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力量关于时局的声明


  7月10日,北京警方悍然拘捕王宇、周世峰等多名维权律师,被失踪、被喝茶、被以各种不同形式恐吓骚扰的维权人事异议人士已经超过220人,此次镇压中在强迫公开认罪、株连、监禁未成年家属等手段上均有升级,我们对此表示极大的义愤,并且严厉谴责这种公然践踏人权,明火执仗与人民为敌的违法行为。目前抓捕正在全国进行,联系到前一阶段对吴淦等维权人士的非法拘捕,种种迹象显示,这一轮的大规模的对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的强势镇压,是中共习政权有计划有步骤的清洗民间力量的行动。

  2015年7月12日,著名藏人良心犯、佛教精神导师丹增德勒仁波切于中国监狱中去世,中共当局拒绝提供死因证明,完全不顾家人的正当要求,强行火化尸体,并对抗议的藏人民众实施暴力弹压。

  近年来,中共当局以镇压暴恐分子的名义,在新疆及其他地区对维族人士实施滥杀,事前事后从不向公众提供任何证据,最近一个时期这种滥杀行为呈加剧之势。

  中共习政权在遭到香港人民否决强加给香港的所谓“政改”方案之后,立即启动了人大立法机器,悍然通过所谓的新《国安法》,为镇压寻找法律支持。这个所谓的《国家安全法》跟中国的所有的法律一样,法律界限模糊,预留了无限的解释空间,释法权操控在中共手里,而尤以此次的《国安法》为甚。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国安法》这个金钟罩之下,中国人民,包括港澳人民,自发的维护宪法所赋予的基本权利的斗争将会遭到更加严厉的肆无忌惮的镇压。中国从此将会进入一个警察权力更为泛滥、更为黑暗的独裁统治时期。

  习近平上台以来,以高调的反腐作为其施政的特色。可是这种有选择的、以党纪代替法律,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依靠告密和以钦差大臣暗访这一类的封建皇朝的反腐方式,表明习政权思维方式还停留在封建皇朝的阶段。不遵循现有法律,以践踏法律来整饬吏治,这种所谓的反腐必然只是治标不治本,只能暂时博取一点民心,获取几声喝彩而已。习政权是中共官僚集团的最高利益代表,所谓的反腐风暴,目的是维护这个集团的政权稳定,但是反腐本身的行动却又在朝着否定这个集团的合法性--反腐即反党--方向的发展,这就形成了一个不可解决的悖论,这就跟抓住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一样。所以反腐注定是要以失败告终。习政权不思民主变革却期望以反腐收到遏制中共不可救药的腐败并藉此立威,如今反腐做成了一锅夹生饭,滋生了从党内到党外更大的权力危机和政治选择困境。于是习政权转而祈灵思想专制并向民间开刀,幻想以强力清洗民间人权民主力量来稳定权力,走上一条比其前任更加左倾独裁的道路。

  跟毛泽东、邓小平所有的共产党人一样,习政权是迷信暴力的,深信制造暴力恐怖就能稳定危局,以保共产党千年帝国不变色。“民不畏死,奈何以死畏之?”在民智开启的信息化的今天,依赖堵塞言路,愚化蒙蔽,镇压恫吓来维持集权统治,可能适得其反!习政权在反民主的道路上已经明显超越其前任,在其执政之初人们希望其秉承乃父的宽厚仁慈的善良愿望完全破灭了。我们相信,这个志大才疏、“红卫兵治国”的新独裁者不会是共产党的一个中兴之主,更不可能是中国走向民主融入世界文明潮流的希望,相反他的刚愎自用、迷恋权力、迷信暴力、控制思想钳制言论的倒行逆施将会把中国带入更大的灾难中。

  山雨欲来风满楼。当今中共政权危机四伏,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但是仍然具有巨大的政治经社会资源对民间实施残酷打击,苟延其政权的生命。追求中国民主的所有人士,应该对此有清醒的认识。中共为了挽救危局,所祭出的暴力救市,出笼国安法,悍然抓捕民间人士等一系列昏招,并不表明习政权的强大,相反,这种穷于应付的局面,说明习政权黔驴技穷,左支右绌,只能加速天怒人怨。百年中国,民主路充满荆棘和艰辛。志士仁人前赴后继,可歌可泣,在人类文明史上书写壮烈篇章。今天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拐角,面对新的时局,我们需要严戒浮躁,脚踏实地地准备民主变革最重要的必要条件:我们必须继续集结,凝聚力量,坚定信心,对中共政权的清洗不断进行战略反弹,形成中国民众认同信任、国际社会关注支持、可持续的、有全局生命力的民主运动。

  2015年7月18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