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下中国的假祸与假根


从百年前那首悲愤诗说起

每次见到天安门前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国号,都要想到蔡济民《书愤》咏叹辛亥那首诗:“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他怨愤民国共和的假,是总统袁世凯穿龙袍做起皇帝,毕竟只八十一天,就恢复了宪政,有选举,有分权制约。倒是毛泽东不穿龙袍穿中山服做皇帝二十七年,把这中华人共和国,变成十足的假共和,为维持这专制的假共和,从打江山到坐江山,中国付出的是八千万的头颅与生命哩。

立国,就弄虚做假,这假风假习,假政假党,假人假事,不泛滥成灾吗?

但中共能用闭关锁国,以假乱真,像养猪那么把人关起,再用宠大的宣传部门,制造各类宣传品,不停地洗脑,使人相信他说的:自由世界是地狱,专制社会是天堂,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弟兄,处于水深火热中,期望中国去解放。五十岁以上的人,谁没有接受这种革命谜魂汤的灌输呢?

结果,国门一开,发现国外才是天堂,国内俨然若地狱。如潮涌向欧美国家的留学生、淘金生意人、生态灾难与政治灾难的移民、包括贪腐官僚,都在证明中国是:奥威尔写的动物庄园。朝鲜是关着一群饥饿的动物,中国是脱离了饥饿的而巳。

直到今天,这造假巳难为继的中共,仍认为封闭是统治的绝招,无法再学明朝清朝封海闭关锁国,巳退而去封闭互联网的信息世界,明知这是徒劳,且是自杀,却无可奈何,只有这么招架着,以苟延党命于信息时代了。

弄假弄了半个多世纪还不穿帮吗

在这假共和国真专制的党团体制下,鲁迅讲的瞒和骗愚民术,专制王朝不能不仍用这伎俩。文盲众多的时代,还凑效,在打工仔已多是中学生,乃至有大专生,就不那么容易瞒他骗他们了。何况信息时代,愚民术正被信息在醒脑呢。于是,民众的较真,与中共弄假的矛盾,就无处不在了:

中共弄假民主,在大陆还可敷衍,去年,输出到有一国两制承诺的香港,就遭到八九,六四学生运动式的抗议,但邓小平式的强暴镇压,也难出手了。但他的假民主,却在世界大曝光大出丑哩。

中共给他专制穿一件协商民主的外衣,每年开两会,似乎在演他的协商民主戏,愚民还愚世界来采访的几千记者。可那些人民代表,皆非人民,尽是骑在压在人民头上的权贵与富豪,甚至有不少人是入了外国籍的,假共和国的庙堂里,尽坐些假人民,一上网,那骂声如雷灌耳哩。

中共各级人民政府的厅堂,都大书:为人民服务。却只见事事是为权力服务为官僚们特权服务,六四在天安门镇压学生后,就更撕下服务的画皮,从那以后建立的上百万武警、刑警、特警等宠大警力,对付万千冤民访民,那服务巳改为镇压了。

历史,包括共党的党史,中共毛泽东学苏共史大林,也写假史。苏共那部《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乃史大林命日丹诺夫主持编造,把史大林大清洗大屠杀共产党同志,皆写成丰功伟绩。毛泽东叫胡乔木写的《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也是如法炮制。不如皇权时代史官的秉笔直书了。而中共伪造的抗日史,编造的抗日神剧,当下,还在数百家电台播放,可是:毛泽东订的抗日方针: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扩大地盘,十分宣传,已早传播,又穿帮了。

造假,已是中共打肿脸充胖子,必需充下去的,否则,就将崩溃,就像他们都不信马教,只信金钱万能的钱教,但马克思的旗帜,还是要打下去。世界的政党,为何独有共产党养有宣传部下的宣传大军,就是要把他们的造假、说假进行到底!

历史曾有过一次由假还真的回归

中国在胡耀邦当政年代,他推行实事求是路线,一度引起由假归真的趋向,那些年,中国搞过一次打假运动,还出了打假英雄张海。就像今天的反腐运动,专制是腐败之源,也是造假之根,反不尽的腐,也打不尽的假。

中国,就仍在假话、假事、假面孔、假口号、假鼓掌、假梦想中,继续假面舞会,人代会政协会,乃是标本。

中国在八九,六四,把讲真话的人,求真理想的志士,血腥镇压后,也灭杀了由拨乱反正回归的实事求是路线。这路线的代表胡耀邦赵紫阳一气死一废除,从刽子手被封共和国卫士弄假开始,中国的假祸,就更发展泛滥了。

但是,虽然被废被囚的赵紫阳活在北京富强胡同六号,那十六年,仍在思考中国的真问题,由访他友人宗凤鸣杜导正等记录,在港出版了一部部政治遗述。他在四川五年德政,也由当年同僚或下属,口述或笔录,结集成《赵紫阳在四川》一书。这被囚的十六年中,只要他承认了反对镇压是错误,便可复出当总理,可他不像邓小平,向毛泽东写永不翻案保证书,就从江西农机厂悔过复出,再次在周恩来葬礼后,被反击右倾翻案风再打倒,他又向华国锋写保证书复出。比起赵紫阳,他像权谋小人,赵紫阳,则更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可贵人格矣!可见中共的干部机制,是淘汰君子,纵容小人!

有历史宏论认为:崖山之后无中国,因陆秀夫背负小皇帝跳海,象征中国政统道统皆断。那么,赵紫阳拒绝学邓小平做假检讨,乃是坚持高贵人格,我认为:赵紫阳被囚死后,中共内他这最后一位君子,也再难见到了。

赵紫阳也是中共最后的政治家,邓小平更像个老奸的红色政客。毛泽东欺世盗名讲个人崇拜,把伟大导师、伟大领袖等头衔堆在自巳头上,邓小平也将改革总设计师的名誉,弄在自己头上。有诗人失悔写颂邓的诗,曾用这辞褒他,而当年政治局秘书鲍彤先生说总设计师,出自他的文章。实际是:突破文革极左的坚冰,实践检验真理的标准,突破毛语录为真理标准,是胡耀邦突破的。把政教合一式的党政财文全集中公社的体制,是赵紫阳首先在四川广汉向阳公社,摘了公社牌子,解放农奴,解放生产力,成为后来上亿廉价劳力农民工,也是赵紫阳突破的。把这一切帐都记在邓小平名下,知内幕与实情的鲍彤先生不服地说:邓小平算什么总设计师,他不过是个总拍板师而已。 这种欺世盗名的手法,邓小平乃学的毛泽东,这总设计师,不仍是假的吗。

笔者对赵紫阳感悟最深的,是他离世前对杜导正先生说的两句话,几乎言简意赅地总结了中国的两个症结,认为中国的问题是:把常识回归常识,把人要当人。

他用常识,说透了社会生态是一种常态,被暴力破坏了。他呼吁把人当人,点到人在权力暴力奴役下,应恢复人的尊严与自信,一个十八岁入党、二十出头就任地委书记的赵紫阳,其见识与抱负,能突破那些红色教条的创新思维,多么难能可贵。以此对比毛泽东晚年的两句话,他害怕文革闹到山穷水尽,经济崩溃,自已被人否定,他逼林彪出逃与批邓小平右倾翻案,都是怕这两个后继者否定他的文革。所以才说自已一生做了两件事:把蒋介石赶到海岛,和文化革命,要用这两件事来肯定他。对比赵紫阳,赵是为国为民的精英汉子,老毛是贪鄙自私的奸首枭雄。

中共由流氓痞子运动起家,主要用流岷痞子破坏力造反,从延安抢救运动,反右运动到文化革命,尽打击消灭有思想有理想的知识份子,任用讲现实利益无理想抱负的流氓痞子。即便今天的共产党红二代三代,已改变了文化面貌,还有高文凭,就是大学里有不少教授,骨子里也藏着流氓痞子气,那个中央编绎局长衣敬卿,从罗马尼亚党校获马列博士头衔,做博导把山西女生导上床玩弄,他就是流氓性十足的代表。更是中共专制,反有理想的志士,只用言听计从流氓,在衣俊卿结出的恶之花。

从他们讲党性里,不仅见到奴才的顺从性,更发现流氓的狡诈性,这种假正经、假崇高、假民主真专制能长治久安,把红色江山久远地坐下去,可能吗?有了物质的硬件,,没了精神文明的软件,毛泽东讲政治是灵魂,他是实用主义,不知他灭绝中国文化的文化革命,乃是灭了中国的软实力,灭了中国的灵魂,不要干净灵魂的流氓痞子风习,才构成腐败成风贪鄙成习,官吏尸位素餐,党棍行尸走肉 历史上的蒙古、女真异族统治汉族,也未这红色异类灭中国文化彻底。蒙古人总留下了元曲与杂剧,女青人还留下考证与训诂,共朝呢?后世就只见到假大空的遗迹和长篇累牍与满街市招的错别字了吧。

作者曾伯炎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4/5 6:49:1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