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發動五十週年征文文选】

文革50周年我的回忆与反思

京圣


今年是文革爆发50周年,新年伊始看了几篇回顾评论文革的文章,说实话都没有提到平民百姓如何反思文革?本文就谈谈文革期间成长的我和怎样反思的话题。


一、文革背景下出生成长

我是1965年7月生人,文革全称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它是1966年5月16日中央发文件开始。就是说我1岁时,文革就爆发了。那是没多少记忆的年龄,因出生并生活在农村,小学、初中基本上在学校上学经历过一些运动的冲击,记忆中的主要内容有写大字报、游行示威、喊口号,唱红歌、看样版戏、参与学校演出等。当然,我没参加过武斗,但我们所在的上棠村6个生产队之间与附近村发生过武斗,也没斗过别人,但看见学校里的高中生斗过地主、富农,村里开批斗大会,学校里经常请贫农来校讲~忆苦思甜会~、到大队大礼堂吃~阶级饭~等。

下面我谈谈印象深刻的一些记忆片断。

我因为出生在农村,那时浙江衢州农村没有幼儿园,我没上过幼儿园,我是8周岁即1973年上小学一年级的。印象最深的是上小学的语文教材的第一课书:《伟大领袖毛主度万岁!》《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我爱北京天安门》、《大海航行靠舵手》、《东方红》等,说话、做事、打赌,我们的口头禅是:~向毛主席保证~。

唱红歌。我们那时经常唱的歌是《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我爱北京天安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国际歌》《学习雷锋好榜样》等。

写大字报。在两年级、三年级开始就写大字报,那时全班每个人都写,对谁有意见写谁的大字报,我主要写老师对学生的体罚表示抗议,详细内容记不清楚。教室内外的墙报、墙壁上全帖满,用毛笔写,自己帖。

看样版戏。主要有《沙家浜》、《智取威虎山》、《海港》、《红灯记》等。

学校演出主要是参加后溪人民公社各学校汇演,唱歌、三句半等。

游行示威、喊口号。主要是1976年四五运动,~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等。1976年周恩来、毛泽东去世,参加村校联合的追悼活动,在村礼堂举行。

农村对~地、富、反、外、右~的斗争也很残酷,挂牌批斗、开批斗大会,让他们扫街道,晚上经常连夜审,将人吊起来殴打。

听父母说,文革期间农民去田里劳动,生产队组织社员排队,一路唱歌、一边扛着劳动工具一路行走,劳动中间休息,强迫学习《毛主席语录》。文革期间,大队办过扫盲班,我四姐就参加了扫盲班,获得不少奖状,字没识多少个。

文革的农村教育基本上是小学、初中教育,上高中的很少,上学要交学费,交不起学费,学习成绩好也上不了学。因此,农村的文盲很多。城镇初中毕业的很多,高中毕业的很少。毛泽东发起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下乡的老三届、新三届基本上是初中毕业生。

我在小学时,放假:春耕农忙放假、暑假、秋收放假、寒假等,就在生产队拾谷穗、稻穗、拨秧、除草、耘田、种田、放牛、放鸭等劳动。工分即每出工一天的所得的基础分数是2分至4分不等,一个成年男性劳力,根据其劳动技能、体力、劳动量、劳动效率等指标,综合评价7-10分,最高不超过10分,每个生产队大约仅有10人左右可评为10分,其他人都在10以下,有9.8分、9.5分的小数点记分。生产队除计工分外,也有计件工分,包时、包工的计分,具体由生产队长确定。那时我就接触过下乡劳动的知识青年,他们

在乡下拿的工分约为5-8分,干些简单的轻活。如割稻、拔草、拔秧、种田、踩打稻机等。有的人手上起泡,种田导致烂手指,因长期在有毒的水中浸泡所致。

我们村里文革前有两座寺庙:上棠村一寺庙叫“蔡府君庙”,属道教道场,类似道馆。文革中道馆塑像被砸,房屋改作生产队粮点;下棠村有一“能仁寺”,属佛教,在衢州大南乡很有名,《衢县志》《衢州地名志》有记载。但在文革的“破四旧”运动中,寺中的佛像、罗汉像都被砸烂,寺庙主持、能仁官被赶走,房屋改作棠村小学、中学(有初一、初二、高一、高二年级)教室。80年代中期老房子被当时的校长拆了,从县教委争取到部分资金、自筹资金北面建了两层楼,南面进竹修理,东面全拆光。直到2015年春节回老家,发现北面的两层楼已废弃,据说是县教委派拆迁队来拆的,被部分村民阻止未成,仅剩房屋屋梁。至今无法复原。据我考证,蔡府君庙石碑记载有400多年历史,是明代兴建的。据《衢县志》、《衢州市地名志》记载,能仁寺在宋代就有皇帝题匾额,民国最盛时有四大金刚、十八大罗汉,整个寺庙有来自附近村庄的120面旗帜,香火非常兴旺。据我对能仁寺的残存石碑考证,此寺地理位置在棠村的东北角,北邻靠近江山江,南面有池塘,且曾建有宝塔一座,寺的东、西两面有池塘,三面历代毁于战火,在清代陆陆续续花了30多年,靠各村信众捐助才建成的棠村人有种说法:先有能仁寺,后有棠村。两庙都有很多传说。蔡府君庙位于上棠村的西北方向,紧邻江山江支流,是道教的背景陈设,村里老人讲有打醮做道场的仪式、求雨仪式,村中龚姓氏中出过道士。能仁寺是佛教背景,文化底蕴更厚重。但都在文革中毁了。1977年至今,棠村及附近村庄,如坝底、泉井边、高家等从棠村学校或棠村希望小学毕业,后考上大学并在区、县、市工作的有数百人,但没有一人关心此校。县教委进行村小合并,派拆迁队拆学校,我想在全国算得上独一无二的新闻,是绝无仅有的。

作为一个普通底层百姓在文革中,做了哪些不该做的事?写大字报、背语录、唱红歌、跳忠字舞、打砸抢、破坏文物、暴力杀人、武斗?

我在文革背景下成长,受的是文革的暴力教育、洗脑教育、打砸抢教育、流氓教育、谎言教育、欺骗教育,我在农村一直从小学到初二年级,后1979年考上浙江省改革开放首批18所重点中学之一的衢州市第二中学初三,并继续在衢二中读高中三年后毕业。


二、我的追问

我上小学一年级时,当我读到“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时,我就向老师提问:什么叫党?共产党是谁?我的仅有初中学历的小学老师答不出。由于我父母不识字,是文盲,所以,此疑问一直存在我的记忆深处。我对大字报、批斗会、周恩来世追悼会、毛泽东逝世追悼会也印象深刻。

上中学后,逐渐了解并知道党是一个组织、共产党是执政党,但都是从正面去理解的。初一时,我辞去了班干部职务,也没有入团,一心准备考重点中学。初三考入省重点中学后一直到高中毕业没入共青团。高中的同班同学,就有好几个党员,像班长、团支部书记、副书记都是共产党员 。

初三教历史的一位张健老师,山东人,头发很白,说是谷牧副总理的部下,他的行政级别高过当时衢县县委书记、县长,是衢县最大的~官~。张老师不想当官,当中学历史老师,但在1957年也被划为右派,他是我知道的第一个教师右派。考上高中继续在衢二中上学,我知道了更多老师是右派分子,如二中校长吴良老师,当时教我们高中一年级至三年级化学课,吴良老师文革被迫扫过马路、下放农村五七干校干体力活,因全国八大化工基地衢州化学工业公司(原名衢州化工厂、简称衢化,现为上市公司巨化股份)合成氨项目上马后,遇到技术难题,有人想起化学专家吴良校长,吴老师为他们解决了生产技术难题,轰动衢化、名扬衢州。吴老师只兼任我们高中一班化学老师后,成为改革开放浙西地区、衢州市的第一位化学特级教师。还有其他老教师都是右派。右派老师们都是在粉碎~四人帮~后、文革结束的1977-78年才出来工作的。什么是右派?划分右派的标准是什么?这些疑问一直在我脑子里转。

在衢州二中的中学四年1979-1983年,我主要准备高考,右派老师的详细生活及在文革被迫害的详细情況和名单不知道。1985年我考上大学,1986年学潮,参加过浙江师大学生游行,晚上从浙江师大走路去金华市委市政府,来回20多公里,诉求是什么记不清了。写过大字报、抄录过不少大字报,上大学我也没有入党。1988年毕业后分配到中学当数学数师,1989年学潮来临,在学校里也听过王若望的演讲。开始阅读大量的西方译著,渐渐开始有意无意的思考资产阶级自由化、反贪官污吏等问题。1989年全国大学生在天安门游行示威绝食,最后镇压,我一直很关注。


三、民间底层农民的反思:回归宗教信仰

民间的反思,从我对老家棠村的观察可以看出也在默默地转变,表现在农民的信仰观念渐渐恢复。大约在20世纪80年代,上棠村就开始让让村里的画师重新雕塑蔡府君庙的两个塑像,雕好后,村民自发组建~护佛团队~,在端午节、中秋节、春节等会抬出来到各村巡回展示,接受拜礼、捐助。

文革之前在距离棠村西面7公里的地方即现后溪镇(原叫后溪公社、后溪乡)上有教堂(是天主教还是基督教有待考证),文革时被禁止,教堂的神职人员,被谴散、判刑或斗死,不知道。教堂被公社占用作为食堂,遗址现仍在。至于公社上有哪些人是基督徒,我不清楚也没接触过。80年代中期,上棠村里的部份村民接受外来的基督徒到村里传福音,用他们自己通俗的话说叫~学耶稣~,建立了家庭基督教会,一直坚持到现在。村里的部分老年人信教、受洗成为基督徒,去年春节我回去了解到年轻人很少,主持人是60多岁的女性教友杨妹。棠村人历代信佛教、道教,信基督教是文革后的事情,可以看作部分棠村人对文革的反思:学耶稣、信基督、读圣经、行公义才能救自己,明白自己是罪人,认罪、悔改才是正道。棠村周边有几个村也有家庭教会。2001年我去衢州市龙游县一同学家叶村,也发现其父母和部分村民在做基督教的教会礼拜。

下棠村的能仁寺遗址上的棠村学校外的池塘边,在20世纪90年代部分村民挖起文革砸破的石碑,集溃建起了简易房,重新雕塑起佛像、能仁官、铁拐礼等供信众参拜。去年春节已移到能仁寺原遗址内,等待重新兴建恢复。宗教信仰的恢复可以看作是民间反思文革的一种积极成果,只是信仰的不多,任重道远。


四、民间知识界反思缺少道歉:我对文革的反思

作为普通人文革到底该如何反思?

首先,文革中有暴力行为的人要进行深刻反省。暴力行为包括语言暴力和行为暴力,主要表现在你主动批斗、辱骂或殴打、加害过地、富、反、外、右等,是被人利用的还是被欺骗蒙蔽的?是谁指使你干的?要充分认识到暴力行为伤害当事人很深,包括肉体的、精神的伤害。危害性特别大,给受害人带来身体、精神、心理的多重伤害,造成受害人残疾、健康的问题,甚至导致受害人自杀。

其次,施暴人应向受害者本人及家属表示当面道歉,请求原谅。当事人不在世的,去给当事人上坟,真心忏悔。也可给当事人及家属写信道歉,发上网络互转。

再次,破坏过文物的,真诚道歉。应把相关细节、过程写下来,对自己当年的错误行为向公众、向子孙道歉,说出负责下令的官员名单,追缴文物,表示出忏悔,向公众实事求是说明解释,真心道歉,请求民众谅解。

第四,反思自己在文革中的言行。写过的文章、大字报,说过的话,恶意攻击别人、扣帽子、扭辫子、甚污陷别人、向党和政府告密的等等过激的言论,造成他人伤害的,都应该说节道歉,真诚悔过。道歉,说声对不起还是非常不够的,还耍从自身找原因,从思想上、知识上深挖被利用的深层根源,切实找出自己当初被蒙骗的主观自身、社会环境的、政治运动背景的、人性之恶的各种因素,深刻剖析,相互探讨,真诚认罪、悔过。

第五,道歉、反思、反省最终要上升到对一党专制制度的分析理解批判揭露。流氓专制植根于教育制度对人性的摧残,从幼儿园开始到中小学教育再到大学教育,都实行党化教育、奴化教育、谎言教育、欺骗教育、流氓教育、暴力教育、工具教育、仇恨教育、马列邪教教育、阶级斗争教育等。这些教育归根结底是摧毀人性的道德底线,一切服务于一党专政,把人民作为专政奴役的对象,把纳税人作为压迫、剥削、迫害的对象,把知识界中有独立思考批判能力的作为反对党和政府的敌人,把底层百姓赖以生存的土地、房屋征收、征用,随意强拆,随意剥夺人的生命权,侵犯人的基本生存权,限制人的自由。把子女与父母、亲友之间、同学之间划分阶级,政治派别,鼓励子女揭发父母、亲友相互揭发、同学相互揭发,划清界限。

政治立场至上,崇拜权力,崇拜斗争,崇拜领袖,崇拜领导,阿臾奉承,处处溜须拍马、吹捧,人性极端扭曲,未经审判,开公判大会,强迫大队、生产只社员参加,目睹~罪犯~被拉出去抢毙,达到威胁、恐吓、震慑之目的。

文革的问题是共产党1949年以来进行土地改革、“三反五反”、“镇反”、“四清”、杀地主富农、杀知识分子、杀资本家,“大跃进”、人为制造大饥谎等的延续。这不仅是毛泽东搞个人权斗、人为迫害党内外各界人士,也是共产党一向对百姓实行专政的方式之一。因此,把文革的责任推给某一人显然不符合历史逻辑的,这是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是有责任,每个人都去阻止或反对的话,文革就搞不起来。文革的中国式阶级斗争,源于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显然这是错误的理论!

而中国两千多年的流氓专制,正是把人作为杀阀的对象,把人分成若干等级,中国实行党化教育和奴化教育、流氓教育、谎言教育、欺骗教育、暴力教育、洗脑教育、马列邪教教育等,把人当作动物一样任意宰割,使中国人变得特别野蛮,中国人几乎全是流氓、骗子、奴才!文革的错误本质上是共产党实行一党专制的结果,是共产党基因里就有的对反对者实行血腥清洗和镇压的结果!反思文革,就等于是批判共产党,清算共产党,就是反对共产党,就是颠覆共产党,就是推翻流氓专制。所以,深刻反省和清算文革的错误,只有在共产党崩潰之后,只要共产党执政,就不可能反思文革的错误。


2016.3.24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