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焦點:習近平訪美】

--- 觀 察 ---

維權,對抗中共暴政必經之路


公 鳴



  維權,是指為維護個人或群體的合法權益所進行的行政及司法訴訟。在中共統治下的大陸,「維權」演變爲特指個人或群體的合法權利受到侵害后,在公正的司法解決途徑受阻的前提下,與侵權主體進行的公開社會抗爭的行為。在這裡,侵權主體可能是企業、政府、司法機構、個人;被侵權人則多是個人,或是弱勢群體。

  在一個司法公正的社會環境下,所謂的「維權」、「上訪」理應是不該存在的。愈來愈多突破司法常態的維權行為足以說明,在中共的產統治下,社會司法不公、法治體系失效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黨治代替法治,黨權壓倒民權。

  一、中共看待維權和維穩

  當中共統治體系日趨崩塌,「穩定壓倒一切」的口號已經從中央貫徹到縣鄉一級。早些年用GDP考核官員的機制已經不是主流,「穩定」取而代之,成爲衡量官員業績的重要指標。

  習近平執政以後,「維穩」在各大城市已經實現網格化,派出所片警除了日常工作以外,還必須照顧形形色色的「不穩定因素」,各主要路口、車站,機場防爆車、全副武裝的警察、警犬已經到了全天值班的狀態。

  在此機制下,無論個人是否受到什麼樣的權利侵害,無論其訴求是否正當和適度,只要有損「穩定」因素,一概撲滅。個人的網絡、手機、短信都受到嚴密監控,一有風吹草動,各級別警察馬上出動「查水表」,協助調查干擾活動,直至關押收監。冤屈者數不勝數,譬如唐荊陵、浦志強、王藏、屠夫等等等等。中共採取的措施是將大陆国民社会关系沙化,人們很难集聚起来,形成有效的政治活动。

  二、維權的主體

  (一)、個體維權

  一旦個人權利受到侵害,無論出自法理還是人倫,多數被傷害的個體必然衝破阻礙進行維權。這裡所說的「維權」包括:上訪、訴訟、街頭、信息傳播等等甚至血仇(幾年前的楊佳、5月西安釘子戶殺死強拆主任的例子)。這些為了維護自己受到侵害的權利而做出的抗爭,在當下社會,都是值得讓人尊敬的「維權」行為。

  當然,作為文人墨客,在網絡上發文章、轉帖子,某種意義上也是在維權,是在維護我們早已經喪失的話語權、爭取著日益消失的言論自由的權利。

  (二)、小群體維權

  維權律師為了當事人的權利四處奔走,律師職業執照被吊銷,甚至進了監獄,這樣事情數不勝數。甚至中共當局稱他們為「維權律師」,哪個律師不是為了維護當事人的利益呢?中共的這種可笑稱呼,也看出了這些良知尚存的律師,的確成為了中共當局的「麻煩製造者」。徐純合事件中,那麼多律師前仆後繼湧向安慶,主流媒體感到巨大壓力,在民間引起巨大的憤怒。

  我們不難看出,在小群體維權事件中,不論有無律師參與,且不論事件最後結果如何。每一次,此類事件都能在全國範圍乃至更廣泛的範圍得到傳播,非常容易得到社會力量的幫助和支持。例如:唐荊陵、王藏、屠夫,他們入獄后,家人都得到廣泛的社會援助。這些援助力量,終將在這些個人節點上得到不同程度的整合。

  (三)、大規模維權

  大規模維權事件,似乎總是被很多人忽視,在他們的眼裡並不認為這些事件是維權事件。從全國各地發生的反PX遊行,到雲南晉寧燒死強拆人員、四川鄰水發生的與特警對抗、浙江發生幾千民眾圍攻城管,幾乎每個月都會發生。這裡我要強調的是,大規模維權是當前民間對抗中共統治最有效的方式,沒有之一。

  為什麼會引發這種大規模的群體行動呢?當前的各種事件嚴重侵害了某個地方眾人的權利后,當這種侵害程度達到某一節點,便會引發地方大規模的維權抗議活動。在很多情況下,這些活動從人數上已經超過了中共地方當局維穩力量的鎮壓能力。同時,如果實施強行鎮壓,後果也必然對地方當局不利,因此能迫使地方政府作出某種程度上的讓步。更為積極的意義是這些維權活動之後,能迅速讓分散各地一些本不認識的人形成一些鬆散性的團體,為中國未來民主進程打下良好的基礎。

  在把維權活動按照規模進行分類之後,我們不難發現,面對中共日益殘酷的統治和壓迫,無論你想壯烈的抗爭還是想安穩度日,個人權利都會被體制侵害;不管你單獨去面對,還是加入某種特定的群體去對抗這個體制,維權的道路終究是大陸民眾難以擺脫的命運。個人、小群體、大規模的維權抗暴活動,在未來終將層層爆發,類似的事件會越來越多地出現在我們的眼前。當這些事件發生的頻率、發生地點能夠交疊的時候,區域性乃至全國性的對抗事件必將被引發。

  作為慾推動中國大陸民主事業的人士,我們應該有這樣「求同存異」的眼界,即:整個社會是由不同階層不同素養的人構成的,各自因自身的知識結構、社會認知不同,在面對中共極權體制壓迫的時候,個人會根據自己的具體情況,選擇自己認為恰當的抗爭方式。抗爭方式多種多樣,如:街頭運動、捐款、演講、發文章、法律援助、理論研究、理念傳播、團隊建設……這些不同的形式在不同的階段呈現出來,才構成了完整的對抗極權體制、謀求民主的運動。

  從個人自發到群體組織,最終引發成大規模的超越中共當局鎮壓能力的對抗事件,這其中需要更多的智慧、更多的耐心、更多的包容、更廣泛的社會階層加入進來。

  我們有理由相信,在習政權的高壓下,不同規模的「維權」,會愈來愈多的引爆!

  2015年9月

  僅以此文聲援七月黑色星期五遭遇集中打擊的維權律師們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