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習會”產生的主要原因及影響

兩點心



  11月7日下午習近平與馬英九舉行了歷史性的會晤,這是自1949年兩岸分治以來,兩岸領導人第一次會晤。對於這次“馬習會”既有很多人都高度評價,也有很多人反對馬英九與習近平會面。支持者認為,這次會晤開創了兩岸發展的新局面,有利於中國走向統一,這部分人主要在大陸;而反對者認為,這次會晤有親共賣臺、向中共妥協、被大陸統戰之嫌,這部分人主要在臺灣。

  這次“馬習會”舉辦的非常突然,可以說是在人意料之外。可是如果你看一下習近平最近一連串的舉動,你就會感覺到,這一點也不意外。這次“馬習會”主要是由習近平目前所處的內政外交困境所決定的,而不是很多人所說的臺灣選情引起的。

  眾所周知,習近平執政已經近三年了,檢驗習近平的時候已經到了,可是其政績乏善可陳,尤其是其外交接连失败,这將嚴重影響習近平的執政地位。正如鄧小平說的那樣:“新的中央領導機構要使人民感到面貌一新,感到是一個實行改革的有希望的領導班子……使人民放心,這是取信於民的第一條。第二條是真正幹出幾個實績,來取信於民……使黨內信得過,人民信得過。”“新的領導機構應該做幾件改革開放的事情給大家看。三個月內,半年內,形象就可以樹立起來了。”“人民是看實際的。如果我們擺一個陣容,使人民感到是一個僵化的班子,保守的班子,或者人民認為是個平平庸庸體現不出中國前途的班子,將來鬧事的情形就還會很多很多,那就真正要永無寧日。”

  三年來,習近平除了集權取得成功之外,他的形象並沒有完全樹立起來,廣大群眾對他的評價很低,甚至他在國內外的名聲也大有臭名昭著之勢。

  習近平上臺後本想借助反腐運動,贏得自己的聲望,建立自己的威信,可是他並沒有如願。轟轟烈烈的反腐運動並沒有為他贏得多少政治聲望,還搞得官場人心惶惶,導致很多的人把他的“反腐運動”與“政治清洗”劃上等號。事實也確實如此,至今為止,沒發現他查處一個紅二代和“之江新軍、閩南舊部”等習派成員,天津大爆炸那麼大的事故,作為長期(2003-2014年)在天津執政的市長黃興國至今也沒見受到任何處罰。唯一的紅二代薄熙來也是胡溫在臺時查處的,習近平只是收了收尾。所以如今的習近平不但沒有得到民眾的廣泛支持,也沒有贏得廣大黨員幹部的真心擁護,還得罪了很多黨內大佬。

  習近平不但內政沒搞好,搞的民怨沸騰,其主導的外交也沒有取得多少成就,甚至使中國的外部環境急劇惡化,真是搞的一塌糊塗。習近平自上臺以來,非常重視外交工作,他出訪的頻次超過了歷屆最高領導人,尤其是今年更是如此。他帶著他媳婦彭麗媛到處招搖撒錢的行為,引起了很多民眾的不滿,使民眾對此議論紛紛,甚至社區裏本不關心政治的婦女也開始議論起來。比如最近習近平在十八屆五中全會前后就去了美國、英國、越南、新加坡。在五中全會召開前,本來習近平想借著出訪美國獲得一些外交成就,以增加自己在全會上的份量,使自己在黨內鬥爭中佔據有利形勢,交出一份眾人能認可的成績,免受黨內大佬的刁難。可是卻事與願違,訪美並沒有取得預期成果。美國對其訪問並不重視,沒有受到副總統接機的待遇,這是江澤民、胡錦濤時期不會出現的情況,甚至連一個聯合公報都沒有發佈。於是回國的習近平並不甘心,眼看五中全會就要召開了,又緊急去訪問了英國。好在英國很給面子,受到了英國皇室的熱情接待。習近平終於用4000億人民幣砸倒了大英帝國,取得一些虛榮。但同時也出現了不少醜聞,比如彭麗媛的化妝事故、英國女王戴帽手套與習近平握手。戴帽子手套與別人握手,這好像不符合西方接待貴客的禮儀,這讓我們想起外國人帶手套與周恩來總理握手的故事。帶手套與人握手是不禮貌的事情,含有輕蔑、不尊重的意思,周恩來握手後,用手絹擦了擦手扔掉,很機智的處理了此事。

  習近平訪問英國結束之後,就立即趕回來,參加了五中全會,但顯然這次訪英之旅,也並沒有使習近平滿意,除了撒出去很多錢,並沒有取得什麼巨大的突破性成就,中英關係能否進入黨媒所說的“黃金時期”,也有待時間的考驗。因此五中全會結束之後,習近平又馬上開始了他的“越南、新加坡之旅”。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突然爆出了“馬習會”,習近平和馬英九要在新加坡舉行歷史性會唔。據報導這次會晤,是由習近平提出的。講到這裏,大家應該就明白,習近平為什麼要突然舉行“馬習會”了。因為習近平急需取得外交成就來證明自己的能力,維護自己的地位,以堵住黨內那些反對派的悠悠之口,並為掌握十九大的人事佈局鋪路!

  當然一個歷史會晤的舉行會有很多原因,但其主要原因是由於習近平的內外困境所決定的。不過,這次會晤能如期舉行,馬英九所追求的歷史定位也是很重要的因素。馬英九一直很希望舉行“馬習會”,但是由於島內強烈的反對聲音,再加上考量到國民黨繼續執政的問題,所以遲遲沒有成行。可是最近,臺灣選情已經表明國民黨基本失去了再次執政的可能,再加上馬英九的任期也馬上就要結束了,所以馬英九就沒有什麼顧忌了。雖然如今舉行的“馬習會”也引起了激起島內強烈反對,但他依然如故。因為這次“馬習會”,會使馬英九成為兩岸領導人歷史性會晤的第一人而載入史冊,所以這次“馬習會”,是習近平與馬英九各取所需的產物,對他們兩個人的影響巨大,然而對於兩岸、對於中國並沒有什麼重大歷史影響!因此,“馬習會”的象徵意義大於實質內容!

  這次“馬習會”的歷史影響遠遠不及“胡連會”。胡錦濤與連戰的會見才是真正開創歷史意義的一次重要會晤,是兩岸規格很高的具有官方性質的歷史會晤。胡錦濤是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連戰是卸任的中華民國副總統、執政黨國民黨主席,他們在會晤後發布了五點願景,並在這些年裏逐步得到實施,深刻的影響了兩岸格局,使兩岸進入前所未有的和平繁榮期。而這次“馬習會”基本沒有達到任何協議或新的共識,只是實現了兩岸領導人的初次會晤、直接交流。

  這次“馬習會”對臺灣的選情影響不大,也沒有緩解台獨團體日益高漲的勢頭,形成新的制約台獨的機制。而胡連會則實現了國共聯合制止台獨的意圖,在“胡連會”之後,從一定程度上打壓了台獨的囂張氣焰,使民進黨某些大佬紛紛來大陸訪問。

  這次“馬習會”對促進中國統一也沒有多大影響。從這次會談的內容來看,其基本內容沒有跑出“胡連會”的範圍。兩岸關心的和平協議問題也沒有得到解決,依然困難重重。如果馬英九在任時簽不了,那麼民進黨上臺後,會更加困難,甚至連和平、和解都保證不了,重回兩岸敵對狀態。以目前的國際局勢和臺海現狀,兩岸奢談統一那是更不可能的事。有些人很會意淫,認為經過幾次領導人會晤談判,就能實現統一,甚至促進中國民主,那真是太天真了。以目前的兩岸制度來看,大陸堅持特色道路,是不可動搖的事情,更何況在這種制度下,中國的經濟已經躍居世界第二,他怎麼可能會改變呢?不過,儘管中國大陸財大氣粗,但還是不可能把臺灣統一。一個享受自由享受慣了的人,怎麼可能會接受獨裁、專制的捆鎖呢?把臺灣併入大陸,那是臺灣人民斷然不會接受的,也是臺灣執政黨不會接受的。俗話說:寧為雞頭,不當鳳尾。何況作為一個政治人物的馬英九!那些認為他有統一情懷就會接受招安的人,真是不懂得什麼是政治!我不相信他放著總統不做,想像香港那樣做一個特區首腦。所以這次“馬習會”對中國未來的統一並不會產生多大影響!兩岸仍然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狀態下,長期維持現狀!

  “馬習會”雖然對兩岸並不會產生多少歷史影響,但這次會晤的成功會提高習近平在黨內說話的份量,使他做事更有底氣,鞏固自己的地位,擺脫自己平庸的、毫無建樹的外交水平形象。這也是習近平想通過這次會晤達到的主要目的。至於很多媒體評論的南海問題、臺灣選舉問題等等,都是習近平其次才考慮的問題。事實也證明,“馬習會”對解決這些問題並沒有多大幫助,而習近平則實現了兩岸歷史性的跨越一步,對習近平的政績來講,卻是有很大的加分作用。習近平利用馬英九一直想與大陸領導人直接會面的想法,促成了“馬習會”,既放低了身段,展現了善意,又達到了抬升自己的政治目的。

  可是這次“馬習會”對於馬英九來說,卻毀譽參半。雖然馬英九實現了自己的歷史定位,在兩岸歷史上都留下了濃濃的一筆,但是馬英九此舉也遭到了島內的強烈反對與非議,甚至會惡化本來就對國民黨不利的選情。

  首先,很多人希望馬英九能利用這次會晤,向大陸傳達明確的自由民主人權理念,使民主成為兩岸統一的先決條件。可是從目前發佈的資訊來看,馬英九並沒有與習近平談這一點。這使很多臺灣人以及大陸民主人士失望。

  其次,據目前報導出來的資訊來看,雖然中共表面上與臺灣對等,但實際上,他們內心是不接受的。有兩個細節可以證明這一點。一個是馬英九講話時,習近平一咳嗽,中共就開始驅趕記者;另一個是到馬英九講話時多次提到“總統府”,習近平在聽到後語帶諷刺的反問“是日治時期的總督府嗎”。從這兩個細節可以看出,習近平提出舉行“馬習會”完全是他的權宜之計。

  本來習近平一上臺,就表現出強硬態勢,重回江澤民時代“一個中國”的表述,這引起了當時島內的強烈抗議,所以他就沒有繼續下去。同時他剛上臺,要處理的事情很多,所以就把臺灣問題押後處理,同時讓軍方做好武力統一的準備。可是這三年來,他主導的外交接連失敗,無法向黨內交代,於是沒有辦法,就又拿出臺灣問題,繼續胡錦濤時代的“九二共識”表述,與馬英九實現會晤。從內心裏,習近平不是承認“九二共識”和兩岸對等地位的。因此這次“馬習會”,習近平是大贏家,馬英九被習近平牽著鼻子走。所以身為國民黨的馬英九,雖然這次會晤也沒有什麼損失,但是絕不能忘記共產黨人的詭詐,共產黨人不可信,說謊成性的習近平也不可信。習近平炫耀書單的事情,已經說明習近平不是一個誠信的人,因此國民黨通過這次“馬習會”,要再次認識到習近平及共產黨的本質,絕不可輕談第三次國共合作。國民黨與中共可以交流交談,但不可合作共事。一個民主的、有一定民意支持的國民黨,與一個獨裁的即將被人民拋棄的共產黨合作,那不是降低自己的身份,得罪未來廣大的大陸人民嗎?

  我相信,只要國民黨與臺灣各政黨持定耐力,不要著急,守住臺灣,堅決不與中共妥協,歷史終將會站在臺灣的一邊,兩岸也終有在民主下實現聯合共處的一天。民主是歷史的潮流,任何阻擋歷史潮流的行為都是螳臂擋車。中共的末日跡象明顯,我相信,這個時間不會太久!

  2015年11月10日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