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紀念徵文
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263

閱兵和帽子


  文/探春
  2015年9月3日


  中共當局的「反法西斯閱兵」,即將粉墨登場了。閱兵的主角,不是習近平,不是潘基文,不是普京,更不會是連戰,而是——帽子。帽子的懸念。

  閱兵進行中,習近平肯定得向戰士們「脫帽致敬」。儘管習某人屆時不大可能戴上帽子,他那脫帽致敬的意思還是要有的。這是其一。

  其次,天安門城樓上,想必是「冠蓋雲集」。這些大人物們儘管都不可能戴帽子,卻毫無疑問頭上都有了一頂頂無形的高山冠、進賢冠、獬豸冠。尤其是習某人——如果有個「禮臣」給他設計一頂「軒冕」,他必定樂於「服周之冕」——事實上,習某人何嘗不把這次閱兵當成是他的加冕儀式?中共建政六十六年來,這還是第一次以抗戰為由頭的閱兵,其餘都是「國慶」閱兵。2014非「逢十」,2019等不及,這次閱兵中習的個人意志色彩,濃厚異常。底下受閱的部隊、將官,難免也要「照鏡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了罷!

  脫帽,然後加冕,此其二也。

  99年、09年的兩次閱兵,江某人,其實都是主角。99年,那是標誌著他戴上皇冠加冕的閱兵;09年,那是他餘威猶在、掌控全局的閱兵。

  時移世易,老江權勢早已昨日黃花。「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江澤民會不會出席閱兵?江澤民會不會出現在天安門城樓?他能不能戴上這頂帽子?這是第三個有關帽子的懸念。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這次閱兵,受閱部隊會戴上什麼樣子的帽子?

  我們都知道,無論是「百團大戰連」,還是「平型關大捷連」,在當時都是隸屬於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的。理所應當地,它們的軍帽上,理當鑲嵌有青天白日徽。那麼問題來了?它們是否應當戴上鑲有青天白日徽的軍帽?連爺爺,你認為呢?

  從綵排的場景來看,不管是百團大戰連還是平型關大捷連,抑或是劉老莊連甚至劉老根連,它們帽子上卻是空空如也。難道不應該鑲上點啥?

  鑲,還是不鑲,這是個問題。

  鑲的話,鑲什麼,這也是個問題。

  鑲上紅星?不對不對,我們閱兵慶祝的是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不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北上抗日八十週年。真要弄上紅五星,未免有些穿越,友邦驚詫不說,回來的連爺爺面子上也掛不上——來自星星的你?

  鑲上青天白日?不好不好。連爺爺開心了不假,小馬哥肯定皺眉頭——你習大大這是意淫統帥國軍吶?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們、今年紛紛向馬克思報到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們肯定不干了——我們才是中流砥柱!我們不是拍橫店大捷,沒必要太尊重歷史!我們要明確立場,不要只問真相、搞歷史虛無主義好不好!紅二代恐怕要暴跳如雷:習包子你個兔崽子!沒參加過長征還充紅二代,難道想投靠國民黨?!

  那麼,什麼都不鑲,依照綵排來?看來這是最可能的一種結果了。

  原來啊——習大大強力治軍,治到了七十年前。他率領手下天兵天將,穿越到了抗戰時期,強行摘下了共軍帽子上的所有青天白日帽徽!

  這就是我們極有可能碰到的閱兵場景——帽子的故事。

  最後說一個故事。

  項羽滅秦后,有人建議他就以咸陽為都城。項羽卻說,富貴不回故鄉,如同錦衣夜行,誰知道呢?這人聽了,就咬牙切齒地說:「我聽說楚國人都是沐猴而冠,果不其然。」項羽聽了,火冒三丈,當即下令把這不識好歹的傢伙砍了。

  項羽殺了「卿子冠軍」,自己卻成了「沐猴而冠」,有趣。

  什麼叫沐猴而冠?臭猴子帶上人的帽子,裝模作樣。肥豬往鼻子里插洋蔥,烏鴉往身上涂羽毛。原來,西洋童話里,自以為是的動物們做的也是相同的事情。

  對於習某人而言,2013只是「即位」,2015年9月3日才是「正位」。

  對此,我們奉勸他和他手下的馬仔們——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正冠。

  我們也奉勸連戰前副總統——華夏衣冠,唯在台灣。

  I venture to say, the most likely result is: no cap in the soldiers’ heads at all.

  To cap it all, the Communist Regime still whistles over our caps like an east wind.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紀念徵文啟事: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263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