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各级党政领导的一封公开信


  中央
  主席:习近平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
  中国驻美大使馆大使:崔天凯

  吉林省
  书记:巴音朝鲁
  省长:蒋超良
  纪检委书记:崔少鹏

  长春市
  书记:高广宾

  您好!我是吉林省访民马永田,我抱着全部的希望,几次给您寄信都没有任何消息,这就意味着我十四年的冤情很难得到解决,要回我被抢去的财产没有任何希望。十四年的上访,我耗尽了我生命的四分之一,精神上的折磨,很难用语言和文字表达,十四年来,我每一分每一秒甚至睡觉都在考虑如何要回我的财产,多少次在梦里梦见我被截访人员追赶殴打,多少次梦见在吉林省、长春市黑监狱没吃没喝挨冻受罪提心吊胆谨小慎微的活着,害怕哪位截访的看我不顺眼招来毒打和折磨。十四年来,我的母亲因为强拆,遭毒打脑出血含冤去世;十四年来,我的孩子因为强拆,被惊吓成癫痫病,孩子忍受着病痛和折磨,现在又被学校找借口赶回家无学上,我作为母亲无力给孩子任何关心和帮助,每一日我都活在煎熬和痛苦中。

  当所有的程序都失灵的时候,我只能选择特别的行动。习近平主席要来美国访问,这是老天对我的恩赐,我把我的想法和做法向各位表明——我会截习近平的车。我知道习近平是一级警卫,截车很难成功,我会在他能看到或能听到的地方采取特别行动。在采取行动之前,我会把我的事件向世界各大媒体公布,我愿意向世界证明,在习近平依宪、依法治国的今天,老百姓有冤无处诉,社会公平正义何在?

  2001年—2004年,我相信政府,在省内上访四年,我得到的结果是上下推诿、互相包庇、官官相护。

  2005年—2012年,我在北京上访八年,这八年来,我无数次被关进长春市的黑监狱,多次被截访人员殴打,打我人数最多的一次是2012年3月在省公安厅黑监狱。一到敏感时期,为了躲避截访抓捕,我多次住在寿宝庄桥洞子下。可以说,我12年在国内上访是越告越冤。

  2010年上海世博会,我本想放弃上访,到上海考察找一些项目,回归正常生活,继续做生意,谁知到了上海,一下火车就被警察包围,抓到接济站。长春市市长崔杰下令拘留我10天,教养我二年。我本该享受中国公民最基本权利,却被长春市市长给剥夺了。

  2008年年末,全国人大信访接待室李云亭处长几年一直关注我的案件,李处长说中央领导要一批有理案件,让我复印两套卷给她上报,卷我交给了李处长,中央也有了批示,当时吉林省省委书记王敏批示,副书记王儒林下文到长春市,要求必须给我解决问题,让我满意息诉罢访,没想到长春市没有给我解决问题,而是多个部门联合造假,我看到几分证明材料,使我很难相信政府就是这样给老百姓解决问题的,政府、法院、省工商局、市地税局、公证处出具了一些假材料。

  1、吉林省工商局向长春市政府出具假证,不知道什么时间我公司在吉林省工商局营业执照档案被涂改,手写部分比较明显。

  2、长春市地税局出具的假证“我公司没有办理税务登记”,现在国税局税务登记执照在我手里。

  3、南关区法院向长春市政府出具带有公章的假证:“南关区法院没有强拆我公司,对我公司强拆,南关区只是做个见证”,当时强拆我公司南关区法院去了几十人,我公司被抢的产品是南关区法院出具的清单,现在可以说没参与强拆是见证,一伙土匪在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地强拆、强抢,作为人民法院,头顶着国徽还要给土匪见证,到底要见证什么?

  4、南关区法院法官蒋莉萍出具假证,恰恰与南关区法院出具的假证相反原文抄录:我庭于2001年10月12日来到被申请执行人马永田家的被强拆房,被申请人已主动从强迁房屋中搬出”,南关区法院和法官蒋莉萍两份证词互相矛盾,一个没有参与强拆,一个是马永田是被执行人。蒋莉萍说:“我公司已经在被强拆房屋中搬出”,那么南关区法院抢我公司的货物是在哪里抢的?

  5、长春市公证处不通知我本人,不经过我同意违法对我公司房屋进行公证,当我看到这些证据却无法确认这是我公司的房屋。

  我从维权那一天开始,就意味着这是一条不归路。我于2013年2月9日,逃亡到了美国,在美国,我已经整整抗议了二年,同时给有关领导发了多封信件,根本没有任何希望。面对这样现实,我只能维权抗暴!

  马永田
  电话:626-283-2175
  2015年6月12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6/12 21:05:0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