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派與鷹派對撞在即?——急/武統台灣疑雲】徵文


中美误判机率升高  台海关系晴转多云


彭惠



台湾大选尘埃落定,关注台海和平与世界命运的人们,逐渐从蓝、绿、红、橙的色彩纷争中回过神来,开始深思未来两岸关系的可能走向,包括刚刚完成改制的解放大军(内战用语),是否有可能“新官上任三把火”,骤然增加对台军事压力,从而终结近二十年来 “风平浪静”的好日子?


一,两岸关系,凶多吉少


对台海局势,我一向比较乐观,因为自上世纪两岸关系解冻始,我多次访台,也经常去大陆交流,在两岸学界有不少朋友。受多数人影响,我认为台海局势恶化的可能性很小。用某台研所负责人的话说, “无论老英还是小英,台湾人个个温良恭俭让,务实又聪明,不会‘吃饱了撑的’(习核心口头语),去摸大陆虎须。人家一再表态,不独不统不武,维持现状不挑衅,继续发展两岸经贸,还要人家怎么着?老邓都说统一不急,可以再等一百年。小习既没有老邓的威望,更没有老邓的本事,他头痛的事已经够多,何必再去惹新的麻烦?”结论:“无论谁上台,只要不搞法理台独,两岸关系都会慢慢往前走,虽然好不到哪儿,但也坏不到哪儿。”


没想到,最近接待一位大陆来访的老者,讲了一套全新的“另类思维”,开始颠覆我习以为常的“主流意识”。老者姓陈,八旬高龄,身体硬朗,思维敏捷,是位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家,青年时打成右派,下放劳改,平反后在省社科院任职,跟我的老师平辈。隐退之后,仍在政协挂职,属于“消息灵通”人士。最近来美探亲,顺道参观我们这里的老年公寓。席间说起台湾大选,我重复了上述看法。不料,陈老听罢摇头叹息,面色凝重地说:“你这看法太肤浅,太表面!假如国民党继续当政,蓝营人心不散的话,上述说法也许部分有理。可如今物换星移,不能再沿用老皇历啦!我的看法跟你相反,今后两岸关系,只怕凶多吉少!”


这话令我大吃一惊,急忙追问为什么?陈老不紧不慢,先概括了三个主因,在接下来的两天详谈中,又补充了许多“深度分析”。


首先,台湾“二次变天”的震撼程度,远远大过陈水扁上台的“一次变天”。当时国民党虽然下野,但民气犹在,余威尚存,对民进党的制约能力不可忽略,所以才有后来马英九的东山再起,高票当选。而这次下野,则是彻底溃败。蓝营若没有新生代出来主导凤凰涅磐,恐怕东山再起机会渺茫。听说大选开票夜,习近平召集在京政治局委员,去中南海收看实况转播。看完之后,大佬们个个面无表情,一言不发,默默散伙。这说明什么?“此时无声胜有声”!高层的失魂落魄,非比寻常。每人心思或有区别,但共同认知,是对“和平统一”不再抱幻想。时间拖得越久,台湾新生代对大陆的排斥程度也越深。这个新局面,老邓当年未见。另外,当时的综合国力欠缺,即使想解决,心有余力不足。而如今,中共自信翅膀已硬,游刃有余,如果这代人再不解决,今后难度更大。听任台独走上不归路,这一代领导要担主要罪名。所以,高层的共识是,解决台湾问题要有紧迫感。


其次,与外界对习“无所作为”的刻板印象相反,习核心很有可能“主动出击”,利用台湾大选新局做文章,谋划一个令全球 “山摇地动”的大胆计划:即把目前的备战重点,从南海、东海转到台海,以软硬兼施两手,迫使蔡英文新政府表态,明确认同“一个中国”(至于“各表”有无,用何措辞,都无关紧要,因为终将名存实亡)。不仅口头承诺,还要迫使蔡政府用“政治协议”敲定“一中”。也就是回归(并恪守)马英九那条底线,不许小英越过老英“雷池”一步。军方鹰派认为,这个风险值:“山摇地动”,不仅能震慑台独和美、日,也能凝聚内力,有助于摆脱困局。


第三,台湾问题的关键,还在于老美的立场。通过这几年跟老美打交道,军方鹰派吃准了美国人的“底线”:那就是“绝不为协防台湾打仗”,尤其冒核战风险。陈老联系到“狼和小羊”的故事,他说:如果狼打定主意吃羊,永远不愁找个借口。绿营二次上台,正好给大陆鹰派提供一个“最正当”不过的动手理由。假如小英无力招架,乖乖就范,那等于事实上向“一国两制”靠拢,早晚要忍受香港今日的耻辱。万一小英拒绝,那就文攻武吓,增大压力。万一美国撒手,中美达成默契,估计台湾难以招架。反之,万一美国(外加日本)拒绝绥靖,不惜联手介入,甚至武力协防的话,那中共就举国动员,摆出大打出手的架势。虽然双方都有误判可能,但最终退让的,将是美国而非中共。结果还是一样,眼睁睁看着“狼吃小羊”悲剧重演。



二,台湾绿化,鹰派暗喜


我相信台湾大选对中共高层的冲击,但是冲击力度,是否大到鹰派势力抬头,并影响习核心调整战略的程度,我还是半信半疑。为此,陈老解释如下。他说,虽然国台办内部预先评估,台湾大选的结果是绿营二次执政,但没想到蓝绿差距如此之大,更没料到周子瑜事件会产生蝴蝶效应。国台办对台湾民情的“隔膜无感”,令上峰震怒,也使稳健(务实)派处境狼狈,眼看多年对国民党的金元统战,付之东流。相反,军方鹰派为此窃喜,认为自己早有先见之明,趁机鼓吹 “准备打仗”,建议调整战略,首先,而且一劳永逸地解决台湾问题。他们列举了三条理由,对于刚刚完成军改的新领导班子,颇有吸引力。而习核心本人,也没表示异议。


首先,台海问题属于“内政”,比南海、东海争议相对“单纯”,美日难以直接插手。台湾已被基辛格、尼克松出卖过一次。正是那次出卖,导致台湾国际生存空间逐步缩小。虽然老美亡羊补牢,又搞了“台湾关系法”,但威力远远不敌 “中美公报”。如今演变到只谈“一中”,不谈“各表”,说到底,还是中美狼狈为奸,给台湾挖坑的结果。因此,军方鹰派认为,把战略重点移到台海,跟老美来个“缓兵之计”,换取老美不介入,起码老美难反对。说不定,还觉得这笔交易划算,乐观其成。


其次,相对于东海、南海之争,美、日不大可能为台湾冒开战风险。东海之争,有领土资源和美日“安保条约”等因素。南海之争,除了领土资源,还有自由航权问题,涉及周边众多国家的权益。美国出于维护国际秩序的目的,有可能寸步不让,甚至结成国际同盟,与中国持久对抗。军方鹰派就此提出:与其现在就跟美、日摊牌,引发多边冲突,不如暂避锋芒,来个“兵不厌诈,远交近攻,先易后难”,把锋芒转向台海。待一劳永逸解决台湾之后,再回过头来,决战东海、南海,分清轻重缓急,更为有利。


第三,台湾问题解决之后,中国将“如虎添翼”,更有利于在东海、南海,甚至全球的战略扩张。解决台湾问题,可收“一箭三雕”之效:一雕终结国土分裂,完成“统一大业”,去除“台独”隐患,奠定习核心至高无上的历史地位;二雕彻底毁灭国民党培育的民主基地,掐死大陆民运萌芽,挫败港澳和海外民主派,凡在中共控制的土地上,永远不许向党权挑战。这样一来,必有利于“凝聚”共产党说的“正能量”,向西方价值观面挑战;三雕收复台湾“不沉的航空母舰”,使其变为中国扩张的桥头堡,有利于增强海空优势,突破所谓“第三岛链”,最终把美军“挤出”西太平洋。



三,“山摇地动”,“非常管用”


陈老列举的鹰派上述理由,虽然逻辑上自洽,不过我还是不敢相信,真又要灾难临头。于是反问陈老:“中国好不容易稳定了三十几年,刚刚过几天好日子,如果真要军事冒险,‘山摇地动’瞎折腾,难道当局就不怕经济全面倒退?” 陈老的回答斩钉截铁:彭老弟,你又错了!共产党为维护一党专政,从来不怕砸烂坛坛罐罐。老毛文革不怕,跟苏联冲突不怕;老邓打越战不怕,六四屠城更不怕,难道习核心能怕台海动武?我看岂止不怕,说不定内心还巴不得打仗哩!刚刚提拔的中下级军官,对军区改战区欢呼雀跃,求战情绪弥漫,个个都想升官发财,跟军阀时代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如出一辙。中国经济危机的主因,我们认为是改革不彻底的结果,可毛左认为是西方围堵的结果。他们说,只有突破围堵,教训美日,才能维护中国的经济主权,走出衰退阴影。


陈老接着说,这就是为什么,除了军方鹰派想打仗,许多党国官员,也有“坐等出事”和“坐盼出事”的心态。所谓“出事”,含义当然很多,其中就包括“打仗”这一项,至于跟谁打,如何打,是另外问题。于是,陈老细数了打仗对维护一党专政的“四大好处”。


一是舆论宣传。无论真打假打,短打长打,只要形成备战气氛,进入紧急状态,官方首先收紧舆论控制,消除“杂音”,让目前仅有的一丁点儿舆论空间,全部归零。什么微博、微信、网络,手机,统统监控。为“准备打仗”,“严守机密”,可随意封网,断线,甚至停网,拉闸断电。在“国家利益”,“民族危亡”高唱入云的气氛下,任何抗争都苍白无力,几无可能。最近不是大讲“核心”跟“看齐”意识吗?这样才能彻底向“核心看齐”,最终变成“一个声音,一个思想,一张面孔”。别说“妄议中央”,任何异议都无情镇压。这种高压下的“思想统一”非常好用,过去毛、邓屡试不爽,习核心岂能例外?


二是强化治安。一声令下,备战戒严,治安立马好转。什么访民闹事,律师维权,抗议拆迁,种种让当局头痛的“破事”,都可用“备战”之名,一扫而光。正常司法暂停,军事法庭(临时法庭、紧急法庭等)取而代之,一元化领导,从重、从快、从严,抓一批、关一批,杀一批。文革期间,公检法军管,跟林彪的“一号命令”交相映辉,全国掀起“一打三反”潮,数百万被抓,几十万被杀,其中多数都是错杀、滥杀,到胡耀邦年代才平反昭雪。有人从被抓到枪决仅仅几天,草菅人命,古今罕见。这种胡来,即使极权专制之下,在和平时期也难以想象,但以战争为借口,就司空见惯。余杰流亡美国前,不是曾被国安恐吓过吗?“你们这些民运份子,全国加起来不过两三百,我们能把你们一网打尽,半夜拉到荒郊野外,统统活埋”。国安这番话,当然是虚张声势,但在战争时期,以紧急状态为掩护,说到做到并不难。


三是稳定金融。陈老说,所谓稳定金融,听起来文明,其实说白了,就是抢老百姓的钱,再次共产。当前中国经济下滑,股市汇市动荡。为堵银行坏账,防范危机突发,一个月居然印出十万亿人民币!其实质,还不是币值掺水,通货膨胀,强迫百姓买单?当然,这还不是明抢。如果打仗,可以理直气壮,用“爱国储蓄,支援前线”名义,变相冻结银行存款。当然不说无偿没收,但不许你随便提取,更不许兑换出境。吃饭穿衣怎么办?只许提取小额,仅够全家生活,挺人道吧?其余免谈,等战争结束再说。万一到时人民币变成废纸(类似金元券)怎么办?嘿嘿,对不起,谢谢你为国家做贡献。这说的还仅是私人存款,至于针对富豪大款,中小企业,其它名目的征调、没收、借用、捐献、义卖、等等,就更不必说了。为国家打仗,你就出血吧!反正倒霉的永远是平民百姓。为此目的,官方开始组织经济专家,召开内部会议,闭门研讨实施“战时经济体制”与“军事共产主义”的可能性。有昧良心的学者,竟然鼓吹军事共产主义有“正面意义”,是“我党我军优良传统”,也是摆脱经济困境的“最好选项”之一。


四是消化产能。谁都知道,中国产能过剩,产品积压严重。过去列宁写《帝国主义论》,说帝国主义为摆脱经济危机,必须发动战争,向外扩张,寻找新市场和原料产地。如今风水轮流转,该轮到自称社会主义的中国,为摆脱经济过剩而开动战争机器了。现在不是大量往海外撒钱吗?所谓“一带一路”,主要目的,也是利用放贷,向海外输出产能,推销积压物资,在国外大兴土木。因为涉及国家太多,国情异常复杂,推行计划阻力重重。所以鹰派想到战时体制,用国家强制手段,指令性生产与分配战略物资,消化过剩产能。战争一旦打响,物资消耗不必说,即使小打或不打,也能推动国家采购,促进内需扩大。加上扩大征兵和招工,增加就业率,改善下层生活,普及社保,推动“战时繁荣”,有利于走出经济危机。



四,中美误判,蛮者“胜出”


听陈老说到这里,我已吓出冷汗,不由反驳:“怎么听你口气,好像中国要走希特勒那条路?网上确有文章,说要警惕中国法西斯化,不过我从来不相信。以您的观察,难道中国真有法西斯化的现实危险吗?”陈老笑笑说,这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而是机率有多高,危险有多大的问题。前几年我也认为那是无稽之谈,可是听多看多了,慢慢感觉,相当比例的无知青年,特别是愤青和五毛,包括我自己的不屑徒孙,正急速往纳粹意识形态蜕变。某些号称学者的中年毛左,在他们中间颇有市场。他们认为,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没错,它跟英美自由主义针锋相对。他的失败不是主义或者战略错误,而是策略和战术错了。他不该种族灭绝,更不该进攻苏联。如今中国崛起,跟老美叫板,肯定会吸取德国教训,避免希特勒覆辙。


当然,陈老口气一转,话又说回来,就算鹰派的台海战略最后被核心采纳,并付诸行动,结果能否成功,还要看老美如何应对。如果继续沿用基辛格的龟孙子主义(尽管可能性不大),用牺牲台湾人权,换取东海、南海暂时平静,那台湾肯定完蛋。等台湾解决之后,军方胃口更大,要进一步施展向远洋扩张的雄心。他们的目标不是一个台湾岛,而是整个亚洲,甚至全球。到那个时候,美国再挺身而起,恐怕就更难了。


陈老沉思片刻,突然问我:“你居美多年,各种消息都看。你觉得老美真那么傻,就看不透‘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吗?他们真会眼看台湾被大陆收回?”我如实回答:“虽然美国不高兴,但无计可施。因为美国人骨子里反战,门罗主义抬头,不可能为台湾冒战争风险。您读读顶尖中国通何汉理(Harry Harding)最近的文章‘美国对华政策失败了吗?’发表在《华盛顿季刊》(第38卷第3期),网上有中文版。你猜这老兄怎么说?无论各派(中国通)对中美关系如何评价,乐观还是悲观,‘中美关系仍存希望,至少可以相信中美之间不会爆发战争’。这等于向中共鹰派交底:美国人无论哪一派,全部厌战,绝不可能为台湾而战。”


陈老一拍桌子,说,糟糕就在这里!中共鹰派也吃准了这点。说老美忘了珍珠港,永远不懂防患于未然。只要不打到们本土,老美就不会动真格。当然啦,站在人家的立场想想,也可理解:美国经济百孔千疮,自顾不暇,哪有心思去管那么多闲事。这就跟村里流氓打架一样,“厉害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就看谁的底气足,吐沫星子飞得高。所以说,这次一旦台海吃紧,美国未必出动航母。就算出动航母,中国也未必退缩,反而激起极端民粹,举国动员,陆海空一齐上,导弹瞄准台湾、日本、关岛、洛杉矶,你敢向我开炮,我就发射导弹。当然,双方都有误判可能,但我估计,首先软下来的,还是厌战的美国,于是,大陆鹰派亡命徒容易胜出。哎,看来天命如此。我们只好眼看台湾沉沦了,愿上帝保佑!


陈老沉思良久,话锋一转,接着说,当然啦,中共鹰派的张狂即使得逞一时,也难持久。我不相信他们“红色日不落”美梦能成真。真的“大炮一响”,极权体制的内伤会暴露无遗,谁笑到最后还难说。等到全球(包括中国)的正义力量,彻底认清‘中共病毒’的危害性,并奋起抗争的时候,共产希特勒的末日也就到了。


在机场跟陈老话别的时候,我心情难以平静,紧握他的手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建议他写篇文章,让“另类思考”广为人知,有助集思广益。陈老连说不可,因为他还要靠官方退休金养老,不想步高耀洁医生晚年流亡的后尘。他鼓励我说,老弟你来写,列出我的主要观点,隐去真名,尽快发表,译成英文更好。说到底,这是我的政治心病。


在安检处入口,他再次停步,最后留给我掷地有声的临别赠言:我们这代人毕竟生在民国,还没丧失基本价值判断能力,深受共产荼毒,忧心未来国运,不忍心看着国父孙中山肇建的真共和,竟然被一个假“共和”逐出历史舞台,简直是炎黄子孙的奇耻大辱,也是全人类的耻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徵文啟事鏈接: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521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