”:她14岁来美国,再也回不了中国,三年多来她的母亲想来美国探望她,中共当局拒绝发给护照,孩子跟我说,她想念相依为命的妈妈、想念牢狱中的爸爸,这孩子叫人非常怜惜。

 
据王菁的公开信叙述:2013年6、7月间,吴弘达多次从华盛顿特区打电话给王菁,表示要对她母女和两位女孩予以资助,但她们必须搬去华盛顿特区居住。这很奇怪:如果有心资助,只要每个月寄支票或者通过银行转账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她们搬去华盛顿特区呢?获得“劳改基金会”吴弘达的资助不容易,王菁不可能不遵从吴弘达的要求,于是便带着三位女孩迁居华盛顿特区。

 
王菁在公开信中揭露:她与三位女孩搬去华盛顿特区居住后,吴弘达在多个场合猥亵和试图性侵三位女孩,情形令人作呕。2013年9月9日,吴弘达又在王菁家中强奸王菁,虽未能得逞,但过程激烈,给王菁的身体和精神带来严重创伤。王菁在公开信中对吴弘达的行为有详实记述,大家可上网找王菁的公开信阅读。

 
我之所以相信王菁在公开信中所讲述的事实,是因为凡识得吴弘达其名的华人,大多都知道吴弘达当年在中国时曾因诱奸女学生和盗窃被判处劳改,属于有前科的累犯。78岁的吴弘达,1992年来美国凭借曾被关进劳改营19年的经历得到美国的政治庇护,而后成立“劳改基金会”,获美国政界众多名人的帮助和美国国会资金的支持。美国人只知道中国的劳改制度违法和侵犯人权,但他们不知道在中国被判处劳改的人并不全是政治犯,还有更多的抢劫、偷窃、伤人、流氓犯。吴弘达不是因为政治原因而是因为诱奸和盗窃而被劳改,劳改制度不好不等于关进劳改营中的都是好人,吴弘达便是劳改营中的坏人。果然,这些年来不断传出,手中握有大把劳改基金的吴弘达,屡次以资助为名性侵国内民运人士的妻子,并曾经侵吞美国雅虎公司对因发表网络言论而入狱的中国民运人士数以百万美元计的赔偿金,这是吴弘达当年在中国诱奸和盗窃继续。但受害人都被吴弘达一一摆平,因为吴弘达手中有钱。

 
从今年1月起,吴弘达停止了对被他性侵的两位女孩的资助,以作为性侵未遂的报复。之前也有一位经“人道中国”救助来到美国被吴弘达叫去华盛顿的国内六四伤残人士的女儿被停止资助,原因也与性侵未遂有关。

 
3月10日吴弘达在他自己的《劳改基金会网站》上发文否认王菁的指控。但王菁随即在《中国政治犯关注》网站上发文回应:鉴于吴弘达对她和孩子们的严重伤害,只有法律解决的唯一途径。她将把大量证据提供给法庭。

 
我们不可以在法庭受理案件并做出判决后,再发出关注和保护流落海外的六四第二代的呼吁和对吴弘达做出谴责,我们不可忘记人类伸张正义惩治恶行除了法律审判还有道德谴责。在旧金山湾区电邮群发组里讨论王菁的公开信时,有一位朋友写道:“在司法定论之前,人们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当事人的公信力、被控诉者过往行为与当前指控的一致程度,以及控诉内容的自洽性(控诉人如果不止一个、如果涉及多次发生的同样性质的行为,就增强了自洽性)。公信力、一致性与自洽性,当然不足以定案,但可以给人们提供价值判断的依据。在三者指向一致的情况下,这么多人采取一致的行动就是很自然的了。”这位朋友还指出:“如果二十年前吴宏达反共贡献最大的时候爆出丑闻,或许会有更多人倾向于相信阴谋论;今非昔比,吴宏达自从霸占师涛、王小宁的雅虎赔偿金被曝光,在人格层面早已没有公信力。”所以,让法官去做法律审判吧,而我们必须对吴弘达进行道德谴责,无论法律做出怎样的裁决,我们都不能让吴弘达逃脱道义、道德的鞭挞。一个人格极其卑劣、道德极其败坏、手中掌握大笔资金、仍有条件性侵更多被他资助的女性和可能摆平任何指控、打赢任何官司的吴弘达,如果逃脱了道义、道德的鞭挞,正义与天理何在?况且他侵犯的是我们应予关注和保护的流落海外的六四第二代和国内民运人士的妻子。

 
近几年来,海外中国政治流亡者中,多了两个特殊的群体:一个是六四第二代,一个是国内民运人士的妻子。随着中共对政治异议人士的迫害加剧,这两个群体人数日渐增多。独自流落海外的六四第二代多数是未成年的女孩,她们和带着孩子流落海外的国内民运人士的妻子们,在国内都无时不刻遭受国保、国安的跟踪、骚扰、恐吓、侮辱甚至殴打,她们逃离中国来到美国,又面临精神与生活的困境。海外民运人士义不容辞应对她们予以的关注和保护。吴弘达正是趁六四第二代和民运人士的妻子们身处困境之危,拿着美国人给他的劳改基金,卑鄙的对她们性侵犯。如果我们不去唤起人们关注和保护她们,任由她们逃脱了中共的魔掌,又落入吴弘达手中,我们怎么对得起她们在国内险恶环境中的父亲和丈夫。

 
吴弘达性侵事件已引发中国国内民运人士的强烈反响,海外民运为此蒙羞。美国的“人道中国”主席葛洵、“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还有中国妇权、女童之声等组织,都对吴弘达以资助为名性侵流落海外的六四第二代和国内民运人士的妻子事件表达了严重关注。我们也相信事件能引起美国国会的关注。你要袖手旁观、默不作声,我也无话可说,但你不要告诉我你是民运人士或人权捍卫者,因为那会因为你的沉默使得海外民运和人权事业损失了人性、良知、正义和天理。

  2015年3月18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3/20 20:22:1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