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下一個『周永康』

公 鳴、雪 笠
2015年6月11日 15:30



  去年

  2014年3月1日,昆明火車站發生毫無徵兆的襲擊事件。據傳,301事件推遲了3月3日將對周進行的庭審。

  2014年3月24日,三峽集團宣佈董事長曹廣晶、總經理陳飛雙雙免職,另有任用;此後,對李鵬家族相關公司的調查嘎然而止,杳無音訊。

  今年

  2015年6月2日,中共國資委口頭宣佈了李小琳由中國電力投資集團調任大唐電力副總。這個突如其來的人事變動令各大媒體唏噓不已。

  2015年6月11日,大陸CCTV突然播放了庭審周永康的片段,隨即各大網媒相繼彈出消息視窗:周永康被判無期!



  對比兩個案子從去年到今年前後的變化,不難發現:習近平已經在高層權力博弈中佔據了完全的主動,至少從表面上看不再有人敢發出與他相反的信號。習通過『反腐』手段,算是基本剷除政治上的勁敵了。但他的做法徹底打破了文革後鄧小平訂下的『刑不上常委』的家規,同時還把準星對準了自己的紅二代基本盤『李小琳』。如此大的動作,純粹是用硬碰硬的方式強攻政治對手,不給對手留有餘地,也不給自己留有餘地。

  不獨有偶,習近平對於底層民間發出的聲音,也是無論左中右一律粗暴打壓。律師、維權者、網路發文者……甚至在湖南紀念毛太祖的毛糞也不例外,均遭到近年來最為嚴厲的干涉和打擊。

  而介於高層和底層之中的各級政府官員,同樣慘遭文革後最為廣泛的清洗。且看那一眾官吏戰戰兢兢回望這二十年官場血路——鄧江時代是通過金錢收買中低層官員的忠誠,各自賺錢,相安無事;胡溫時代儘管暗鬥激烈,一般中小官吏還算過著平庸安穩的日子;到習王末世,中低層官僚則出現了最為頻繁的更迭,人人自危。

  為了維護笈笈可危的權力,習王不惜一切代價打壓各層次政治對手,幾乎動了所有階層的奶酪,大有要回到毛時代的預兆——當然這是任何階層的團體,哪怕孔慶東、司馬南之流,都未必可以接受的。

  在這樣的高壓下,普遍認為已經不安全的曾慶紅,很難再作出回擊了。接下來習王將面臨兩種選擇:

  選擇一、華麗地切割中共負資產,恢復八九學運應有的歷史地位,妥善處理法輪功問題,承認建黨以來的歷史罪行,邀請異議黨派和人士對話,開啟政治改革。如此,下一個『大老虎』就輪到李鵬和江澤民。

  選擇二、繼續保持高壓,抑制住來自上中下的一切反對力量。我們有理由相信,高壓之下必有高強反彈。當沒有『老虎』以後,某孤家寡人會不會成為下一只『大老虎』呢?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6/11 14:57:27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