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民主斗士陈云飞

笑蜀


陈犯云飞去新津为六四死难者扫墓,成都警方出动一百多警察抓捕,真够重视的。陈犯梦寐以求拿大奖,过去虽屡屡得奖但都只是拘十天半个月的小奖,这次好像是要如愿了。他连律师都不要,提醒他请律师,他都一概拒绝,不怕把牢底坐穿。怕虎咬就不做驯兽师了,他要跟猛虎贴身博弈,早把什么都想通透了,抓他有何用?这种人只服道理,只服规矩,还就不服任何淫威,却偏偏要用淫威让人屈服,何等傲慢的傻逼。



自由民主者的血是自由民主的种子。

陈云飞君失去自由已有48小时。除了祷告,我还能为他做点什么?和他一起抵挡这夜幕下那龌龊的罪恶,当那罪恶袭来,他绝不是一个人孤独的战斗,他身后有无数渴慕自由民主的心。今夜无眠,我们和他在一起。

2013年清明,与陈云飞君南江行新津行北平行,祭扫六四殉难者。和他相处多日,知他是自由民主的力行者,非炫彩空洞说辞的口炮党。六四距今二十六年,大河奔流,泥沙俱下,还有多少人能坚守矢志?想当年六四,亿万人走向街头,当下,曾几何人许,记念那喋血街头的青春,记念那饮恨牢笼的友人。今生,我辈还有二十六年可以企望?

昨日,陈云飞君与在蓉二十几位同道前往新津祭扫六四殉难者。回蓉途中,被一百多特警劫持,其阵势非置陈死地。陈云飞君区区一介书生,何须干戈,徒见共裆,号称巨人崛起,实不过风吹即倒的野草。十年前还能唬人,今且授人讥嘲。我辈己无恐惧。求仁得仁,无憾也。一生无畏,我不倒下,谁也不能把我打倒。陈云飞君常言,坐共裆的牢是拿奖是荣耀,他拿过几次小奖,没拿上大奖。虽是笑言,足见陈云飞君的赤子情节。

这二十六年来,我看见友人不停地走进走出监牢,我为此羞愧。自由民主的果子是在自由民主追求者的血土地开花的。二十六年时间不短,排队也应轮到我。不默而生,宁鸣而死。勿自由,活也是羞耻。我辈的历史担当还须我辈承载。还是那句话,勇气改变中国,勇气是压垮专制毒菜最后的稻草。

在这苍茫夜色,我还是要将友人陈云飞君交在我主父基督的手中,因祢是公义良善的,为孤儿寡母伸冤的神,求你赐他平安喜乐,求祢立刻让他回到他亲人的身边。求祢成就我的祷告。我感谢赞美祢。我这样的祷告是奉祢的名。阿门。

2015年3月26日于达州。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3/27 21:12:2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