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派與鷹派對撞在即?——急/武統台灣疑雲】徵文


由國家正常化轉向特殊國家論

蔡英文的外交功課


曾建元

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兼任副教授暨客家與多元文化研究中心特約副研究員



由於聯合國體系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唯一合法代表,而在國際社會普遍不樂見我國擺脫中國架構、爭取完整國家法人格的行動造成兩岸關係緊張,卻又未對於我國人民作為世界公民的國際參與權利作出合理安排的情況下,我國國際交往能力受到極大的限制,國家主權與尊嚴倍受歧視,臺灣人民的集體人權嚴重遭到侵害,以致於外交處境艱難,此在全球化的時代,尤其影響及國家的發展,看我國如何被刻意排除在亞洲經濟一體化的過程之外,導致外來投資信心不足,產業被迫出走,經濟表現不佳,就知道病灶之所在,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打壓和國家領導欠缺經略全球的遠見。


隨著所謂中國崛起,為世界和平和人類文明帶來重大衝擊之際,我國不啻為國際社會防守著普世價值的前線。我國以國家主權和集體人權的犧牲,為國際社會的共同價值與普遍利益所承擔的代價,理應受到國際社會的合理補償,事實上,國際社會也確實通過個別的國家實踐作出努力,比如說,我國與各主要大國如美國、日本、法國、英國、德國、俄國、澳洲等等,都建立了準官方的雙邊關係,各自基於互惠原則,給予對方代表部份的外交禮遇,我國護照也在各國受到普遍的承認。只是在以聯合國為首的各個國際組織中,還未對於我國參與的地位作出統一的特殊安排。


民主進步黨的〈正常國家決議文〉具有黨綱位階的效力,如今,民進黨即將執政,〈正常國家決議文〉也必然將主導著今後我國對外關係的政策思維。〈正常國家決議文〉認為我國現狀存在國家不正常狀態,因此要通過政策作為,使國家正常化。換言之,〈正常國家決議文〉對我國現狀的詮釋,是帶有非價的,因為不正常,所以要正常化。


但我國國家正常化的困境,在於國家不正常狀態乃出於一鑲嵌於國際政治與兩岸關係中的政治經濟結構,如〈正常國家決議文〉主張國號正名為「臺灣」,然這在當下毫無實現的可能,而蔡英文的維持現狀論,也就在某種程度上形同擱置〈正常國家決議文〉。


蔡英文在李登輝總統任內接受政府委託主持研究而提出之兩岸是特殊國與國關係論,早就為我們提出了在國家正常化過程中定位兩岸關係和國家地位的建議方案,即以特殊性來對臺灣及其對外關係定性,蓋特殊性並不是正常性的否定,不正常性或病態才是,特殊性與正常性是平行的世界,特殊性是與眾不同的正常性。臺灣作為主權獨立國家,卻因為背負中華民國的十字架,而在國際社會受到孤立,這種因國家分裂而形成的不完整國際法人格,在國際法教科書中,是經常被拿來討論的特殊國際法人個案,相同的情形,如當前的韓國與朝鮮,過去的兩德、北越與南越,都曾經國際的特殊安排,而突破一個國家一個代表的通例,讓分裂國家中的每一個政治實體,都在國際法上取得完整的國際法人格。如果與以色列存在主權爭議,而有世界第一強國美國的杯葛的小國巴勒斯坦,都能以觀察員身分參與聯合國及各種國際組織,與世界各國對等交往,同樣受到大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杯葛的臺灣,為什麼國際地位遠遠不如巴勒斯坦國?


美國智庫二零四九計畫室(Project 2049 Institute)日前向美國政府提出建議,主張以一中兩府界定兩岸關係,而在此一基礎上重建臺美關係,顯示臺灣的存在,是一個不容國際社會視而不見的問題,將臺灣納入國際秩序,也有助於國際和平架構和共同安全保障機制的建立。一中兩府如果能解決臺灣的平等國際參與問題,而達到國家正常化的同樣目的,基於特殊國家論,我們認為也是極具建設性的構想。同樣地,在保障臺灣國家主權獨立、以及臺灣人民平等國際參與權利的前提下,任何其他對臺灣國際地位與身分形式的特殊安排的有關倡議,都是我們所歡迎的。


蔡英文還未就任總統之前,尚無任何公職身分,是具有準總統身分的平民。對於她就任後可能發生的雪崩式斷交傳言,現在到就任的三個月期間,正是向友邦和大國積極謀求化解的黃金時刻。我們建議蔡英文在就任總統前,嘗試再度走訪美國、日本,或者前往歐洲、東南亞或澳洲等非邦交國進行學術性和低度政治性的私人訪問,就關於臺灣國際參與形式的特殊安排,以及臺灣區域參與和雙邊特殊關係的加強,進行磋商和遊說,也通過智庫對話,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尋求諒解和共識,甚至在安全的保證、以及國內朝野政黨和國人的支持下,思考前往中國大陸進行私人訪問,或者與習近平進行私人會晤的可能性。我們因而願就此鄭重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國等大國,認真對待特殊國與國關係和特殊國家論,主動思考,釋放善意,積極作為,將臺灣納入國際秩序體系,讓臺灣對於普世價值、東亞和平和中國文明崛起能有所貢獻和承擔責任。



徵文啟事鏈接: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521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