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中國殖民教育的少年先行者 -林冠華烈士揭碑典禮暨追思大會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理事長楊月清女士致詞:


  致詞談不上,我等待很久跟大家分享我跟林冠華的一段情!

  首先我要向尊敬的楊醫師,還有在場所有的聖山的志工兄弟姊妹們致歉及致敬,我拖延了這麼久,終於來到了聖山,我跟你們的緣分也是非一般的,我從美國回來的第一場個人的演講就是在台中大地文教基金會的辦公室,大家記得嗎?網路上有很多影片,所以我一直把你們當作我的兄弟姊妹。

  而今天,是為了林冠華而來,我的人生充滿了奇緣,今天早上的一場演講,我說跟達賴喇嘛有非常奇特的緣分,甚至還碰到了李察吉爾。而跟冠華,我甚至曾經告訴他的父母,你們一定覺得很奇怪,在一場運動裡面,這麼多人在教育部門口,也不過就是短短一段時間,吃過兩餐飯,連續8、9天在一起,怎麼會結成一個(不是臭屁)志同道合的忘年之交,其實是有原因的,從7月21日開始,因為朱震要求我安排21號的中午,把我邀請來香港到台灣的三年前在香港成功的,因為香港的反課綱,叫做反國教反洗腦,而成立了學民思潮的發言人,後來是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會主席-張秀賢,來到台北,朱震非常的高興,我在我家的附近的咖啡館,我們兩夫婦、朱震、張秀賢一起吃中飯,大家知道嗎?緣分有時候是很奇妙的,我差一點就把冠華拒諸門外了,因為朱震快來的時候打電話跟我說,月清姊,我帶一個同學來好嗎?我當時跟他說:不好吧!我不願意這樣,因為香港雨傘運動的發起人之一是我需要保護的人,你帶來的同學我又不熟,雖然在運動的時候大家早晚都見面,老實講我們一個芝麻綠豆大的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我跟保華還有李筱峰教授七年前成立的團體,大家可以想像嗎?已經抓到兩個匪諜了,也承認了,把所有我們照片、文件通通已經轉個彎送到北京去了,你看,多可恥!

  所以我當時跟朱震說不好吧,我可以相信他嗎?他說:他叫林冠華,絕對可以,他幫了我好多的忙,我說:好吧!我信你一次,所以我後來說,好家在,我還好沒有拒絕他。而那麼巧,人生真的是,我跟他太有緣了,他就剛好加了個椅子坐在我旁邊,可能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在這場運動裡面,遇到了一些困難一些紛爭,這些孩子16歲,還有14、5歲17、8歲,20歲的,而冠華他負擔了很重的工作之餘,要面對的是這個國家機器對他們的打壓,還要面對自己陣營裡面的人事紛爭、麻煩,所以,第一次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給了他很好的臉緣,他就跟我訴苦了,所以我們兩個人就嘰嘰咕咕,開始講了一些悄悄話,我一聽到一些麻煩我就不高興,就跟他講:我完全支持你,我要跟對方講這樣不可以。

  雖然冠華今天犧牲了大家都非常的敬佩他,可是我不能美化他,我還是要實事求是講真話,這個孩子很善良、很真誠,很有理念、很堅持,但是他當然跟一般年輕血氣方剛的孩子一樣,他一樣有他的缺點,他跟我年輕的時候太像了,非常的直,一不高興的時候,唰一句話就出來了。

  所以當我們兩個人講了一些話、討論了一些事情的時候,第二天,他跟人家有衝突的時候,他說:你們這樣的行為,月清姊也覺得不恥!對方把這個臉書發給我看的時候,對方說,月清姊,你覺得我們很不恥嗎?唉呦,我就罵冠華說,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再支持你,我該去罵的人要我自己罵,你怎麼替我去罵了呢。換了別的孩子,可能就不高興的說,喔!你憑什麼批評我。冠華的家教太好了,當場跟我道歉說:是我不對,月清姊,非常對不起我不應該,然後緊緊的擁抱我。我當時想,這是哪一家的孩子怎麼教得這麼好,這是真的嗎?他跟我道歉是真心的嗎?還是敷衍我?結果第二天我故意看一看冠華對我的態度是怎麼樣,我們連續8天,每天早晚還有好幾個深夜都在一起,第二天他遠遠的看到我,趕快走過來抱我說:阿姨!對不起啦。我就覺得說:這個孩子怎麼這麼真誠,一點都不虛偽,怎麼這麼謙虛這麼好,沒有幾個小孩願意認錯,尤其被大人教訓,我罵他的時候也是很兇的。

  後來有孩子被捕了,24日要放出來,我跟保華、顧立雄律師,蔡丁貴先生等等,你們看看這個國家機器是怎麼折磨這些孩子,放20幾個孩子,也不過就是填一張表,簽個字,講兩句,居然讓我們坐在北檢等了六個小時,擺明就是整我們嘛!所以當很多小孩都放出來了,最後還剩一個林冠華還沒出來的時候,我搶先在門口站著,我說,我要第一個歡迎他,沒有想到冠華的人緣這麼好,有一個女孩說,月清姊,你的位子讓給我好嗎?我想第一個去擁抱冠華,那是邱同學,冠華的好朋友。我才想說,我當然應該讓這些小孩先去,我這個老人怎麼搶在那裡呢?我趕快退到最後面,看著他,看著這些女孩蜂擁而上,大家跟他擁抱,我想說這個小孩的人緣真好,最後我才幽了一默跟他說:冠華,怎麼樣,阿姨也可以被你抱一下嗎?

  冠華一拿到麥克風就開始講話,這些小孩20幾個自動就圍過來了,聰明、談吐好,講話有分寸,不顧偶爾也太直也會闖禍,我講的是真話,然後他告訴我某些困難,我能幫他解決就盡量幫他解決,所以我們做了非常密切的好朋友。

  我人生有一件事,我想我永遠沒有辦法彌補的就是他出事的那天中午,本來是約我吃中飯的,我到前一天的半夜發現原來是他生日,我早上就打電話給他,接電話的是他姊姊,因為我聽不懂,所以兜來兜去。我說:我約了冠華吃飯,原來是生日,我要跟他改一個地方,我不能隨隨便便跟他吃一餐,我要換一個好一點的地方,我想請他去吃自助餐。他姊姊說:對不起,冠華不回來了。我傻傻地還沒聽懂,我說那怎麼可以呢,怎麼那麼沒信用呢?他約了我吃飯,怎麼可以中午不回來呢?後來兜來兜去姊姊才坦白說:冠華出事了。

  我跟他說,你去看一看臉書,也讓媽媽看一看,在臉書的私訊,我跟冠華過去幾天有很多私人的話講了一些,讓家裡人也知道一下,然後我才知道,這個孩子為什麼這麼讓人疼,原來他有非常好的家教,非常善良,雖然低調但是非常正派善良的父母。

  過了沒多久一個多鐘頭,我竟然親自接到他媽媽打給我的電話,老實說,早上家裡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情,自己的獨生子,還會給一個外面孩子認識自己不認識的阿姨打電話來致謝,我心裡想說:天啊,我自己的話都做不到。難怪,原來是這麼有禮貌,這麼有好的家庭。冠華的媽媽打電話來謝謝我,也得到他們的同意,我跟林保華,我想這也是我們跟冠華冥冥之中的一個緣分,和他的父親、朱震、邱同學一起跟檢察官到殯儀館裡面驗屍,我們都崩潰了,隔著一層玻璃,望到的是前兩天才深深擁抱我的,很會哄我的孩子竟然就躺在那邊,我真的是崩潰了。從730到今天,一個其實在我的人生當中,很短暫結緣的孩子,我要跟大家老實說,我沒有一天不想念他,我也深深的自責,我先生也說我們怎麼不約他前一天呢,如果是提前一天我們一定會發現他有一些狀況,或者我們可以勸他,或者會不會有那麼一絲一毫的機會能夠改變。

  我非常的自責,一直到他出殯的那一天,我進入靈堂的那一剎那,我才把我非常痛苦的情緒比較舒緩下來,我看到靈堂的布置,從來沒有看到這麼舒服這麼美的,騰雲駕鶴,一個笑瞇瞇的孩子在中間,我想這應該是天意吧!我們尊重他他的選擇,而且我也一直提醒我自己,冠華要走之前要求大家化小愛為大愛,不要為他傷悲,而是大家共同攜手團結努力合作,去為他堅持的理念、去為他要改變的那個事實大家更進一步的去努力。

  我要跟大家說一件事,反課綱是對付高中生,今天早上我拿到一些證據,(老天真的沒放過我)中秋節假期之後,我第一個就是要衝去立法院,原來這個可恥的政府還有下一步就是要對付國中生,大家能夠想像嗎?準備要把國一國二國三學生每星期上的英文課,整個學期的英文課要把它減少。大家想想看,我們的孩子要跟國際接軌還來不及呢!你把英文課減少什麼意思,微調課綱就是向中國靠攏,就是刪減台灣意識,然後更年輕的孩子,你要阻止他去跟國際接軌。這真是太可恥了!所以現場的老師們,各個社團的負責人們,我們後面的任務還很長遠,楊醫師、各位志工朋友們,我們後面的任務還很重,是不是接下來還要對小學生下手呢?我在我的臉書上曾經寫過一句話,我說:馬總統,難道死一個孩子還不夠嗎?你還不停手嗎?!

  這就是紀念林冠華,大家應該要感念的,追思他之餘,我們把他好好放在心裡,但是離開聖山之後,我也要做一個改變,我不能花太多的時間精神來哀傷,因為我們背後還有更多的工作更多的任務,大家應該更加為台灣的教育、生活上、政治上,社會任何的方面只要是欺負我們台灣人,只要是打壓我們的政權、尊嚴、台灣意識的,我們都應該攜手合作把他糾正下來,大家任重道遠。最後,我要私人跟冠華說一句:冠華,謝謝你在一段時間裡面,讓阿姨想到你就好溫暖。謝謝你現在你在聖山,我一定會常來,感謝楊醫師,感謝今天在場的每一位兄弟姊妹。

  雖然大家都覺得冠華的家人怎麼這麼低調,我可以負責任的跟大家說,冠華的父母非常了不起,跟我已經開始在關心這些冠華的同伴,反課綱的同學,哪一位需要關心我們就去關心,哪一位需要幫忙我們也都在搜索,所以大家放心,冠華的家人已經化小愛為大愛,為冠華繼續關心台灣的孩子,非常了不起,請容我放肆,今天講太多了,但我告訴你,聖山我隨時都會再來。謝謝。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