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暴跌开启30年权贵经济的末路狂奔

杨建利



  2015年6月15日——这一天恰巧是习近平的生日——中国证券市场中的“改革牛”轰然倒下,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上证指数下跌将近30%,而这还不是此次股灾中最令人吃惊的。面对跌势不休的股市,中国政府竟然出动由两名公安部副部长带队的警察力量打击“恶意做空”、“集中抛售”,中国证监会则以新闻检察官的面目出现,强调“我们对推测性报道是有规定的”,要求推测性报道必须与证监会核实,种种“头疼治脚”的做法显示管理层面对股市暴跌时的慌张失措。

  但是面对A股动辄每天一万亿两万亿的庞大交易金额,这些做法最终都不太可能见效。除了于法无据和监控难度的限制,中国政府面对的毕竟不再是2007年每天一千亿左右的成交金额,更不是2001年时每天大约100亿的成交金额,在圈钱的诱惑之下,仅仅二十多年时间,沪深股市已发行A股股票将近2800支,市值突破70万亿,必须拿出足够多的资金才能在这个大市场中扑腾出点浪花。

  救市如救火的情势之下,管理层在七月初终于不得不放弃空口喊话,除各种非市场化的支持之外,开始搬出真金白银,对这一数字,目前有2万亿和5万亿的说法,但二十多天的救市效果了了,六根阳线的上涨转瞬就被两根阴线吃掉,匆匆赶来的“解放军”成了各路资金的美味小吃,救市资金下一步面对的问题可能根本就不是如何救市,而是如何自救。多少年来,中国股市被国家资本以及大大小小的庄家控制,成为吴敬琏所说的没有规矩的赌场,虽然股民无法看清赌场老千的具体手段,但管理层对规则的任意修改利用,政策上的朝令夕改已成民众基本认知,那么,我们可以想象,世界上最聪明的骗子是什么下场呢?下场只有一个,什么都骗不到。因为他实在太聪明狡诈,以至于几乎每一个都知道他太聪明狡诈。总之,行骗次数太多太成功,接下来就不好骗了。目前来说,许多散户采取一种十分理智的做法,就是利用管理层不得不救市的心理,逐步减仓以减少损失,甚至利用国家救市的拉升来做短线盈利,而这也恰恰是救市者最怕的——无人追高!股指稍稍攀高就被对市场不再有信心而等待良机退出的股民抛售削平。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出来喊话也不再有用。这样一来,管理层可以用来救市的资金只能越来越少,而股指却不可能再有大的恢复。对中国政府来说,下跌固然令人恐惧,即使股指不涨他们就已经输了,因为他们原本的打算是借助牛市行骗。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股票市场下跌压力依旧巨大,其实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股票需要寻找合理的市场定价。2014年下半年开始的这一波股市上涨被称为“改革牛”,但在中国实体经济萎靡、经济下行趋势明显的大背景下,这一波涨升来得如此“任性”,还是有点出人意料,应该是反映了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中央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的意愿。对于习近平拉升股市的意图,一般认为有为地方债、企业债解困,寻找新的资金蓄水池,人民币贬值压力,推动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等,但我以为,除了这些之外应该还有一种考虑,那就是在经济全面下滑的趋势之下,试图以虚拟经济的繁荣提升全社会信心,刺激国内消费的增长。股市的发展对有效配置资源是极为重要的,也是解决中国经济过度依赖投资拉动的途径之一,但精细而复杂的股市发育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必须以法治为依托,我们甚至可以说,一个股市的真正价值首先不在于发行了多少股票,而在于与其匹配的法治水准。遗憾的是,我们看到尽管习近平标榜依法治国,但其对法治的蔑视程度已超过江、胡二代,我想,如果习近平把会见周小平的时间节省下来,把抓捕记者、律师的劲头拿出来认真进行法治建设,中国股市价值提升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但和许多太子党出身的高官一样,我们看到习近平及其团队贪大求全、好大喜功,却恰恰不肯做具体扎实的培育工作,凭着他对法治的蔑视和对权力的自信,他凭空发起了这场所谓“改革牛”的堂吉诃德式的股市大冲锋,结果却是铩羽而归,摔了一个鼻青脸肿,显示权力对社会的掌控能力下降。此时也许他开始明白胡锦涛的“不折腾”里包含着中共政治的某些智慧吧。

  2015年在中国经济史上将是十分重要的一年,股市的暴跌预示着中国权贵经济黄金时期的终结和权贵经济末路的开始。众所周知,中国股市和中国的上市公司以“不分红”闻名于世,在这个市场上,投资与回报从来不是最主要的关系,这个无规则赌场创办之后,和中国其它领域一样,完全被权力控制,被权力利用,用来服务于“国企脱困”、“盘活国有资产”、“做大做强”等政府意图,权力在这一市场上从来不是单纯的监管者,而是主动性和掠夺性的参与者。2015年的这一场股灾可能是权力在中国股市的第一次失手,这就像一支军队派出的抢粮队屡屡得手,可唯独习近平的抢粮队被空方对手包了饺子,由于这次的抢粮队规模过于庞大,习近平不得不救,同样重要的是,股市上涨和所谓的反腐,已成习近平的主要“政绩”,中共党魁的面子历来就比天大。无论是为了自救也好,为了面子也好,现在管理层必须不停派出救援力量,而每次派出的救援力量却会再次陷入与空方对阵的消耗战的巨大包围圈,进到一个无底洞里,慢慢被拖垮,这样的消耗和股市崩盘一样,必然引起经济领域的连锁反应。

  问题是,习近平之所以派出这样一支规模庞大的“抢粮队”,不是因为他比其它中共领导人更爱好抢粮,而是因为他粮草困乏,不得不抢。自2012年中国出现明显衰退迹象以来,民企哀鸿遍野、跑路声此起彼伏、地产有价无市、影子银行风险山雨欲来,对这样的经济状况,即使中国政府玩弄“新常态”、“下行压力较大”等文字游戏,也掩盖不住问题的严重程度,更严重的是,由于权贵对经济的掌控程度越来越深,由于贫富严重分化,货币的巨量发行也难以刺激经济有效增长,中国经济陷入一种生产过剩、货币过剩同时存在的状态,地产经济的难以为继让生产过剩和货币过剩的事实同时凸显出来,而一旦地产价格下跌,银行风险必然迅速上升,除此之外,地方债、企业债等难以准确测量的黑洞又将使多少金融资产化为乌有!

  这是“六四”以后中国权贵经济发展的恶果开始显现,只有从权贵经济的病根入手才有逐渐解决问题的可能,而这需要的绝不仅仅是经济改革。由习近平新一届政府凭空拉升股市和暴力救市的做法来看,其对于中国经济的病因、病根缺少足够认识或者说不愿正视这一问题,只幻想通过政府权力和信用拉升股市,让民众再次为其所谓的“改革”买单,完全是不顾市场规律的一厢情愿。而在股市暴跌后,央行、财政资源之外,中央政府随意动用行政力量,以强迫命令乃至威胁的手段进行救市,可以说是完全乱了章法,是不计代价不考虑长远的做法。这一做法的另外一面,是让我们把中国政府的经济底牌基本看清楚了,近三十年来,由权力主导、亲缘、寻租关系寄生的权贵经济走过了快速发展的阶段,现在是其负面因素集中暴露的时候了,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权贵经济的主要特点就是让数以亿计的底层民众因被剥夺政治权利而在经济上无力逃脱贫困,而掌权者则通过对法治的蔑视迅速累积无法进入消费领域的巨额资产,这种极其严重的贫富分化,最终使投资、生产、消费都难以为继。

  事实上,在“中国模式”的漂亮外套之内,中国经济的内里早已是处处破洞,捉襟见肘,中国股市虽以不透明而广受诟病,但由于股市相对公开运行的特点,它绝不是中国经济最糟糕部分,权力最任性的部分,经济风险才是最大的,这当然包括地方债的黑洞,包括庞大而低效的国有企业,包括过度泡沫化的房产经济……经济的糟糕状况使中国政府只能依靠统计局的神奇力量才能维持体面,但2015年二季度GDP增长率7%的谎言已被民间乃至半官方学者揭穿,7%这个十几年来最低的增长数字都需要靠作假才能维持,对于有着强烈GDP依赖的中共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如果说股市的暴跌让表面上信心满满的习近平灰头土脸无言以对,那么可以预言,2015年接下来的时间以及更晚一些时间,习近平的难题会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经济上的隐患将不可避免地接二连三爆裂开来,这不是算命,而是基于常识和经济规律的预言。而在这些风险爆发的过程中,习近平能用的手段已经少得可怜,甚至可以说,在经济规律这个真正的“宇宙真理”面前,他将几乎没有招架之力,而我们还没有谈习近平将要面对的社会和政治风险。

  近三十年来这个政权和GDP紧紧地捆绑在一起,GDP的快速增长几乎是这个政权唯一合法性支撑,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共绑架了中国人而GDP绑架了中共。最近这一番“执意做多”被“恶意做空”引发股灾到“枪杆子里面出牛市”、只能升不能跌、只能买不能卖、、、使得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和股市又紧紧困绑在一起,不夸张地说,习政权被股市绑架了。可以预言,类似的捆绑会越来越多,一个政权的合法性和越来越多的社会、经济、文化甚至自然环境指标捆绑一体而被其绑架,正是一个专制政权独裁统治表面强大而内里脆弱的征兆。

  迄今为止,习近平手里也许只剩下两件真正可以派上场的大杀器了,那就是:印钞和军警。

  根据近三年的观察,我不怀疑习近平祭出最后这两样宝贝的魄力和勇气,也许,2015年之后,对习近平来说,所谓的经济问题可能会被简化为一个印钞问题,而更往后,可能将不再是经济问题了。

  2015年8月3日

《公民议报》与《香港花生台》联合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