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习会的大戏已经落幕四周,此事在媒体上的热度已经凉透。正好,我们可以冷静地回看这一历史事件。


马英九总统在马习会闭门会谈前的十分钟内,在全球媒体的注视和见证下,只讲了“一个中国,未讲“各自表述;更对中华民国闭口不谈只字不提。而马总统的这一表现成为日后岛内媒体重点抨击的硬伤。


尽管马英九在接下来的主动爆料中公开了台湾方面的闭门会谈的全部内容,里面确有提到中华民国及其宪法(其实马总统还可以以一中架构下两岸问题为内政问题为由,来做避谈中华民国的解释,就像洪秀柱在其所提的“一中同表”中表明的那样,当与大陆政治对谈时,既不能提中华民国,又不能提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难掩舆论的汹汹众口。


这就引出一个关键的话题,台湾的民意为何会对表达“中华民国”如此在意?


笔者认为这表明台湾人民对于重建民国的这一国体意识非常强烈。尤其在这号称所谓66年以来首次的重大历史时刻,正是台湾人民回顾历史展望国家未来的重要时刻。


这本应该是凝聚台湾人国体共识的最佳时机。可惜的是,一方面国民党以叩求中共的方式、希望后者恩准台湾的国际身份(马英九的台词是NGO拿不到门票、连区域经济组织也无法参与;习近平的回应则是轻描淡写的愿意个案研究);另一方面民进党以不承认九二共识的方式、连带模糊了中华民国的国体地位(其潜台词就是否定国民党来台合法统治的历史,割裂大陆与台湾的历史联系)。作为民主制度下,曾经轮流执政的两党领袖都是这样的政治表现,台湾人民的国体共识岂能凝聚?


那么,台湾人民可以有一个国体的共识吗?笔者在这里愿意引用洪秀柱曾于今年5月初决定竞选国民党2016年总统候选人时发表的“两岸政策说帖”的內容(参阅:http://hk.crntt.com/doc/1037/3/4/5/103734502.html?coluid=93&kindid=4030&docid=103734502&mdate=0514231642 ),

兩岸真正的法理現狀應是:‘主權宣示重疊、憲政治權分立’。

中華民國政府’的核心堅持是,‘中華民國’的主權不能消失,‘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地區的憲政治權必須被得到充分的尊重。

兩岸政府目前對外的權力或有不對稱的情形,但是就兩岸關係而言,雙方的憲政位階是平等的。


中华民国在国际上的政治位阶应该完全等同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应该是台湾人民的真切主张。


那么,这个台湾人民的国体共识可以成为国际上的政治现实吗?


笔者当然反对国民党的政治家向中共乞求这个政治现实。要知道这样的政治现实是需要平等和尊重精神才能建立的。中共建政以来对民国的无数次打压,包括最新的马习会上习近平恩赐式的“个案研究”的表达,再再地说明这不可行。


笔者对此的建议是重回美国曾为解决台海问题量身定做的“双重代表权方案”,以中华民国重返国际外交舞台的方式,在美、民、共三方之间达成平等尊重、和平共存的政治现实。


台海的和平均衡要靠政治实力为后盾。尤其是当面对中共这种常常言而无信两面三刀的政治对手时。


有人认为要使美国与民国重新建交,那就首先要使美国改变其“一个中国”的政策。笔者认为这是不研究历史的妄言。要知道,在大约50年前,当时为解决中共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要加入联合国又要同时保留中华民国的席位问题,美国向民国政府提议的方案——即双重代表权方案——在向时任总统蒋介石进行解释时,就被美方称为不是两个中国方案。虽然蒋总统坚称这将制造两个中国,而待其心思动摇打算要接受这个方案时又为时太晚。


美国人在台海问题上其实一贯是一种开放而务实的态度。


可以佐证此一态度的,是前美国国务院官员、台海问题资深专家谭慎格曾通过媒体公开说,美国并未承认一个中国、台湾属于中国,他还爆料说美政府的这一立场连很多美国资深官员都没搞清楚(参阅: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article-20120504-congress-policy-150230875/957996.html)。根据他的说法,仔细查一查中美著名的三个联合公报,确实,美国签署的英文版的文件的正式用词是acknowledge以及not challenge,而不是recognize这正是谭慎格所说是“认知和不挑战”,也就是表达美国人知道了对方有这样的立场、但是并无明确承认的意思。


正是美国人的这种开放务实态度,等于为美国人应对未来台海关系地位发展可能出现的多种局面预设了接纳的伏笔。

这当然可以解读为美国人认为台湾主权地位未定,这没什么错。但是不要忘记了,美国人同时坚持主张不挑战“两岸一中”立场,以及用和平方式解决这一问题的原则。

所以很明显了,台湾的主权地位问题是两岸中国人自己的事情。美国人只会做一个维持和平的和事佬。


那么,只要中共继续统治中国大陆、只要中共一日不放弃其所坚持的“两岸一中”原则(其实这也仅是中共借用的民族主义旗号而已。但因为这个旗号对其统治中国有利,所以笔者看不到中共会有机会放弃),美国就会务实地采取不挑战“一中原则”的立场。(这当然也是美国出于维护世界和平所应采取的立场,因此并无不妥。


所以笔者认为在美、民、共的三国戏码中,美国的立场无需任何变化。而中共的立场,就笔者来看也无变化的可能。看来看去,关键的问题还在民国政府的政治家们身上。


50年前,在历史的关键时刻,需要中华民国的蒋介石总统做出正确决策。可惜,他做错了,以至延误了重要时机。现在,很有可能在2016年接替马英九担任中华民国总统的蔡英文女士会在恰当的时机做出正确决断吗?台湾人民以及全世界爱好和平和自由的人们都在看。


班强 


2015.12.10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