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股市伤害了谁?


  近日,中国股市的剧烈震荡令人惊心动魄、目瞪口呆,其惨烈程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虽然政府的救市措施密集出台,但是犹如抱薪救火,不但于事无补,反而加剧了下跌的势头,杠杆交易、金融创新等充满血腥气的手段无疑给众多股民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对于这次股灾,金融杠杆起了很大的作用。所谓杠杆是一个物理学名词,顾名思义,它的调整幅度不应该超过90度,否则就成了滑轮了。这也是制定这项政策的本义与初衷,比如某人的股票帐号拥有10万元人民币,就可以给他最高5万元的融资额度,而现在的股市,股民的融资额度为1:2,1:3,最高可达1:10,就是说,你用10万元炒股,券商可以借给你100万元,但是你要支付利息,即所谓融资成本,因为资金越庞大,利息就越可观。

  当股市行情上涨的时候,这样的融资可以给股民带来巨大的收益,但始料未及的是,当行情下跌的时候,股市和券商们有一个强制平仓机制,就是股民把自有资金赔掉,帐户里只剩下融资额度的时候,来一个强制平仓,停止交易,券商收回融资,将股民逐出股市,这样,券商就稳赚不赔,股民却血本无归。这手段何其毒辣!试问那些券商:既然股市利好,你们为什么不用自己的钱去炒股,而要把风险转嫁到股民身上?

  既然给股民融资额度这样高,已经背离了金融杠杆的本义,干脆就叫金融滑轮好了。有一种滑轮装置叫绞车,上面的绳索叫绞索,其实当股民动用金融杠杆的时候,绞索已经套上了你的脖子,据说这一轮股市的杠杆融资额度达4万亿人民币,可见其杀伤力有多么巨大。

  与海外成熟的股票市场不同,中国股市是一个怪胎,在成熟股市,股民们追求的是股息,他购买股票是为了分红,是一种投资手段,而在中国股市,那些上市公司是极少分红的,股民们只能拼涨跌赌输赢,完全就是一个赌场,政府就是庄家,股民就是赌徒,不论股民赚与赔,交易费与印花税是必收的。那些上市公司只不过是制造了一些筹码,出卖到股市来圈钱的,至于说那些筹码的含金量如何,是极少有人去关心的。

  可怜那些无权无势的、就业无门的散户股民们,带着他们准备用来买 房治病的、孩子上学的,东挪西借的,甚至是棺材本的钱投身股市,却赔得倾家荡产、血本无归。真是欲器无泪。

  其实在中国股市的每一次涨跌之间,牛熊互掐之际,都是由政府、券商与上市公司联手对股民的新一轮洗劫。

  面对如此惨痛的局面,央行与证监会还在不断鼓噪: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增加流动性,以维护股市的稳定,这是一种本末倒置的作法,对于一个成熟、健全的股市来说,流动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稳定股价、防止股票行情的大起大落,而股价的大起大落就是由巨大的流动性造成的。这里的目的很明显,增加流动性,可以增加印花税收入。

  在今日的股市面前,所有的救市方案都不起作用,这充分暴露出监管层的无能,也显示出中国经济增长乏力、前景黯淡。

  面对日益严重的经济危机,中国的领导人不断炮制出一些动听的、煽情的、内容空洞的豪言壮语来愚弄与欺骗民众。什么调结构惠民生稳增长,什么科学发展观,什么经济新常态,什么民族复兴的中国梦等等。实际上却在处处与民争利,推行国进民退政策,将那些利润丰厚的行业都收归国企垄断经营;通过拍卖土地,不断抬高地价,制造房地产泡沫,现在又把目光瞄准了股市。但是,那些被诱惑、被欺骗、被割肉、被伤害的中国股民们,迟早会认清这个政府的真面目,那时候,政府虽然得到了财富,但失去的却是民心,损害的是它的执政基础。

  独光达
  2015年7月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