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抗议日记


2015年4月6日,晴。一周没写日记到外州处理点其它事情。回来周日和李焕君陈文然到大使馆祭奠曹顺利女士。

今天我和李焕君到大使馆抗议,抗议主题是“强拆不但拆掉了老百姓的房子,同时也失去了民心”。我记得刚开始强拆老百姓的房子所占拆迁总数比例并不大,从98年开始强拆比例直线上升,达到了疯狂的地步,开发商和政府法院官商勾结,当时已经不是拆了,那就是官匪一家强抢民财。我的工厂是2001年被强拆的,在吉林省开发商公然打着政府的旗号强拆,当开发商面对被拆迁户时非常自然的说他们是代表政府强拆。我记得在长春市违规办证违法强拆导致集体访每天都有十几个团体围堵省政府和市政府门前抗议,市建委和省建设厅主管信访人员忙的向钻天猴一样,一会省里领导来电话命令他们马上到,一会市里领导打电话让他们去欺骗平息事端。向我们这些个体访民根本他们就不接待,我记得我们几个个体访民只有在集体访民和这些领导谈完后,我们才有机会抓住领导谈我们的事情,但谈和不谈一个样,他们根本就无人重视个体访民,政府认为个体访民掀不起大浪,对政府没有任何威胁。

在北京上访的人大多数访民是因城市拆迁和农村土地占用的案子,所占上访人数比例大概在百分之七十到八十。房子是城市居民半辈子甚至一辈子的全部财产,土地是农民唯一的经济来源,老百姓是去这一切政府不但掠夺了老百姓的财产,同时也剥夺了老百姓的生存权。在北京有多少访民无家可归睡在桥洞子或者捡一些朔料布就着墙搭一个小小的窝安身,一到敏感时期警察和保安就像鬼子进村一样进行扫荡全部抢走。大家想想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到底哪里是这些百姓的安身之处?贪官的盖一栋楼不费任何力气,可访民搭起一个四处漏风的小小的窝需要很长时间付出很多辛苦才能做到,而我们的人民警察不定期的进行扫荡,访民不但不敢反抗,反而还要东躲西藏,不然被抓后果更惨。当众多的老百姓处在这种生不如死的环境中,让他去爱这个党爱这个政府谈何容易???强抢房屋抢占土地已经在老百姓心里割了一个口子,政府、警察在不定期的往伤口上撒盐,老百姓的伤痛和心情很难用文字和语言表达明白。这也导致中国访民频发恶性案件的根源,政府不给老百姓一个说法,老百姓就给政府一个说法。

马永田

电话626 283 2175

2015年4月6日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


2015年3月26日,晴。我们的抗议一直持续到晚上8点,无目标的等待希望大使馆有夜间活动,一旦有活动我们抗议时间将更长,整个抗议大使馆没给增加任何麻烦,我们到使馆门前喊话今天使馆官员没有报警。

2015年3月30日,多云。今天我们还没有到大使馆就听见天津曹大姐在中国大使馆门前愤怒而高昂的抗议声音,我们也边走边喊,到使馆不长时间就有三辆警车到达,这很不正常的现象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才听说美国安全总部被人袭击,中国大使馆比邻就是美国安全部门,可能怕发生什么意外来了三辆警车。

我们姐几个喊累了就放高音喇叭,闲着没事坐下来闲聊,李焕君讲她被抓后,他的父亲到天安门抱国旗杆子,陈姐不懂是什么意思,我们就讲给她听。国内访民到天门去,是因为冤情太大,却又无处伸冤,没办法为了能够引起有关部门注意,使案件得到解决,才不得已而为之,抱国旗杆子就是一种特殊的抗议方法,因此行为很多访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有的被教养、有的被判刑、有的被拘留。总而言之在国内上访如履薄冰时刻都有被抓的可能,正常填表无人管,行为在法律规定内稍加放开,或换一句话说当地政府领导看着不顺眼就会有牢狱之灾,使你冤上加冤。

马永田 电话:626 283 2175

陈文然 电话:678 779 7778

2015年3月30日



麻雀行动抗议日记


2015年3月25日,阴。今天是天津曹大姐生日,我们提前不知道,下午四点多钟曹大姐买回一只烧鸡,告诉我们是她的生日,我们姐妹四人席地而坐,吃着烧鸡给大姐祝贺生日,虽然没有盛大的宴会,当我们苦中作乐,大家在一起感觉还是很幸福的。

每天的抗议都有新的内容,今天我们四姐妹和往日一样把条幅挂好,又写了几个小的宣传板块,大家向大使馆喊了一会话有点累了,我们开始照相,这次大使馆没出来人干预阻止,来了一个阴招报警,警察看到我们只是照相并没有干预,只是问我们什么时间结束抗议。

到了下午有几个路过的老外开始参观我们的展位,我把传单给他们看,老外觉得政府、法院抢我们的财产是非常可恶一件事,给我们照了很多像,准备帮我们发到网上去,我们很感谢他们,同时也让我们很心酸,外国人都能有一颗同情心,可中国官员是如此的冷漠。

我们站了一天真的很累,虽然天气并不冷,但长时间在外边身体还是感觉有点冷。我们快到晚上七点钟开始收摊回家。

马永田 电话:626 283 2175

陈文然 电话:678 779 7778

2015年3月25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4/7 20:40:2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