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四兄妹死亡”事件教育责任有多大?

朱永杰



  2015年6月9日深夜,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四名留守儿童在家中喝下农药身亡。大的13岁,小的才5岁,这幕悲剧拉开幕布之后,令人不忍卒读。旧社会里,有12岁孩子就扛起养家大梁、被地主剥削得惨不忍睹的励志故事,没想到新社会六十多年了,同样大的孩子竟然如此脆弱,父母不在身边,竟然活不下去,兄妹四人一同喝药自尽。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幕悲剧呢?

  根据几天来媒体报道,我们得知,四兄妹并非因为饥饿而走上绝路。恰恰相反,三年前他们家就盖起了三层楼房,在公路边上很是耀眼。家里有几十斤腊肉,有充足的米面,存折上还有几千块钱。父亲三月份外出打工后,跟孩子们有电话联系,还往家里寄钱。母亲是去年三月份就远走他乡打工去了。家里,就剩下一个哥哥,三个妹妹,也就是四个留守儿童。哥哥在遗书里说,他早就不想活了,不想活过15岁,6月9日那天终于解脱了,领着三个妹妹喝下了农药。

  孩子的母亲外出,是因为忍受不了家暴;孩子的父亲外出,则是为了生计。这位父亲一定认为,自己赚钱养家,让哥哥吃点苦,也能照顾好妹妹,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嘛。但是,他错了,他不知道未成年人在问题和困难面前会是多么不堪一击,做出的选择会是多么可怕和荒唐。据报道,孩子的母亲已经回来,她表示当初自己无论受多大委屈也不该扔下孩子不管;而孩子的父亲还无消息,当他知道了孩子的不幸,会有什么反应呢?生不如死?痛不欲生?也许更为严重。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关于留守儿童发展命运的大问题。全国留守儿童知多少?有人说是6000万。这可能不准确,但有参考价值。要知道,中西部外出打工的人数以亿计,而且是主力军,这是个基本情况。大人外出,把孩子留在家里,要么交给老人看管,要么长期寄宿,要么就是任期自生自灭。为何外出?为了生活得更美好,家里那份田地可以满足温饱,但是距离孩子上学、修房造屋、门三活四等等花费,还远得很。不外出打工几乎就无活路,这点也是共识。于是,大人走出家门,孩子留在家里,这种状况持续了许多的年。

  留守儿童发展得好不好呢?不好,据研究,未成年人中,留守儿童的犯罪率高达27%。这是个触目惊心的数字。数千万留守儿童不能健康成长,出了问题,危害社会,我们每个人都会受到影响。即便你很富有,你也不可能足不出户,你不可能不跟他们不打交道,如果他们不安全,你也安全不到哪里去。可以说,他们生活的好不好,其实与我们每个人是息息相关的,“雪崩了,每朵雪花都不可能无辜”。

  留守儿童为什么发展的不好呢?依我看,最大的原因就是教育出了问题。天底下的父爱和母爱都是无私的,这就意味着父母都想和孩子在一起,看着孩子慢慢长大。可是,我们几十年来的城乡二元化体制,壁垒森严的户籍制度,都大大限制了打工者的子女无法跟着父母接受义务教育。虽然国家近年来为打工子女入学制定了保障入学的政策,可是遗留问题依然很多,入学难、转学难,上学成本巨大等,都让父母外出打工,不敢把孩子带出去,年年遭受生离死别的煎熬和折磨。

  未成年人最健康的成长方式就是跟父母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可是在打工子女身上,我们很难看到这些。万不得已,别无选择,只好把孩子留在家里,变成留守儿童。一旦成为留守儿童,处境就糟糕起来,危险系数就大了起来。四兄妹辍学一个月来,学校和田坎乡领导也家访过,就在出事的当天晚上,还有家访,只可惜,流于形式的家访并未从根本上起到作用,并未从灵魂深处让四兄妹感动,反而加快了四兄妹走向死亡的进程。

  毕节“四兄妹死亡”事件应当得到深层次的解读。它关乎“留守儿童怎么办”的宏大命题,他们选择喝农药死亡令人心碎,成他们在成长路上违法犯罪也同样令人不安。为此,有必要在国家层面出台政策,为打工子女和父母在一起生活保驾护航,只有最大限度地减少留守儿童的存量,才会逐步解决这个问题,有效杜绝类似悲剧再度发生。

  地址:郑州市红专路红专北街3号院[450002] 身份证号:410111196811282012 电话:13503993279

轉載自天涯論壇
2015/6/15 19:39:0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