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可兵: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最近,在全国第一个推行全民医疗的县——陕西神木——的县委书记郭宝成被解职,去榆林市做了人大副主任,对于原本就是榆林市委常委的郭宝成来说,这个养老退休位置的位置,很难说包含了对他个人及他所推行的全民医保的肯定与嘉奖,据说去年曾经有省级单位曾经提议聘请他担任正厅级的调研员,被郭宝成婉言拒绝,因为他想在神木扎扎实实地做一些事情。

就在郭宝成被解职前后,国内媒体报道:陕西省的另一个县——吴起县——近年来推行免费教育,从幼儿园到高中全部免费教育,而且孩子全部实施寄宿制。除此之外,年龄45岁以下的人,进行各类技能培训也都由政府“埋单”。

众所周知,陕西属西部省份,经济并不发达,与上海、深圳等沿海城市相比,经济规模和发展程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尤其是,神木、吴起并非大城市,而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县级区域,吴起还曾是贫困县,并不具有因附着于权力而自然得享的种种政策倾斜,可是,地方官员决定推广医疗、教育等方面的全民基本社会福利时,他们做到了。而我们知道,这在中国,还只是极其罕见的事例,而且,由于罕见,它们才成了新闻。

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郭宝成曾经说过:“民生是高回报的投资。把老百姓看病的问题解决了,老百姓爆发出来生产的热情,这种生产的积极性,这种巨大的社会合力推动了神木的发展,说实话要算经济账的话,我们政府赚了一大笔钱。民生建设,如果搞得好,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去运行和推进,也是一个高回报的投资。”由此看来,基本的医疗保障不仅是世界范围内的趋势和文明国家的通行做法,也有利于经济发展,更何况,即使全民医疗和教育需要投入,神木、吴起也绝非中国资源条件最好的地区,但是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我们看不到其它地方追随神木、吴起的迹象,神木、吴起的做法恐怕只是一个供专家研究的特例,一个标榜“改革”仍在进行的试点,除次之外,对于中国社会来讲,并无太大意义。

更重要的是,面对全民普及的福利制度时,我们似乎看不到中央政府的存在,无论神木还是吴起的全民基本福利,在媒体报道之后,我们都听不到来自最上层的肯定态度,也看不到以行政手段推广这一做法的力量。可是,另一方面,2010年的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将达到8万亿,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如此庞大的财政收入和支出中,教育支出仅占不到4%(欧美国家的这一比例大都在6%以上),至于医疗支出,中国各级财政几乎可以用不负责任来形容: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村人口医疗基本自费,城市居民中的相当一部分(尤其是贫困人口)也无法享受作为社会福利的免费医疗。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政府在全民医疗、教育等福利落后的情况下,更是推出了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的颟顸政策,在不断提高税收的前提下,尽力甩掉财政应该承担的所谓“包袱”,而特权阶层则享受终生高级医疗条件。这简直就不是一个现代政府应有的可耻的做法。

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是经济发展的必要,但政府不是有限公司,不能一切以营利为目的,对于社会大众尤其是弱势阶层,税收和财政应有必要的倾斜,以避免穷者更穷,赢者通吃。但是,号称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其政府似乎对于建构基本的社会福利问题兴趣不大,各级官员的兴趣点首先在于:造高楼、修道路、买轿车、下馆子等等。除此之外,大量的社会财富被浪费,有报道称,目前中国每年的维稳费达到5140亿元,全体国民人均将近400元;公务招待、公车、公务考察一年开支9000亿,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毫无必要的浪费,如果对这些开支进行必要的监督、控制和合理使用,中国的全民基本医疗、教育计划似乎不应该因缺钱而长期被政府长期搁置,神木、吴起的实验表明,想做,就能做得起来,这是全球化时代中国经济发展积累的结果,遗憾的是,经济发展的成果总是首先被权贵阶层享用,普通民众只有缴税的义务,而无决定和监督税收资源使用的能力。

设想一下,如果中国尽快推广医疗、教育等方面的涵盖全社会的基本福利,那么,民众与政府的关系将大大改善,而普通民众的生活也会变得有了保障,这才是走向和谐社会的正确方向,另外,政府一旦为民众提供了普遍的社会保障,那么,一般家庭将不再为担心生病、教育等方面的不时之需而过分储蓄,长期困扰中国经济的内需不旺的问题,也将迎刃而解。关于这一点,专家早有表述,而神木、吴起的实验则确凿地证明了这一点,问题是,推广针对普通民众的基本社会福利制度,需要削减政府和官员不必要的开支,需要有敬业、诚实、勤勉、廉洁的官员,也许这就是今天的问题所在吧,除了少数特例,又有几个官员愿意舍弃个人的利益而冒着风险和辛苦去造福民众呢?至少,这种做法已不再是官场中人的人生态度了。而最为欢迎这一变化的普通民众,他们在全力体系内几乎没有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利益代言人,所以,他们的意见和需求,其实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于是,在世界上最后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基本的社会保障与福利仍是遥远的梦想,对政府和官员来讲,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