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人權工作盤點 ——

公民議報就《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責任法案》在參院的通過專訪公民力量發起人楊建利

雪笠 華盛頓報道

2015年12月30日


2015年12月17日,《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責任法案》在美国兩院之一的參議院一致无异议通過,朝著該法案繼而在眾議院通過並最后獲得總統簽署而成為法律,邁出了關鍵的一大步。而這一步的肇始,要從十年前說起。

前美國共產黨黨魁(1934-1945)厄爾.布勞德有生之日可能從來沒有想到他和蘇聯妻子共同的孫子威廉.布勞德會成為克里姆林宮的頭號敵人之一。2005年11月,俄羅斯政府宣稱對赫米蒂奇資本管理公司的創建者和行政總裁、俄羅斯市場最大的外國投資人威廉.布勞德禁止入境,因為他持續不斷地曝露俄國大公司的腐敗,成為「對國家安全的威脅」。

2009年,威廉.布勞德的律師謝爾蓋.馬格尼茨基因指控俄羅斯警方合謀參與了總額2.3億美元的稅務欺詐而離奇死於獄中。自那以後,布勞德發起了一場揭露俄羅斯官員腐敗和人權災難的全球運動,並成功地促使美國國會於2012年通過《马格尼茨基法案》,對捲入马格尼茨基之死和其他重大違反人權行爲的俄國政府官員禁發簽證并凍結財產。這項法案的通過顯然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因爲它不再僅僅是譴責,而是具有了實實在在的制裁效力。

這一巨大的成功鼓舞了威廉.布勞德和其他人權活動家們包括卡丁參議員、史密斯眾議員和麥考文眾議員等人繼續積極遊說一個將適用範圍從俄國擴大到全世界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權責任法案》。該法案一旦在美国兩院通过、总统签署成为法律而生效,中國和其他任何國家的人權侵害和腐敗官員將可能得到同樣懲罰。為此,公民力量自2013年始便開始參與這個法案的推動,並將這項工作寫入了第八屆(2013)、第九屆(2014)、第十屆(2015)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的聯合工作目標,在过去的三年里采取了联合行动。2015年在華盛頓召開的第十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更是邀請到了威廉.布勞德本人和另兩位專家也是該法案的最強有力的推動者:美國哈德遜研究所「盜賊政體研究項目」負責人戴維遜和喬治城大學著名教授戈德銘,在4月30日作有關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的專題研討。



2015年12月17日,國會山傳來捷報:《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責任法案》首先在參議院一致通過,這無疑是2015年度世界人權界最振奮人心的成果。就此,公民議報採訪了公民力量的發起人楊建利博士。


雪笠:

《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責任法案》在參議院的順利通過意味著它下一步將面臨眾議院的討論。這是它修成正果的最後一關,一旦眾議院通過、總統簽字,便可以正式生效了。然而據我瞭解,2013年-2015年參議院委員會所通過的法案只有21%成功闖關;有消息稱,在整個參院獲得通過可能也僅意味著它有42%的機會最終生效。您認為勝算有多少呢?影響它能否在眾議院獲得通過、繼而獲得總統簽署的因素有哪些?

楊建利:

在美國立法需要國會議員提出法案,分別在國會兩院--參議院和眾議院--多數通過,然後由總統簽署成為法律。即便是兩院通過的法案,總統也可拒絕簽署而否決法案。然而如果是兩院都以超過2/3多數通過的法案,又可以再推翻總統的否決,使法案成為法律。由此來看,《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責任法案》還要過眾議院和總統兩關。有些朋友對此有些誤解,認為該法案已經通過了,高興地發出了消息。其實,我們還要繼續努力,未來的工作可能仍然很重,但是參議院的通過朝著最終的目標邁出了很重要的一步。我們很有信心。當威廉.布勞德剛剛開始的時候,很少有人相信針對俄國的馬格尼茨基法案有任何希望,然而針對俄國的法案在2012成為法律,全球的法案也通過了參議院。我過去三年裡和威廉.布勞德交談過四次,特別是他在今年4月份到第10届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來講座的時候,我們做過非常深入的討論,他擁有決心、資金和智慧取得最後的勝利,另外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們為這項工作集結了參加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的各族群的人權人士:漢、藏、維、蒙,港、澳、基督徒、法輪功等,而且還有伊朗、越南、古巴、朝鮮等國家的人權人士,推動《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責任法案》是大家有共識、齊心協力的工作。所以,我對最後達到目標很有信心。


雪笠:

我們大家當然都祈盼這個法案、這個人權界的福音,可以順利生效、順利落實。但考慮到中美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它生效後的真正執行力度,我們可以作多大預期?

楊建利:

一旦生效,這個法律就成為各國人權工作者的有力槓桿。但是法律的執行還有很多複雜的程序,首先證據如何收集、如何驗證?根據目前在參議院通過的法案版本,收集證據的工作屬於國務院(暨外交部)的負責民主、人權和勞工司的助理國務卿,懲罰由總統實施。即使對某些官員的人權侵害有確鑿的證據,但是總統和外交單位常常會有外交顧慮而使得他們在使用這個法律槓桿的時候會非常慎重。針對俄國的馬格尼茨基法案是2012年通過的,到了2014年俄國吞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時才第一次使用,在被懲罰名單上的是一些部級和部級以下的高官,對更高層次的官員實施制裁在外交還是有一定的難度。


雪笠:

有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那裡,總比沒有好。但是,這會不會又有一個副作用:狼來了? 高官們看到劍老是沒落下來,久而久之又安心了?

楊建利:

懸著的劍總會落落下來的。只要是中國不改變專制的制度,對人權進行繼續的侵害,這與美國的根本價值一定是矛盾的,而且還危害到美國的長遠利益,這方面的衝突一定不會讓成為法律的馬格尼茨基法案永遠束之高閣。這個法案一旦最終通過,我們就要開始系統地認真地收集在中國實施人權侵害的官員的證據,這對官員一定會起到威懾作用,你想哪一個高官在美國沒有親屬?哪一個高官在美國沒有藏錢?他們的心沒法安下來的,最好的選擇就是拒絕人權侵害。以前我們建立了射鵬網專門收集中國政府官員的侵害人權和腐敗的信息和相關證據,到時我們可以全面啟動運作。


雪笠:

我聽說布勞德正致力在歐盟和加拿大也通過類似法律。美國一旦通過,歐盟和加拿大會迅速跟進嗎?

楊建利:是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責任法案》一旦在美國國會通過、總統簽署成為法律,其他民主國家會受到鼓舞,我們也會集結力量在其他重要的民主國家推動同樣的法案通過。馬格尼茨基對全球的人權狀況來講是“遊戲改變者”,讓全球人權捍衛者獲得真正有力的槓桿,也使得民主國家的領袖推動全球的人權進步和民主化提供了途徑。


雪笠:眾議院下一次表決會是什麼時候?這之前中國人權界可以作那些努力?

楊建利:

2016年國會會期開始以後,這個法案隨時都有可能在眾議院啟動,我們也會加強遊說,使它儘快啟動。其實類似的法案在今年(2015)初在眾議院已經由史密斯和麥考文梁文議員提出,有如下幾種可能:這兩位議員繼續推動,在眾議院通過他們的版本,然後和參議院協調出一個統一的版本,再拿到兩院通過;或他們放棄他們的版本,直接在眾議院提出在參議院已經通過的版本,爭取在眾議院一舉通過;或者其他議員提出自己的版本與參議院協調,或直接提出參議院已經通過的版本。

我們需要做的事情,是集結中國及各國的人權認識抓住關機時刻在眾議院遊說;寫文章闡述該法案的重要意義,特別是國內的人權衛士和良心犯寫文章翻譯成英文最具說服力;另外每逢中共領導人訪問美國的時候,我們都提出一個應該被拒絕入境的官員名單,就像9月份習近平訪美時我們協助史密斯議員提出的名單那樣,用類似的行動推廣這個概念,爭取更多的美國民眾和國會議員的認同。

最後,國內有心的朋友應該開始注意收集各級官員侵害人權的證據,不僅僅為了馬格尼茨基法案通過以後在美國使用,也為了在未來中國民主化尋求轉型正義時使用。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