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評論:昨日衛士,今日訪民

「越戰」老兵聚集中南海,「黨」可以走多遠?


  探 春
  2015.6.27


  近日,中共「越戰」老兵聚集中南海討說法的新聞,引起了廣泛關注。參加行動的老兵,大多已經兩鬢帶雪。當年「血染的風采」,如今已經成了明日黃花。時代的車輪碾過他們的身軀,他們卻未能得到公平的對待。晚景淒涼,顛連無告,不得已走上了集體維權之路。

  其實,這已不是他們第一次聚集。今年二月份,他們就曾齊聚廣西中越邊境。維權行動,不是開始。當然,更不是結束。

  中共當局當然是繼續封殺這一新聞,繼續漠視老兵們的訴求,為此還不惜動用「維穩」力量。哪怕老兵們曾為他們政權穩固立下汗馬功勞,哪怕鄧的復出、中共經改都受其沾溉。

  我不由得想起《08憲章》中的一句話:「執政黨壟斷了一切社會資源,製造了無數人權災難。」現在看來,這句話還可補充:「黨魁們壟斷了一切資源,製造了無數黨內災難。」一個黨,連他曾經的堅決擁護者和貢獻者也不予以幫扶和回報,何以至此?

  中共當局是內戰的勝利者,那麼我們就要問了,中共的勝利,是否就是中共集團所有成員的勝利?

  多年以前,陳誠說過一句話:「共產黨的失敗,不一定就是國民黨的勝利。」今天看來,共產黨當然沒有「失敗」——共產黨繼續在「勝利」之中。但是,「共產黨們」勝利了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中共是一個典型的極權主義組織。一方面,它用「權責原則」要求他的擁戴力量,無分所謂「民主人士」還是「黨內同志」,還是「廣大人民」——要求它們「盡到責任」,「為祖國奉獻」;另一方面,它與這些擁戴力量之間,又絕不是任何現代意義上的僱傭關係、合作關係,而是近乎于前近代的「主奴關係」——中共在定義自身位置時。中共就是用這套雙重關係,得以逞其兇焰。它既是單向的道德義務,也是單向的法律責任。它既不是等價交換,更不是什麼「和衷共濟」。「捨己為人」,最後都為了黨;「毫不利己」,最終「全部利黨」。中共的權力,都被包裝為「責任」; 而被統治者的志願,反倒都成了「義務」。「應得」和權利,紛紛變成了「福利」或是「恩賜」。這既有別于傳統等級制社會,也大異于現代私有制社會。傳統等級制社會,君命如山,皇恩浩蕩,不大動用道德話語資源; 現代私有制社會,則契約精神,等價交換,同「無私奉獻」等話語十萬八千里。

  中共惡性極權主義,就這樣猶如癌細胞一樣,吞噬著包括中共黨員在內的所有大陸中國人,而且並無停歇之勢。從劉少奇到訪民,概莫能外。喪失了基本人權的人們,極權之下,將何以自處。

  國軍可說是失敗了。但國軍榮民失敗了嗎?沒有。他們為了保衛台灣、建設台灣奉獻終生,當然是為了中華民國的大義之舉,但這份自由和繁榮,他們也當然「與有榮焉」。這份榮耀,也不儘是榮耀,而是應得的各種福利、報償。國府成立「退輔會」,對榮民的照顧既是道德義務,也是法律責任。對比對岸,我們當然可以說,中國國民黨的失敗,也未必就是國軍老兵的失敗。回頭看看此岸,我們不禁要問,中共在「壟斷」、「霸凌」的道路上,在玩弄權術和不道德且違法的「道德話語」上,究竟可以走多遠?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