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問”繼續發酵


   編者按: 《六十四問習近平》持续发酵,各種回應,無論立場觀點如何,我們均公佈於此,以饗讀者:

   六十四問原文鏈接: 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368
   第一次增補和反饋鏈接: 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375
   第二次增補和反饋鏈接: 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410


   網友大千世界來信:

   公民力量杨建利、韩连潮及其他各位朋友:

   你们好:阅读了你们的64问,说说自己的看法。

   很赞赏你们关心中国发展、前途和未来走向的精神。

   你们所提问题,是一种质问性质的提问。试想假如你是总书记,人家这样向你提问,你有什感觉?

   中国几千年封建专制理念根深蒂固,打天下,坐天下从封建皇帝到政党专制,没有本质变化。企图通过多少问改变是不可能的。还有什么办法?

   在承认自己的智商同时,也应清楚总书记的智商,就习总书记上任至今,其各种举措已非同寻常。觉得应当全面分析以后做出判断。对中国未来走向尚待观察。

   中国的问题,再搞打天下已经不可能,那样一定会大乱。唯有靠专制独裁的办法以恶制恶。正如你们提到的台湾蒋金国,以及苏联的戈尔巴乔夫,都是在实现了独裁专制后,由最高权威者来推动转型的。当然这个最高权威必须是一个具有大智慧的为民族利益献身的伟人物。

   就目前的形式,假设习总有心改变现实也很难实现。因为腐败势力和盘根错节的政治势力还没有受到全部整肃,阻力还很大。至于习在权利中心设置小组恰恰是一种政治斗争的智慧,胡总就是因为没有这种智慧和魄力而碌碌无为。蒋金国如果没有一言九鼎的权威,在他宣布开放党禁时,那些反对派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在想,解决中国的前途问题,靠提问能解决吗?提问如果不能抓住主要关键问题,而是主次混杂,仅看重“提问”的数量多少,势必不被看重。如果以责问的语气提问更不能取得救国爱国的目的。换个位子说,如果我们是当权者,面对这样的提问,你会有什么感受?

   建议你们最好以提议、建议、希望的方式,把国外与国内问题做对比,以及普世价值的诉求等方式书写。这样给人感觉是民众对国家前途的关心,对未来的期待。让被诉求者有一种可以认同的情感。

   举例,第一条实在多余,个人收入与大局无关。众所周知,官员们的工资都是按级别的,且只有一份。按行政序列有:主席、总理、副总理、部长、副部长、局长、副局长等等,兼职不会有兼职工资。钱从哪里出不问自明。第3,4,5条关键是党政分家问题。地方专职党委书记,党的官员经费由税收支出的合理性问题。希望解决党政分家问题。

   关于军队,可以从军队职责是保卫国家还是保卫一党执政来阐述道理。以及军队属于政党,造成军人干政的危险。然后提出建议或希望。

   第6条,这种问法,只要不是昏聩都知道应当如何,这种问题如白开水实在不应拿来问总书记;可以改为,要求每年公布上年财政预算执行情况,下一年财政预算。并广泛听取民意。

   通看所有提问过于直白。问题浅显。试想总书记即便看到会有何举措?我以为,一些问题总书记看的未必不比你们透。要解决中国社会的关键是什么?是你们提到的六十多个问题?我以为是国家宪政和法制建设。还有教育。人权,民主也好,言论自由也好、新闻自由也好、治理贪污腐败也好、整治社会不良风气也好,都与真正实现国家宪政、法制有关。与此有关的事情才应当是我们向总书记诉求的重点。美国为什么200多年能稳定发展?是美国的宪法,法律的完备,人人尊法,守法相关。也和国家体制结构有关。中国的司法能不能独立?人大能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家最高权力机构?权利如何收到监督?以及如何做到把权利关进笼子里?让官员真正有公仆意识,而不是任性的老爷?这才是重点,是中国未来发展的关键,也是中国长治久安的关键。真诚的期待你们能在这些方面下功夫,以一种关心国家前途的姿态,替国家最高领导人出谋献策的情感发表意见。相信这样的效果会更好。 不及多思,仅谈一点自己的感触,仅供参考。

   —— 大千世界—— 2015.11.2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