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抓捕:行将崩溃的中共恶行

文/任协华



  对死磕派律师的大肆抓捕,其实质在于以习近平为首的暴政集团,对其统治地位具有着非常统一的认识,尤其是在股市及金融剧烈震荡、几近崩溃之时,这种既不择手段,又公然以反动面目出现的疯狂举动,正好说明了党国统治已逼近末路,正作垂死挣扎,试图毁灭大陆一切以法律为武器、积极捍卫人权的正义之士,此次被捕人士竟然多达数百名以上,并且就目前为止还在继续,更说明了大陆共产极权抱着不惜一切代价的疯狂,来延长其统治寿命的意图。

  反之,对这种由暴力极权对维权律师进行公开抓捕的行径,不仅验证了习近平所谓的依法治国无非是一纸空文,同时也揭开了以共产集团为核心的大陆极权体系,对人权的侵害和践踏,当一群统治者彻底抛开法律,面带狰狞,露出手中的刀把子时,则又同时连接起了从维权律师到社会底层民众之间的黑色地带,那就是,拘捕律师的实质不仅是要打压为维护人权、民权而奔波呐喊的法律从业人士,同时更指向了律师之后的普通民众,这种逻辑,就是极权的逻辑,是建立在欲彻底摧毁一个地区的司法运行的阴暗目的上,并且誓要将大陆民众的人权,消灭在党国的版图上。

  7•10大抓捕是习近平窃取民众政治权力上台以来,在一系列不间断的对民主人士和维权公民不断打压后,再次以反人权的举动所打造的一起骇人听闻的政治性迫害事件,以达到在极端危机之后将共产帝国维系在更为邪恶的悬崖上。纵观习近平掌握中共最高权力以来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指向对大陆民众、民生进行各种凶残的打压和剥削,将维权法律师抹黑为“重大犯罪团伙”的口吻,说明了极权体系的邪恶特征,是中共实行恐怖政治的实例,律师依照现行大陆司法进行合理的法律服务,以争取在极权黑幕下少有的光亮,这种艰难的行动背后,所体现的则是律师作为个人所遵循的追求社会公平的原则,然而,这种值得称道的付出却为大陆当局所不满,究其原因,无外乎维权律师挑战了党可以凌驾于一切法律之上的党国规则,由此,势必要将这种追求民主公平的努力扼杀,并为此做下武力污蔑、威胁谩骂、肆意栽赃的勾当。

  同样,针对维权律师所进行的约谈、警告、抓捕、逼供、失踪、绑架等手段,也意味着习近平的红色江山正在一刻不停地为将大陆打造成一个恐怖体制而大动干戈,先不说此种行径必然要遭到国际社会的侧目与指责,仅就大陆本土而言,习近平空口白话一般的伎俩早就随着他的各种邪恶举措而彻底消亡,所谓的反腐败甚至已经成了中共自身最大的负担,并且正在以噩梦一般的玩笑,邀请中共走向灭亡,而这种自造的孽障,大抓捕即是中共接受邀请的明证。

  大肆抓捕维权律师、民主人士,其意图所指向的实质即是针对大陆现实中日益蓬勃发展的公民维权运动,而之所以维权民众的数量呈几何级增长,又得归咎于中共及习近平所推行的越来越严酷的维稳政策,就在前不久,习近平前往某地视察,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揭示了在欢迎队伍中一个喊冤的妇女被直接带走,这种直接向最高权力者进行申冤的事件,明确的只有一条,那就是中共统治下的民众已经到了难以存活的境地,由此,对维权律师的抓捕,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所谓温和维权的破灭,而是指,即使你只在心底企求一个公平,那也是对习近平极权体系的巨大不敬,势要将你所有的一切抹杀,用尽种种手段,进行压制和歪曲。

  其二,因庆安枪响所引发的吴淦“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同时又是这起大抓捕事件的线索,尤其是锋锐律师事务所,这些年来,勇于在黑暗重重的大陆撕开专制极权的铁幕,将维护民众权益作为其使命所在,不惧危险,敢作敢为,这种承担社会责任的形象,势必早已被中共视为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而中共又在假惺惺地规定向宪法宣誓之后,又公然立法,以保护国家安全为名,进行并为彻底封锁通讯及网络信号打下伏笔,紧接着又发起大肆抓捕律师的行为,这种举措,既显示了中共对底层抗争运动在大陆风起云涌的形势感到恐惧,唯恐政权不保,又自以为手中拥有大量物力财力,可以对一切反抗的声音和行为予以坚决镇压,然而,中共在习近平的疯狂反动和一系列侵害人权无视一个国家基本法律准则的情况下,已显示出的则是,大陆中共极权已经接受了来自死亡的邀请,这即是他们走向溃败和末路,以及最终分崩离析的开始。

  大陆网友有诗云:歧山无新路,煤山候新主,暗示的不仅是中共如崇帧般的最后结局,习近平这位暴君式的中共党魁,带着粗俗不堪的红卫兵记忆,登上中共权力的核心,却一而再、再而三干下昏庸残暴的恶事,他的所作所为,每一次都在戳穿着“为人民服务”的谎言,而大陆底层抗争的脚步,不会就这样被轻易扼杀,相反,大抓捕所突现出来的红色恐怖,将会很快成为敲响埋葬中共的钟声,由击毙徐纯合开始,到抓捕参与庆安事件的吴淦,再到抹黑吴淦律师王宇,株连吴淦亲属,迫害王宇家人,再到大范围抓捕维权律师,从这条线索,我们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中共对大陆底层反抗极权的恐惧,这种不顾一切撕破脸皮的反人权行为,就是中共疯狂的真实写照。

  死磕派律师长期坚守着为大陆民众及一切蒙受中共不白之冤的人士,进行法律和道义的援助,死磕所表明的就是对正义的追求和对底线的坚持,中共极权之所以对死磕派律师恨之入骨,正是在于死磕首先是对专制共同体下特权的反对,是个人和律师团体的尊严所在,也是人生价值的体现,很多人臆造什么江派和习派的较量,或者以习仲勋曾是党内开明人士为由,对习近平予以幻想,这其实是一种一厢情愿的看法,习近平更愿意展示他粗暴、冷血、愚蠢的一面,这种粗鄙,就是中共的象征,也就是共产党与土匪混合的暴力独裁体系。

  事已证明,在正义与追求民主和极权之间,不存在什么中间或缓冲地带,大陆民众正在用他们的反抗行为,为中共当局的黑暗政治送上终结的预示,律师是抓不完的,如同追求民主公平的决心一样,中共在四面楚歌声中所作的一切反人权的行径,终将要得到清算,这是历史的要求,不可能有谁能够逃脱,而对于这些被抓捕、失踪、约谈、警告和受到牵连的死磕派律师,他们一定会看到,在他们身后,站着千千万万的大陆民众,这是来自社会底层的支持,是大陆反抗极权的最终参与群体,也是要求司法公正和民主变革的群体,这是从被动维权到积极要求反抗极权的开始,也是死磕派律师依然不会就此沉默的动力所在。

  2015年7月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