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紀念徵文
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263

一場「動物農莊」式的抗爭


  文/江飛宇
  2015年8月10日

  這陣子在台灣,有一場反對歷史教育內容的抗爭剛剛結束,但是相關的波瀾卻仍在盪漾。這場抗爭的起因,是目前執政黨打算調整現行歷史教科書內容,將現行偏日本意識的二戰歷史看法,改回原本同盟國立場的描述,卻造成目前在野勢力的不滿,又因狂熱學生為此事輕生,使得事件更為擴大為長期抗爭,以佔據教育部庭院的方式,並對教育部長吳思華點名批判,壓迫教育部長接受年輕學生團體的請求。

  這事件在台灣社會出現兩種聲音的拉鋸,一種是支持調整課綱,多半偏向是泛藍立場,認為我們現行國體中華民國,是二戰的戰勝國,就應該以同盟國的立場來描寫二戰歷史;至於反對課綱者則認為,當時台灣是日本的海外領土,當時 的確是與同盟國為敵,所以應該以日本的立場來描寫二戰歷史,這兩種看法也許可以討論,但是抗爭者卻是以逼迫的形式,命令停止課綱修正,完全沒有討論的餘地。

  在此筆者我以自身的經歷,與大家分享我所見識的過程。雖然年輕學生自稱自由主義,自認爭取民主對抗壓迫所進行的抗爭,但實際上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筆者在日前(2015/8/4)在演講提問時間的場合,以反問的方式與抗爭團體進行對話,其問題就是三個重點:

  1.本次的歷史課程修訂,在過程上與過去並無不同,抗爭者指控現行版本是專斷黑箱,並不正確。

  2.日本的確在二戰是戰爭的發動者,並給亞洲各民族地區國家造成巨大的痛苦,我們歷史教育是應該詳述這方面的。

  3.反對者指控現在政府違法,卻說不出違法於何處;相對的佔據教育部庭園及停車場,這更是違法。

  我所說的這三個重點,自詡都站在法理基礎上,但抗爭者並不回應我所提的重點,而是一味的對我大喊「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台灣不是中國的!」、「台灣是獨立的國家!」,他們不對我的意見有任何回應,而是一直以口號式的對我大喊這三句話。

  在這混亂的叫喊中,我想起了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警世小說《動物農莊》Animal Farm當中,一位名叫拿破崙的領導者豬(在故事史,豬是農莊的主要領導者),出現與拿破崙不同的意見時,就會有以獵狗組成的親衛隊,對質疑者大喊「四條腿好,兩條腿壞」,不管這個議題是否與人類(人類為兩條腿,是農莊的敵對勢力)有無關係,只要拿破崙遇到質疑,忠貞的獵狗群就會對著質疑者大罵「四條腿好,兩條腿壞」,哪怕議題談論的是農莊的風車是否該重建,或是動物們如何公平的分蘋果,最後永遠都是在「四條腿好,兩條腿壞」當中,由拿破崙的意見獲勝。

  我能理解他們對台灣前途的看法,但是我並不明白,這與歷史課程修正有什麼關係?這與日本是二戰侵略者,又有什麼關係?難道因為台獨,所以無法面對日本侵略的歷史,這是什麼道理? 我感覺到,這群學生與群眾,就是機械式的高喊口號,沒有思考思辯的能力,只能死抱著口號在對抗異己,與動物農莊當中,拿破崙親衛隊的獵狗群,差異並不大。

  雖然《動物農莊》是在諷刺共產主義專政下的情況,但是,民粹狂熱的場合,也會出現類似的荒謬。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紀念徵文啟事: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263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