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派與鷹派對撞在即?——急獨急統疑雲】徵文


議報主編雪笠序:

就在急獨與急統勢力對撞在即,兩岸陡入「鷹鷹相激,鴿鴿相覷」的緊張局面之時,一行年逾九十的大陸國軍老兵千里迢迢從四川來到臺北拜謁遠隔海峽七十載的官長和袍澤,不意間揭開了两岸民间交流新看點。本刊特登出兩篇分別從大陸和臺灣角度撰寫的紀行,以為紀念。

(大陸篇)

信仰恆久 經年愈堅

大陸國軍老兵訪台紀行

雪 笠   公 鳴


民國一〇五年,西元2016年3月2日,九位來自四川的國軍老兵在熱心臺商白中琪及友人的贊助下終於得以踏上中華民國自由區的土地,看望他們久別的官長和袍澤。

九位老兵平均年齡逾94歲,其中八名都要靠輪椅行動,唯有92歲的廖沛林尚身板硬朗。然3月2日下午,九位老兵才飛抵臺北桃園機場,就堅持立刻趕往慈湖蔣公陵寢拜謁。八台輪椅在蔣公靈前一字排開,廖沛林在主祭位站得筆直,恭恭敬敬地向國軍老兵們最敬重的長官蔣委員長獻花、行禮。

~~


禮畢,廖沛林走到靈堂前,以66年滄桑亦未能「改造」掉的國軍軍人的英武姿勢迅速脫帽、行三鞠躬、默哀。而後,他擡頭仰望蔣公遺像良久,努力壓抑顫抖的嘴脣,仍不禁激動哽咽,喃喃語道「蔣公,總裁!您老人家受苦屈了」…… 話語未罷,已然失聲,伏地痛泣,久久不起。

~~

~~


其餘八名老兵也不顧身體不便,一定要家人從輪椅攙扶到蔣公靈前親自叩首拜祭。

在《一寸河山一寸血》紀念片中,蔣緯國曾經回憶蔣公50年代在臺視察兵工廠,當他一一握手,行到一名重慶老工人面前慰問時,沒想到老人說:委員長這些年為國操勞,委屈了,你要保重啊。當晚蔣公對家人感嘆道,這句話唯有母親對我說過,而今天才有第二個人體諒我的委屈了。

廖伯伯等國軍老兵們青年時追隨蔣委員長,為保衛中華民國的自由血戰沙場,不料卻在隨後近七十年漫長的歲月里遭遇各種「運動」的煎熬,飽受牢獄困厄,曾經身為護國軍人的榮耀被時代變遷的風塵埋沒,反而要蒙羞受辱,背負著沉重的生活勉強倖存於世,甚至有人九十高齡(沈安流)還要沿街販賣水果維持生計。當他們歷盡千辛萬苦,終於見到愛戴和牽掛的長官時,第一句話竟然也是「蔣總裁受委屈了」!而老兵們自己又何嘗不委屈呢?多少辛酸悲憤,更與誰人說?唯有在老長官的面前,痛痛快快地哭將出來吧!


次日,老兵一行輪椅浩浩蕩蕩,手持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再到忠烈祠看望曾經並肩作戰的官長和袍澤。國军後備司令部留守業務處處長、忠烈祠接待官王惠民上校率員親到門口立正迎接。王惠民上校緊緊握住廖沛林老人的手,輕問「我可以抱您一下嗎?」,兩人含淚相擁。王上校對老兵們高喊:「各位先進,我們在這裡等各位好多年了!這是一條漫長的烈士之路。我謝謝各位!回來看我們這些袍澤、看我們的官長、看我們的弟兄!」

~~

~~


向忠烈祠的勇士國魂致祭後,老兵們請工作人員尋找他們各自長官和戰友的靈牌,迎到案擡上祭拜。時空倒換,故舊重逢,老人們又都止不住淚如泉湧。其中79軍老兵陳永成看到曾經像父親一樣關照他的王甲本軍長的靈牌,嚎啕大哭,哭得像小孩一樣。志願者見他哭得不能自已,只好把他(輪椅)推到靈堂外平靜心情,他稍待又要求推他回來看軍長,看到又哭…… 如此三次,方才平復。在場者無不動容。

祭拜完畢,由國防部派員將抗戰勝利紀念章在忠烈祠當場隆重頒發給大陸老兵們。老兵們終得恢復他們應有的榮耀。

~~

~~

令人驚喜的是,當日中午老兵們用餐時竟然偶遇在隔壁包廂出席退伍軍人協會活動的馬總統。馬總統與老兵們親切握手致意,感謝他們對中華民國的付出。

但也有路人點評:還好大陸抗日老兵來得早,遇到馬總統,待到換了蔡總統,還會理他們嗎?或會視為敵軍吧?

~~

國民黨副主席,正在參選國民黨主席的洪秀柱得知老兵們來臺後,也在3月5日將他們邀至私人寓所招待。

~~

老兵們在臺所至之處,從中正紀念堂到國父紀念館,從國史館到總統府…… 每個單位都熱情地接待和協助,令老兵們感受到出乎意料的尊重。臺灣此行,他們不但得以一償心願,他們的犧牲他們的價值在被大陸官方漠視六十七年後,終於在中華民國自由區得到高度的認同。生有知己,死而何憾?

一路以來,老兵們不停地向幫助和接待他們的友人說謝謝,他們感謝慷慨贊助和熱情接待的臺灣友人,感謝常年照顧他們並全力促成此行達成老兵心願的四川抗日老兵救助會和志願者們。其實,最應該感謝的還是老兵們,我們要感謝他們用青春為中華民國服務,用熱血為中華民國犧牲,感謝他們固守三民主義的精神,感謝他們將信仰盛放在虔誠的心中默默承載數十年,恆久不變、愈挫愈堅。

他們曾經是中華民國勇武的將士,在生命中最後的時光,步履蹣跚地來到台灣,為的只是接近和踐行年青時曾經為之奮鬥的信仰。他們「這輩子心願已了」。

真的「已了」嗎? 不,老兵們還留下一個「心願」要我們去實現——

一零五年三月三日

祭忠烈祠文

維 中華民國一百零五年,歲在丙申,國曆三月三日,前國軍舊部李聖言、陳永成、沈安流、王行軍、李國志、陳洪遠、廖沛林、周躍先、陳開祥等,恭奉庶饈時儀,謹祭告於忠烈祠故長官、袍澤靈前:

昔我輩追隨 蔣公,冒死效命,扞蔽國家,挺身疆場。公等不幸以身殉難,名垂史簡。而吾儕雖得以沙場生還,乃歷盡劫厄,五刑俱受,身被荼毒。仰賴天恩澤庇,祖宗靈佑,幸而不死。嗟夫!今竟以垂垂之年,浮海赴臺,得瞻故國巍宇,足稱幸甚。復又榮登斯堂,伏祭英靈,不勝悲喜。嗚呼! 諸賢隱沒泉下久矣!吾儕來日亦無多。但不知是蒙何辜,今生竟罹此厄?倘英靈有鑑,天人共感,使我故國重光,異氛盡掃,則吾等雖至神魂俱滅,待罪阿鼻,亦無所恨矣。尚饗!


總有一種力量,令我們重建信仰。就是這樣百折不變、默默堅持、孜孜傳承的力量,終會使「故國重光,異氛盡掃」的心願得償!

~~

~~




後記:兩岸交流新看點


此次活動完全不同於以往冠以「民間」名義,實際由政府部門在後台操作的形式。這是一次完全由兩岸民間人士發起、組織、籌備、成行的一次交流活動。由台商贊助,與大陸長期關愛老兵的志願者團隊合作,多方努力促成此行。

整個活動引起了海內外媒體和民間廣泛的關注,取得了非常熱烈的社會反響。台灣方面馬總統的偶遇、洪秀柱副主席的私人寓所接待,也得體地把握了民間交流的尺度,為民間交流創造了良好的氛圍。

大陸民間在逐步認知歷史真相后,有愈來愈多的人加入到老兵關愛活動中,有愈來愈多的人盼望兩岸可以直面共同的歷史,這就必然導向愈來愈活躍的兩岸民間交流。這也正是近年來涵蓋了文化熱、學術熱、商品熱等的民國熱促成的一個良性方向,它必將在大陸民間持續創造一個良好的中華民國氛圍、一個藍色的民間思潮,逐漸促成兩岸民間之共識、正向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

正如在臺接待老兵的白中琫女士所言,礙於政治情勢,有很多事兩岸的官方都不能或不便做到,那就民間一起來做,不管是臺灣還是大陸,大家一起努力,一起完成。

抗日老兵赴台拜谒是民间交流活动的一种形式,我们期待更多由民间人士组成的交流逐渐开展起来,並愈來愈活躍。這樣的交流活動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只要不受到官方的限制,勢必逐步增多,并由民間開始向上影響,波及和影響兩岸相關政策的走向。

四川抗戰老兵此趟輪椅行,殊為不易,它是大陸的志願者和臺灣的志願者共同努力突破種種困難和阻力的成果,它不僅重溫了兩岸民間的歷史認同,也成為兩岸民間共寫歷史的一節新片段。這是中華民國自成立便承載的三民主義的精神,穿越70年時空,歷經萬難終於撥霧見日的一行——大陸國軍老兵們用生命最後一段旅程,開啟了兩岸民間交流新章節。


~~







附:活動全程情況

一、概 況

2016年3月2號—3月6日,9位大陸前國軍抗日老兵,在熱心台商的贊助下,在民間志願者的幫助、陪同下,從成都出發抵達台灣,拜謁了蔣公陵寢、在忠烈祠敬獻花圈拜祭當年同袍,并受到了台灣友人的熱情接待,整個行程在3月6號老兵們安全回到成都而圓滿結束。9位抗日老兵基本情況如下:

李聖言:出生日期1918年8月8日,籍貫:四川簡陽,98歲;

陳永成:出生日期1920年12月,籍貫:福建省海登縣(原名:陳永順),96歲;

沈安流:出生日期1924年3月05日,籍貫:四川省崇州市,92歲;

王行軍:出生日期1924年3月13日,籍貫:四川省敘永縣(原名:王行均),92歲;

李國志:出生日期1921年,月份不詳,籍貫:四川省古藺縣,95歲;

陳宏遠:出生日期1919年10月10日,籍貫:四川南充蓬安縣,97歲;

廖沛林:出生日期1925年9月3日,籍貫:四川樂山,91歲;

周躍先:出生日期1927年1月18日,籍貫:四川瀘縣,89歲;

徐開祥:出生日期1918年8月13日,籍貫:浙江省仙居縣下閣鎮,98歲。


二、行 程

2016年3月2日下午抵達台灣桃園機場,即赴慈湖蔣公陵寢拜謁。老兵那句「蔣總裁受委屈了」道出多少辛酸與牽掛,令在场者听后无不怆然泪下。

~~

~~


3月3日,上午參觀中正紀念堂,午餐時間偶遇馬總統,下午到忠烈祠拜祭抗日陣亡將士與同胞,并由國防部頒發紀念勛章。


~~

~~


3月4日,上午參觀國史館,國史館副館長親自接待并與老兵們舉行座談,下午到國父紀念館敬獻花圈。

~~

~~



3月5日,上午參觀總統府,下午國民黨副主席洪秀柱在私人寓所接待并慰問老兵一行,并贈送特別的禮物。

~~

~~


3月6日,黃埔軍校22期恰逢老兵壽辰,同時為大陸幸存老兵及志願者送行,大家歡聚一堂,把酒言歡。

~~

~~



值此大陸抗日老兵台灣行圓滿落幕。


註:本文全部行程、照片、老兵資料由四川抗日老兵救助會暨臺灣友人提供。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