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派與鷹派對撞在即?——急獨急統疑雲】徵文文选


不肯实行民主,拿什么纪念孙中山


闵良臣



不知是台湾民进党在今年一月大选中最终赢得胜利,还是海峡这边有人认为有什么“文章”可做,继201511月中国大陆政协会议做出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的所谓“决定”后,今年三月全国两会的政协开幕式上,政协主席俞正声在讲话要结尾处,再次表示今年要举办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纪念活动。

为什么要这么做?讲话中说孙中山是一位“伟大的民族英雄、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驱”,他“为民族独立、社会进步、人民幸福”建立了“历史功勋”。其实,这些都是一些“高大上”的抽象口号,而孙中山革命的目的都很具体,具体到中山先生为了向人们讲“五权”,亲自设计一件被后来称作“中山装”的上衣。我想如果他能活到今天,绝不希罕这些虚幻的荣誉或光环,而是希望能看到一个他心目中真正的民主共和国:平等、博爱、自由、民主。所以说,中山先生真能活过来,一定很失望!

孙中山,当然应该纪念,但绝非为纪念而纪念,更不应该把孙中山当作一种“圣物”或是一种“宝贝”,据为己有,或是以为谁喊了几句口号,大张旗鼓地纪念一下,就等于谁继承了中山遗志,而是一定要想想我们为什么要纪念中山先生,他到底有什么可值得纪念的地方值得纪念的思想。他是民族英雄不错,因为他“十次革命”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要推翻清政府,打倒满族皇帝。这第一个目的,不用说,当年就达到或说实现了。可孙中山还有第二个目的,那就是建立一个像西方民主社会那样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共和国,反对任何人任何形式的专制制度,这才是他革命的最终目的。也正因为他的这个最终目的,在临终前才留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沉痛遗言。

然而,众所周知,即使从孙中山19253月去世至今,转眼又是近百年过去,海峡对岸的台湾已经实行民主不说,大陆又做得如何呢?从1949年中共获得政权算起,眼看又快七十年了,孙中山的最终目的在大陆实现了吗?如果没有,又是因为什么。特别是声张要纪念他的人,如果不仅没有按照孙中山先生的遗愿去做,且还背道而驰,所谓“纪念”又从何谈起,至少会让人觉得很滑稽。不然,难道一个不肖子孙也有资格纪念祖宗?

几年前,大陆央视播放过一部五十九集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据说现已禁播。为何要禁播,只有禁播者心里最清楚。如果连这种电视剧都要禁播,又还怎么好意思说纪念孙中山?《走向共和》当然不能拿来当历史。但正如《三国演义》,虽然不能像《三国志》那样作为魏、蜀、吴的三国历史看,但其中一些大事件以及一些重要人物的有些思想甚至说出的话还是“有历史根据”的。既如此,就让我们通过这部电视剧来看看中山先生当年是怎么说的,把他当年说的话拿出来,对照一下,看看这六十多年来大陆执政者所作所为,是否有资格纪念孙中山。

当年在竞选国会议员之前,宋教仁、孙中山一行到乡下搞宣传,当孙中山听到萧乡长也能说出“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民为贵,君为轻;天下以民为本”这些话时,虽有些许欣慰,但他告诉大家,这虽然是专制下的一点民权思想,可由于是封建专制的国家,也只是说说罢了,到头来还是专制。而“民国就不同了,我们有共和制度保证下的民权,这不仅仅是嘴巴上说说的一隙之明,而是认认真真写在宪法里,脚踏实地地去做。”特别是在宋教仁给乡民讲了“共和”二字的来历后,孙中山紧接着讲道:“在现代的共和国里呀,‘共’,就是说国家的权力是公有的,国家的治理呢,是我们所有国民共同的事业;‘和’就是合群力而治国,就是民主啊。如今,咱们就是共和国了,可这人民的民主权利怎么能剥夺呢?那还叫什么共和国呢?这是你们的选票,这是你们的民主权利呀,去填写你们自己最中意的人,他能代表你们的利益,然后在国会上去替你们说话,你们想填谁就填谁,不要听别人的,更不要让别人来代替你们。”

当萧乡长说乡下人谁都不认识,不知道选谁时,孙中山说:“这就是竞选哪。国会议员的候选人哪,他会发表演说的,你们大家都去听他的演说,谁对你们的心思,你们就选谁。”当乡民们听了宋教仁的模拟演讲后,就要选宋教仁当议员。见此情形,孙中山跟乡民们说:“你们刚才听了我们这位代理理事长的谈话,你们就选他当议员。不急不急不急。你们呢,要特别珍视自己的民主权利,大家呢要多听一些别的候选人的演讲,包括别的党的候选人的演讲,从中选出最对自己心思的那个候选人。”

听听孙中山讲的这些话,可以说一百年后的中国大陆也不配叫“共和国”。可怜的大陆民众至今没有听过什么国会议员的竞选演说,更无法像孙中山所说的那样“谁对你们的心思,你们就选谁”。大陆民众不是选民!相比较而言,有资格纪念孙中山的,是国民党,在海峡彼岸。大陆执政者没有资格纪念孙中山。

孙中山推翻清廷,建立共和,说到底,就是要建立一个像西方那样的民主国家,这是毋庸置疑的。他亲自设计的“中山装”,在左边袖口有三个扣子,中山先生的解释是“这是让人们记住,永远不要忘记人民,就是我们的‘民族、民权、民生’——就是三民主义。”

现在百年过去,台湾不说,中国大陆民众的“民权”又落实得如何?六十多年,国民到现在不知选票为何物,大小官员几乎全是委任,“组织”的决定和任命代替了民众的选票。一个所谓的“人民代表大会”,其实完全可称之为“官员代表大会”事实上也是地方各行政机关的头目居多)。看看那几千名代表,有几人身上没有官职?我们这种代表大会,从形式上说,当然也属“代议制”,可我们这种“代议制”与约翰·密尔所讲的“代议制”有本质区别。一个个“人民代表”不是竞选出来的,而没有基层的选举,没有选票,所谓“代议制”就是假的。委任的官员“代表”民众去开会这种形式,不能称作“代议制”。

难怪在刚闭幕不久的全国两会上,当网友们听到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在作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自称从2016年开始,中国大陆县乡两级人大代表要换届,9亿多选民将直选产生250万名基层人大代表后,立即在网络引起网民们激烈的“反应”,大批网友反驳说,从未见过一张真正的选票,“直选产生”就是一句谎言。

既然实行民主才能实现共和,那么要实现共和就必须实行民主。没有民主的共和,是假共和。对此,孙中山曾在一次演讲中慷慨激昂地说道:“我想问问大家,我们到底想要什么,就要这样一个假共和吗?如果共和是假的,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真专制;如果共和是假的,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真复辟;如果共和是假的,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被奴役!如果共和错了,那自由就是错的;如果共和错了,那平等就是错的;如果共和错了,那博爱就是错的”

1925年中山先生去世时不可能预测到二十多年后。一个假共和再次出现了,因此一个真专制也就跟着“应运而生”。这种假共和,不想要也得要。正因为共和是假的,毛泽东事实上复辟了帝制,自由也就成了假的,平等也就成了假的,国民只能被奴役,知识分子只能被打成“右派”,很多国民甚至只能被饿死。可以说,1949年后的前27年,毛泽东就是没有皇帝封号的皇帝,而且做得舒舒服服,比真皇帝还舒服,袁世凯地下有知,真要羡慕死了。因为没有什么人敢于像当年“讨袁”一样地说要“讨毛”,中共领导下的军队中不可能出现蔡锷这样的将军。

孙中山在这次演讲要结束时还说道:“我只是希望,让我们的共和国不是一个词语,不是一个形式,她要成为我们实实在在的生活方式,成为我们牢不可破的信念!因为历史不是巧合,历史是选择,只有信仰坚定才能创造历史!”可1949后海峡这边,共和国恰恰就只是一个词语,一个形式,成了人们“实实在在的生活方式”的,是只能唱“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一句话,只能歌功颂德。到了文革,专制独裁登峰造极,人们“实实在在的生活方式”也就跟着变成了“早请示,晚汇报”,学毛著,跳“忠字舞”等等,一些人甚至即使在吃饭前也要向毛的画像汇报,这不仅在中国历史,就是在人类史上都是没有过的,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即使人类已经进步到信息时代的今天,这个国家宣扬的依然是老一套,甚至更加起劲地搞“国是家”、“有国才有家”这种荒唐的洗脑灌输。似这样一个国家,怎么有资格纪念孙中山!

我们知道,西方的“三权分立”就是民主制度的象征,这对封建专制了几千年的中华民族而言,已经是天大的进步,可孙中山先生仍不满足。他在“三权”的基础上还要增加两权,即“考试权”和“监察权”,他并且认为监察权“这也是我们中国古代就有的。就是皇上有错,御史也可以冒死直谏,风骨凛然。现在,我们应该把这个权力让人民掌管。……共和国的人民要人人都是御史,只要发现行政官员有错,就有权力弹劾!对你们国会的某项立法不满,也有权力弹劾。”

在设计“中山装”时,孙中山很用了一点心思,他在表面设了四个口袋(即代表四种权力),又在左上胸设一暗兜,中山先生是这么解释的:“这个监察权为什么要藏在里面呢?因为它是人民的‘杀手锏’啊!当权者永远不知道人民什么时候就‘杀’过来弹劾他,所以他要战战兢兢地当官,老老实实地为人民做事!”

可在当年,人民有权力弹劾毛泽东吗?即使百年后,这个国家仍没有一部《新闻法》,民众的批评且被斥为“妄议”,甚至肆无忌惮地要求全国的媒体都只能“姓党”,连媒体上的广告都不能例外。什么新闻、言论、出版自由,以及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统统不存在。但凡有几个“不怕死的”,轻则定为“寻衅滋事”,被请去“喝茶”,重者则被刑拘,甚至还会判刑。就在刚闭幕的全国两会期间,又给全世界留下笑柄,美国侨报一记者在新闻记者会上提问为何至今没有《新闻法》,结果是主持人避而不答,题外胡扯几句后直接宣布散会。这当然并不稀罕,多少年前,中共大佬陈云就毫无顾忌地说了:“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制定了一个新闻法,我们共产党人仔细研究它的字句,抓它的辫子,钻它的空子。现在我们当权,我看还是不要新闻法好,免得人家钻我们空子。没有法,我们主动,想怎样控制就怎样控制。”把孙中山先生的思想境界与陈云这种人的所谓“信仰”“理念”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1949年后,中国大陆一直把孙中山称作“资产阶级革命先行者”,把孙中山为之奋斗的民主称之为“资产阶级民主”,最多前面再加个“中国”,加个“伟大的”,换句话说,用中共的逻辑,孙中山的革命再伟大,也属于“资产阶级革命”;孙中山的民主再好,也仍不过是“资产阶级民主”。可中共执政近七十年过去,本人有理由相信,很多中国人,一定会同本人一样,宁肯生活在孙中山那“资产阶级民主”社会,而绝不会喜欢后来包括现在的所谓这种“社会主义社会”。

三十一岁的宋教仁被暗杀后,孙中山认为真正的幕后指使不是当时的国务总理赵秉钧,而是袁世凯,于是决定发动“二次革命”(前一次革命是“排满”,因经历十次失败,第十一次才成功,故又称作“十次革命”)不久,二次革命被袁世凯扑灭,但袁世凯在讨袁声中也很快带着复辟梦见了上帝。后受黎元洪之邀(派杨度去日本迎接),孙中山再次从流亡日本回到国内。谁知,当孙中山在北京正阳门下了火车,在站台上被段祺瑞派来的军警先是拘捕,随后又将孙中山驱逐出京。孙中山后来到了上海。电视剧要结束时,海军总长程璧光告诉孙中山:“孙先生,中华民国海军官兵已经齐集吴淞口,等待先生宣布起义!”

这时,只听孙中山对着众人说道:“我就知道,张勋复辟,那是兔子尾巴,它长不了!民主共和是历史潮流,它谁也挡不住!”

后来,一个政党,说好听点,叫做“运筹帷幄”,难听点说,也不知用了多少“阴谋诡计”,最终获得政权后,硬是“挡”了快七十年。可中山先生已经告诉我们,“民主共和是历史潮流”,不管什么人什么党派,都不可能永远“挡”下去!我们应该有信心。在真正的民主共和实现的那一天,大陆再来纪念“国父”孙中山先生,不迟。

现在,大陆的“我们”还没有资格,或者说,大陆的“我们”还不配。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